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512章 两脉对峙
    第512章两脉对峙
  
      三天里,楚行云除了谋划复仇大计,还吞噬了滕青的武灵,使得武灵之剑晋升为五品武灵,并且成功得到了空神瞬步。
  
      空神瞬步,乃是天级武灵天赋。
  
      一旦催动此天赋,能瞬息挪移百米,速度之快,如同直接破开虚空那般,让人难以看清,更无法捉摸其踪迹。
  
      昔日,楚行云看到滕青施展空神瞬步,心中就颇为神往。
  
      他拥有黑洞重剑和万象臂铠,两者相互搭配之下,就连一座山峰,都能强行轰碎掉,力量可堪称恐怖。
  
      踏入天灵境界后,黑洞重剑所拥有的力量,更是提升了数倍,连天灵六重的林侯,都要被一剑灭杀,尸骨无存。
  
      因为这一点,黑洞重剑变得更加笨重,饶是楚行云的青莲剑体,都只能勉强催动,难以做到运转随心。
  
      空神瞬步的速度,恰恰可以弥补黑洞重剑的缺点!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碎空声响起,重达两万斤的黑洞重剑,在虚空中划过一道弧度,黑光绽放,带着一股殒灭无前之势,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,包括齐阳沉。
  
  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楚行云居然出手了,而且,是如此的迅猛,霸道,一出手,就是全力而动,施展出了最强一击。
  
      不过,齐阳沉也并非庸人。
  
      短暂失神后,他立即清醒过来,右臂横扫出去,一抹耀眼光芒扩散开来,覆盖在他的身前,每道光芒都凝成剑影,重重叠叠,汹涌扑出。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黑洞重剑落下,劈砍在光芒之上。
  
      两者接触后,先是一静,随即狂乱劲风扫过,把整片地面都卷了起来,烟尘如龙,朝四面八方疯狂肆虐开去,周围的建筑更是被瞬间摧毁,化为一片废墟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直面着齐阳沉,只感觉一股强横力量扫过,身体顿时被震飞出去,退后了几十米,方才勉强停下,颤颤巍巍的站立在虚空中。
  
      他的嘴角处,有一丝鲜血溢出,紧握住黑洞重剑的右臂,也是在不住颤抖,一根根青筋爆出,如虬起青龙,透着一股力量之感。
  
      反观齐阳沉,他身上并无伤势,但所站位置,却是退后了半步。
  
      这半步,让齐阳沉心中涌出疯狂杀意,右手虚握,一柄闪烁着烈日之光的璀璨长剑,霎时出现在虚空中,每一缕光芒,都是如此炙热。
  
      “洛云,你好大的狗胆,竟敢对我出手!”齐阳沉愤怒咆哮,他的头顶处,浮现出一轮刺目烈日,武灵之光,照亮着整片天地。
  
      在齐阳沉心中,虽充满着怒意,但更多的,却是深入骨髓的恐惧。
  
      刚才那一剑,他挡下了,不仅没有受伤,还将楚行云震飞出去,嘴角渗血。
  
      但,双方的修为差距,太大,足足相差一个大境界。
  
      即便如此,面对着楚行云的全力一剑,掌握天地之力的齐阳沉,还是退后了半步,可见那一剑的恐怖威力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成长速度,让齐阳沉都感觉到恐惧。
  
      “大胆之人,应该是你吧?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擦去嘴角的鲜血,黑洞举起,遥遥指向齐阳沉,道:“你我皆是剑主,地位相同,但你却拦我去路,多次出言相逼,甚至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,大肆污蔑于我,如若我再不出手,怎能对得起剑主之名!”
  
      “此话说得在理。”云长青站在楚行云的身旁,脸色阴沉如水,喝道:“这几天发生的事,洛云想说便说,不想说,任何人也不得强求,拦路逼迫这样的事,实在令人唾弃。”
  
      “更何况,关于暗杀之事,向来由执法一脉调查,他们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,都不敢大放阙词,你倒好,竟敢说得如此大义凛然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记得这样的事,在不久前,也发生过。”雷元光瞪圆双目,哼声道:“这向来是内务一脉的行事风格,毕竟,他们早已不知道羞耻为何物。”
  
      “放肆!”
  
      常赤霄戟指点出,怒斥道:“雷元光,这件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,立刻退下,还有你们传功一脉,也莫要多管闲事!”
  
      “洛云乃是剑主,隶属于传功一脉,对传功一脉来说,他的事,绝非闲事。”唐云欢轻挪莲步,飘然落到楚行云身前。
  
      苏冷流一言不发,静静站在楚行云的身旁,不知什么时候,他的右手中,已然多出了一柄长剑,剑流寒光,能冻彻一片虚空。
  
      传功一脉的四位剑主,同时站了出来,而在他们的身后,则是宁乐凡和陆青瑶等人,每一人的身上,都蔓延出滚滚剑光,战意凛然。
  
      “好,你们很好!”感受到前方的恐怖气势,齐阳沉居然笑了,笑得有几分癫狂,森然说道:“但就凭你们几人,能有什么作为!”
  
      他对常赤霄等人使了个眼色,随即抽剑直指,疯狂释放出天地之力,镇压虚空。
  
      传功一脉,仅有四名阴阳境强者。
  
      而内务一脉,则有七名。
  
      若要战,齐阳沉何惧!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身上气息凝聚到巅峰,就在齐阳沉要出手之时,那空间中,缓缓传来一道声音:“执法一脉管辖之地,任何人不得闹事!”
  
      在那声音之后,一名身穿血色长袍的中年男子,虚空踏步而来,他身上散发出利芒,将所有天地之力撕碎掉,丝毫不受阻拦。
  
      这名血袍男子,自然是梵无尘。
  
      看到他出现,齐阳沉立刻收回武灵,同时也收敛了气息,除他之外,其他人也是如此。
  
      万剑阁三大支脉中,执法一脉,掌管一切刑罚,地位超然。
  
      梵无尘,不仅执掌执法一脉,更是梵无劫的亲弟,实力之高,也贵为剑主之首,他一言喝下,谁还敢继续出手。
  
      “见过无尘剑主。”
  
      齐阳沉仍存有冷意,他对梵无尘讨好笑着,一双阴沉眼眸,却死死盯着楚行云,阴声说道:“刚才的局面,并非我们有意闹事,而是洛云的出现,伴随着太多的疑点,让人不得不心生怀疑,更为重要的是,他居然强行对我出手,企图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够了!”
  
      话还没说完,梵无尘却是一喝,他回过头,瞥了齐阳沉一眼,问道:“阳沉剑主,你有无受伤?”
  
      齐阳沉愣了下,下意识摇头。
  
      见状,梵无尘收回目光,话音随意的说道:“既然你没有受伤,整件事,也就没有追究的必要,全都散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