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535章 难以揣测
    密林内,人烟罕见,处处透着静谧气氛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和百里狂生两人,并未御空飞行,而是踩着如霜月光,并肩行走在密林内。
  
      “返回万剑阁之前,我一直寻找线索,奈何,严侯和林雄的死,让整件事难寻踪迹,事后我也暗中进入藏天谷,但依旧是毫无所获。”百里狂生边走边说,脸上透出一抹可惜之色。
  
      见状,楚行云在心中苦笑一声。
  
      藏天谷的事,是常赤霄布下的阴谋,要置他于死地,但同时,楚行云也将计就计,暗中杀死了齐玉真和常名扬等人。
  
      一切的蛛丝马迹,他都已销毁,百里狂生自然无法查到。
  
      百里狂生并未注意楚行云的表情,继续道:“就在我毫无头绪之时,常赤霄使用剑主令,让我返回万剑阁,并邀我合作,一同谋害于你,我索性表面答应,暗暗搜集证据。”
  
      “现在,常赤霄和秦秋漠被撤去剑主职位,内务一脉可谓是群龙无首,再加上师尊对你的溺爱,纵使他们暗藏祸心,也不敢有任何举动,这样的结果,倒也算不错。”
  
      “的确。”楚行云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。
  
      常赤霄和秦秋漠,终归是阴阳强者,对万剑阁尤为重要,少一人,都会极大削弱万剑阁的实力,引来不必要的动荡。
  
      而且,这两人成名已久,暗中势力浑厚,要彻底拔除,并非易事。
  
      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梵无劫才没有对两人动手,仅仅只是革除职位,以儆效尤,能做到这一步,已经是出乎楚行云的意料了。
  
      “事情能有如此结果,我已经很是满意,至于这虚阴玄草,我还是……”楚行云沉吟片响,重新将虚阴玄草拿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但他话音未落,百里狂生却含笑道:“第一次,你我在羊角峰相遇,若非你出手,恐怕我已经身陨当场;第二次,我本想偿还你的恩情,但最后,却让你落入险境,九死一生,这两份恩情,太沉重,纵使虚阴玄草珍贵,也无法偿还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我曾并肩作战,出生入死,这谢与不谢,不必再言,更何况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话说到这,百里狂生的目光骤然一变,居然略带自嘲的笑了声,迟迟没有说下去。
  
      最后,他舒了口气,道:“这话不说也罢,就当做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吧。”
  
      见百里狂生如此坚持,楚行云也不推辞,将虚阴玄草收了起来,回道:“再过一段时间,你我便要前往星辰古宗,在六宗大比期间,你若看上心仪之物,我定会无偿给予。”
  
  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百里狂生依旧笑着,他移过头,漆黑眸子凝视着静谧夜空,也不继续出言,就这样静静的凝望着,似在思索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再前行了一段距离,两人分别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御空而行,正以极快的速度,朝剑主峰的方向奔去。
  
      路上,他不断回想着刚才的谈话,仍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  
      对于百里狂生,他本来带着平淡之态,既不想与之结交,也不愿与之争斗,双方各走各路,无需有任何的交集。
  
      万万没想到,早在藏天谷之时,两人就有所接触,还共同经历了生死,最终,更是成为朋友,狠狠坑骗了常赤霄和秦秋漠。
  
      不得不说,世间之事,果然玄妙非常,令人难以揣测。
  
      “现在,常赤霄和秦秋漠被革职,内务一脉,将再也不敢出手针对我,但,他们对我的忌惮之意,却不会消散,反而会随着我的地位越高,变得越为强烈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所幸的是,经过这一连串事件,他们已经丧失了梵无劫的信任,如此一来,我就能利用他们对我的忌惮,暗中布局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尤其是常赤霄和秦秋漠,他们参与了当年之事,跟星辰古宗的诸多家族,应该有密切的联系,从这两人入手,再适合不过。”
  
      在思索间,楚行云已经回到了剑主峰。
  
      他刚欲落下身形,前方,有四道流光急速奔来,落到了他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来者,赫然是传功一脉的四位剑主。
  
      云长青站于首位,他上下打量着楚行云,最终,用一种古怪的语气说道:“此次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你跟百里狂生素未谋面,为何他会这般帮你?”
  
      “而且,百里狂生看待你的眼神,很是奇怪,完全没有平日的冷漠,如此眼神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,哪怕是面对着阁主,他也从未展露这般眼神!”雷元光也出声询问,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唐云欢和苏冷流两人,同样满是疑惑的看着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他们四人,在万剑阁生活已久,虽说跟百里狂生的交情不深,平日也无联系,但,他们很是了解百里狂生的脾性。
  
      为了知晓真相,四人从万剑山离开后,就在剑主峰等候,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。
  
      咻咻咻!
  
      这时,又是一阵破空声响起。
  
      宁乐凡和陆凌等人,也掠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他们的神态,跟云长青四人尤为相似,都是充满了疑惑,就连望向楚行云的目光之中,都带着求知的渴望。
  
      见此一幕,楚行云不禁苦笑道:“整一件事,我会明明白白跟你们说清楚,但作为条件,你们绝不可泄露出去,尤其是关于百里狂生的身份。”
  
      “身份?”众人先是一愣,并不明白楚行云这话的涵义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楚行云却没有直接明说,而是掀起一抹玩味笑靥,颇为自得的朝庭院走去。
  
      咻!
  
  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剑主峰上,有一道蔚蓝身影出现。
  
      片刻后,那道蔚蓝身影落到了楚行云面前。
  
      她拥有一双宛若水晶般的眼眸,眼内,精芒闪烁不休,有激动,有兴奋,也有感概,万千情绪,全都蕴含在这一眼之中。
  
      然而,楚行云看到蔚蓝身影的瞬间,面庞上的笑靥顿时凝固住,刚才那一抹玩味之意,也顷刻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
      剑眉紧蹙,目光沉下,一股冰冷淡漠的气息,从楚行云的身体散发而出,使得原本欢乐轻松的氛围,霎时变得无比凝固,僵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