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544章 好大的狗胆
    第544章好大的狗胆
  
      在百器殿内,站着三名男子。
  
      其中两人,楚行云并不陌生,甚至可以说是极为的熟悉,赫然是常赤霄和秦秋漠。
  
      至于第三人,是一名身形魁梧的老者,花甲之龄,全身笼罩在一件暗红长袍内,五官冷峻,银白发丝如短针,双眸散发出摄人气息。
  
      这人名为胡珅,隶属于内务一脉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看到这三人的时候,三人也看到了楚行云,他们的目光同样阴沉下来,眉头紧紧蹙起,眼眸绽放出冰冷光华。
  
      “不是冤家不聚头,此话倒是不假!”楚行云看着眼前三人,在心中冷冷一笑。
  
      巅峰之战后,常赤霄和秦秋漠两人的剑主身份,被梵无劫当众革去,从此沦落为普普通通的外门长老,负责打理外门的琐碎事务。
  
      只是楚行云没想到,他居然会在这里碰到两人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心中这样想着,常赤霄和秦秋漠同样如此,心中充满愕然。
  
      两人瞪着楚行云,牙齿紧咬,背脊升腾起一丝冷意,身体下意识绷紧,如若看到猎物的凶猛野兽般,要将楚行云当场生吞活剥了。
  
      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,太深,除非你死我活,否则永远都无法消去。
  
      胡珅站在双方中间,他看到楚行云出现,表情并没有过多变化,他和楚行云的交集并不多,也从未明面上争斗过。
  
      但是,楚行云和内务一脉,恩怨颇为复杂,他身为内务一脉的剑主,从阵营角度上,就注定跟楚行云不会太亲密。
  
      扫视三人一眼,楚行云继续跨步,脸色漠然。
  
      “狐假虎威之辈!”
  
      正当楚行云和常赤霄身形交错之时,一道微弱的嘲讽话音,传到了楚行云的耳中,使得他的面色骤然生异。
  
      “刚才是你在说话?”楚行云停下脚步,冷眼朝常赤霄看去。
  
      常赤霄不语,将目光收回,直接将其无视。
  
      见状,楚行云的面色更冷。
  
      但他并没有继续发问,而是把目光从常赤霄的身上移了开来,隐藏在袖袍内的右手,却毫无征兆的挥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一巴掌,狠狠扇在了常赤霄的脸上。
  
      万象臂铠的恐怖力量瞬间爆发,让常赤霄毫无反应的时间,整个身体直接横飞了出去,在此过程中,好几颗牙齿脱落,狠狠撞在后面的墙壁上。
  
      “洛云,你好大的狗胆!”秦秋漠就站在常赤霄身旁,他看到楚行云突然出手,面庞变得铁青,对着后者大声怒吼道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回应这句话的,又是一巴掌!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下一刻,秦秋漠的右脸颊变得通红,立刻高高肿了起来,整个人虽未横飞出去,但也是退了几步,狼狈的抵在墙壁上。
  
      两人捂着脸颊,满面狰狞。
  
      这不仅仅是因为疼痛,更是因为仇恨,对楚行云积存已久的恨意,完全爆发了出来,几乎冲刷掉他们仅存的一点理智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两人,只不过是普通的外门长老,见我降临,非但没有躬身行礼,还敢在背后辱骂我,狗胆包天之人,应该是你们两人才对。”楚行云冷眼一瞥,话音冰冷到极点。
  
      听到这番话,两人心中的恨意更是浓厚,面容狰狞宛若恶鬼,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狂暴气息,却是被缓缓压制下去。
  
      正如楚行云刚才所说,他们的身份,已不是高高在上的剑主,而是普通的外门长老。
  
      按照万剑阁门规,见到剑主之时,除了剑主和阁主,其余任何人都要躬身行礼,以彰显对剑主的尊重。
  
      这一门规,所有人都知道,并且记在了心中。
  
      可是,常赤霄和秦秋漠两人,还没有完全适应外门长老的身份,对于这些繁杂礼仪,更不会时时记挂在心中。
  
      最为重要的是,他们根本没想到,楚行云会如此的霸道蛮横,一言不合,直接出手掌抠,下手,还如此之重!
  
      因为这点,两人才没有任何防范,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?还不道歉行礼?”楚行云又是一喝。
  
      常赤霄和秦秋漠如同冷水浇头,身体猛然颤抖,险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,楚行云狠狠掌抠了他们,现在,还要让他们行礼,道歉?
  
      两人的心神一片阴冷,恨不得立刻出手杀了楚行云!
  
      “洛云剑主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个时候,一直沉默不语的胡珅开口了,他看着面前的楚行云,皱眉道:“得饶人处且饶人,你的气也出了,何必要这样得寸进尺?”
  
      “胡珅剑主,你似乎搞错了吧?”楚行云挑起眉,反讥一笑,使得胡珅愣了下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冷冷回道:“我洛云行事,向来是恩怨分明,人不犯我,我绝不犯人,如果不是他们无故招惹我,我又岂会动手?”
  
      “更何况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话之间,楚行云的嘴角掀起一抹弧度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就算我饶了他们,他们也不会对我心存感激,更不会将恩怨一笔勾销,既然如此,我为何要大发善心?”
  
      “我和他们之间,本就存有莫大恩怨,如果你我身份互换,遇到这个痛打落水狗的大好机会,你会白白错过吗?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三句反问,胡珅霎时哑然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话,很霸道,很直白,却让他生不出反驳的念头,只因为,在胡珅的内心深处,已经暗暗同意了楚行云的说法,无处辩驳,也无法辩驳。
  
      见胡珅沉默不语,常赤霄的面色难看到极点,低喝一声:“胡珅,你到底站在哪一边!”
  
      胡珅回过神来,脸上浮起尴尬之色。
  
      他先是清了清嗓子,视线一移,刚准备开口,却听到一道充满讥诮意味的话音,从后方悠悠传来,道:“胡珅剑主,你还真是越老越糊涂了,居然连如此简单的局势,都分辨不清!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道嘲讽话音,胡珅的面色沉下。
  
      他脸上浮起怒容,一转身,当看到出言之人的面容之时,已经涌到嘴边的愤怒言语,愣是堵塞住,无法说出口来。
  
      在同时,他的表情骤然变化,不再恼怒,也不见丝毫的阴冷,而是挂上了一副讨好面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