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517章 百里狂生
    第517章百里狂生
  
      狂生剑主?
  
      众人神色一惊,百里狂生,回来了!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目光也是一凝。
  
      自他进入万剑阁后,多次听到百里狂生之名,对于这位同样拥有九级剑意的妖孽天才,他也是颇为好奇。
  
      “我明白了,稍后我便前往。”楚行云出声回答,此命令,乃是梵无劫亲自下达,于情于理,他也要前往万剑殿一趟。
  
      灰衣老者点头,步伐向后退去,待走出大厅,立刻化为一道流光,消失不见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刚返回万剑阁,百里狂生就结束历练,这也未免太巧了吧。”陆青瑶撇撇嘴,叨念了一声,似乎对百里狂生并无好感。
  
      陆青璇见状,笑着解释道:“百里狂生性情孤傲,沉默寡言,几乎不与人交谈,我曾经跟他共同执行任务,全程他都是冷面相待,从不主动出言,久而久之,万剑阁的弟子,都不愿与之接触,敬而远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但,百里狂生的剑道天赋,堪称妖孽,甚至在我看来,师尊你的天赋,并不在他之上,两人只是伯仲之间。”顿了顿,陆青璇又补充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这话说完,诺大个空间,无人出言反驳。
  
      宁乐凡和陆凌等人,皆是暗暗点头,很显然,他们深知百里狂生的恐怖天赋,都同意了陆青璇的话,哪怕与之比较之人,是大放异彩的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“如此看来,我更要去见见这个百里狂生了。”楚行云眼中闪过精芒,大步走出了剑主峰,朝万剑殿的方向奔去。
  
      一路上,他看到了不少长老和执事。
  
      那些人的方向,跟他相同,都是前往万剑殿,一个个人的脸上,都带着好奇神色,不自觉将速度催动到了极致。
  
      “陆刑?”这时,楚行云看到了一道熟悉身影。
  
      那身影身穿血色长袍,背负血咒剑,举动间,无不是散发出腾腾杀气,血光如渊,让人只敢远观,不敢靠近。
  
      这人,赫然正是陆刑。
  
      对于陆刑,楚行云颇有好感。
  
      在登天剑会之上,陆刑展现出来的天赋,并不弱,而且,后者对剑道的执着,令人新生敬意,以两年的生死历练,领悟到绝杀之念。
  
      虽说最后,他仍是败给了楚行云,但他的剑术,仍是不容忽视。
  
      除此,身为执法一脉之人,陆刑不苟言笑,所做的每一件事,都只为维护万剑阁的安宁,哪怕是剑主施压,他都俨然不惧。
  
      这一点,楚行云清楚看在眼中,对陆刑的秉公执法,印象深刻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看到陆刑之时,陆刑也看到了楚行云,他放缓速度,拱手行礼道:“弟子陆刑,见过洛云剑主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摆了摆手,问道:“你也要前往万剑殿?”
  
      “没错。”陆刑点头,向来不善言笑的他,此刻的双眸中,居然也带着期待之色,回答道:“我与百里狂生,已有许久未见,此次想专门向他道谢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话何意?”楚行云又问道,他对百里狂生的好奇,变得越发浓厚。
  
  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虽在万剑阁长大,但我与百里狂生之间,并无太多交集,两年前,我晋入天灵境界,在某次宗门试炼中,恰巧碰到了百里狂生。”
  
      陆刑脸上带着回忆之色,缓声道:“那时,我与他一战,败得很彻底,但我并不甘心落败,曾多次向他邀战,但百里狂生从不理会。”
  
      “终于,又是一次宗门试炼,我与百里狂生再次相遇,但最后的结果,我仍是败了,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,战后,他对我说了一句话,让我受益匪浅。”
  
      闻言,楚行云微微挑起眉头,却并未出声询问,仍是静静聆听着。
  
      陆刑道:“他言,你手持血咒剑,却无绝杀之念,不仅没有放手一搏,还处处缩手缩脚,像你这种连剑道都看不清的剑修,不管尝试多少次,也绝非我的对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句话,让我感触极大,此后,我就离开了万剑阁,出外历练了整整两年,也正是这两年历练,让我看清了我的剑道,也懂得了何为绝杀之念。”
  
      言及于此,陆刑长长舒了一口浊气,叹道:“若非百里狂生的这句话,我绝不可能降服血咒剑,更无法走到这一步,或许,他对此并不在意,但我却时刻记在心中。”
  
      听着陆刑的叙述,楚行云神色惊了下。
  
      每一名武者,都有适合自己的路,只要能拨开眼前的迷雾,就能高歌猛进,不再迷惑。
  
      两年前,百里狂生同样是一名青年,修为,也堪堪天灵境界,但他却能一眼看穿陆刑的剑道,并且说出那样一番话。
  
      这在楚行云看来,不可谓不恐怖。
  
      “难怪此子被誉为万剑阁第一天才,小小年纪,就能有如此开阔的剑道见识,的确称得上是妖孽。”楚行云在心中暗道,他倏然发现,自己有些小瞧了百里狂生。
  
      停顿了片刻,楚行云再度看向陆刑,发问道:“你为何要跟我说这些?”
  
      这些话,乃是陆刑的私密。
  
      他和楚行云的关系,算不上密切,却突然说出了这些话,这让楚行云有些疑惑。
  
      “在登天剑会上,我败给了洛云剑主,那时,你也跟我说了一番话。”
  
      陆刑陡然抬头,目光居然透着火热之色,一字字道:“落败后,我仔细揣摩那句话,终于在前几日,成功进入到人剑合一的第二境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既然你有恩于我,我自然要报恩,所以,你刚才询问我有关百里狂生的事,我定当知无不言,不敢有丝毫的隐瞒。”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    楚行云没想到陆刑会如此回答,不由愣了愣,脸上表情有些哭笑不得。
  
      更让他无奈的是,陆刑的表情很认真,并非戏言,这,也让楚行云心里生出好感,淡笑一声后,也没有继续发问,速度骤升,朝着万剑殿奔去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两人来到了万剑殿。
  
      还未踏入殿内,楚行云便是看到,一座阁楼中,有两道身影飞掠而出。
  
      其中一人,乃是一名青年,他身穿月牙长袍,体态均匀,黑发披肩,五官犹如点墨而成,竟是一位妖俊美男。
  
      这青年眼眸含笑,却仿佛内敛神光,显得光彩照人,他嘴角的那一抹弧度,令其整张面庞透出一丝妖邪之感,令人忍不住沉醉其中。
  
      “他就是百里狂生?”楚行云心神微微一凛,此青年,绝非寻常人,仅是一眼,他就从百里狂生的身上,感觉到一股如若涌泉般的浩瀚剑意。
  
      此剑意,极为的纯粹,如一抹冲天之光,要刺穿九霄,撕裂苍穹,哪怕隔着数百米,都让人能清晰感觉到。
  
      而且,楚行云还感觉到,这一股纯粹剑意,并不在极光剑意之下!
  
      在百里狂神的身旁,是一名黄衣中年,那人楚行云居然认得,赫然是齐阳沉。
  
      只见这两人并肩而行,掠过虚空,同时落到了一座武道擂台之上。
  
      随即,两人相互抱拳行礼,步伐向后微退,身上,同时暴涌出一股恢弘气息,如两道奔腾潮汐,将整片天地都搅得无比混乱。
  
      百里狂生和齐阳沉,要一战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