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579章 全然忘记
    第579章全然忘记
  
      寂静的修炼密室内,盘坐着一名清秀女子。
  
      她身着一袭淡黄霓裳,黑发如瀑,随意披在香肩之上,精致面庞上没有丝毫表情,深深陷入了修炼状态之中。
  
      此女,自然是水流香。
  
      只见她秀眉微颤,体内,一缕若有若无的深蓝光华漫出,如青烟般摇曳着,所过之处,万物凝固,连天地灵力也不例外。
  
      “谁!”忽地,水流香的口中发出一声低喝。
  
      手掌一颤,冰冷寒气绽放,水流香身前浮现万千光华,毫无征兆的朝侧方轰去,顿时寒芒嗡鸣,凝聚成一张冰霜巨掌,似要冰封天地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冰霜巨掌飞快袭来,却见一道极致剑芒闪过,剑芒锋锐,在接触冰霜巨掌的瞬间,立刻将其斩断掉,但同时,剑芒也化为冰雕,碎裂成万千霜花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凝目,下一瞬,她便看到在漫天霜花之中,缓步走出一名身穿黑衣的男子,其面容说不上俊逸,却透出一丝刚毅之感,嘴角挂着淡淡笑容,平易温和。
  
      这名黑衣男子,正是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此刻他所展现出来的面容,并非俊逸无双的洛云,而是楚行云之面容。
  
      “短短两年不见,没想到,当年连灵力都不懂如何运用的小妮子,现在摇身一变,居然成了九寒宫的妖孽天才,刚才那一掌,若我有所马虎,恐怕也会受伤吐血吧?”一道略带打趣的话音,从楚行云的口中吐出。
  
      他脸上的笑容浓郁,双眸凝视着水流香,很温柔,完全没有平日的杀伐果断。
  
      也唯有在面对水流香的时候,楚行云才会卸下所有心防,展现出最真实的自己,只因,眼前这名清秀女子,是他两世挚爱,任何人都无法替代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同样直视着楚行云的水流香,表情却依旧没有丝毫变化,冷冷吐出一言:“你是何人,为何扰我静修!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一愣,立刻道:“你认不得我?”
  
      为了跟水流香相认,楚行云特意改变了自己的面容,但水流香似乎已经忘了他,一开口,便蕴含森森冷意,宛若陌路之人。
  
      寒风呼啸之音响起,在楚行云失神之时,水流香动了,手掌击出,十八道寒芒破空袭来,散发出深入骨髓的恐怖气息。
  
      只是瞬息,寒芒就来到楚行云身前,寒芒凝聚,似一柄寒霜之剑,居然将剑芒都冻彻住,直至楚行云的心脏要害。
  
      这一击,竟蕴含着杀意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要杀楚行云!
  
      楚行云大惊,手掌虚握,黑洞重剑轰然扫出,将寒霜震碎掉,但那股寒气却并未消失,顺着剑锋蔓延,将楚行云的整条右臂都冰封住。
  
      “好恐怖的寒气。”楚行云心神凛然,他拥有琉璃之体,寻常寒气根本伤不了他,但这一股寒气接触到他的手臂,就将经脉和血肉都冰封住,堪称恐怖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剑意在体内涌起,将寒气驱逐掉,楚行云的身体不断后退,嘴中大声道:“流香,我是你的云哥哥,难道你真的认不得我,把我彻底忘了?”
  
      带着一丝痛苦的话音响起,但回应楚行云的,却是一张冰冷的寒霜巨掌,轰击在黑洞重剑上,把楚行云轰飞出去,撞碎墙壁,随即落在地上,气息浮动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捂着胸口,目光居然颤抖起来,动容道:“流香,你我自幼相识,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,现在你我终于重逢,你是否有所顾忌,才不敢与我相遇?”
  
      轰一声!
  
      寒霜再度落下,冰凝虚空,好似有一尊寒霜妖龙咆哮,刹那间,声势骇人,压迫到楚行云的身上,将其周身灵力都冰封住,灵海僵硬。
  
      “去死吧。”水流香仍是冷漠之态,身躯向前一探,早已被寒霜覆盖的右掌探出,五指如龙,似能摧毁一切事物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死死抵挡着这股寒气,重剑轻挥,却没有朝水流香斩去,而是横档于胸前,硬生生接下了这一掌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一股恐怖力量扫荡在楚行云的身上,他的脚步后撤,退了十余步,方才堪堪停下,喉管顿感腥甜,连续吐出几口鲜血。
  
      那鲜血刚喷出,就被寒气所冰封,碎裂开来,变成一片片血霜落下,发出咔嚓咔嚓的清脆碎裂声,微弱却尤为的刺耳。
  
      “你真的忘了我?”在这刻,两人相距不过三寸,楚行云从那张熟悉的面庞中,只感受到浓浓的杀意,眼前之人,似一尊杀人工具,无情,无心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没有回答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手掌微旋,一股幽蓝寒意渗出,疯狂朝楚行云弥漫过去,但楚行云却未放手,漆黑双眸充满苦涩的凝视着水流香,一字字道:“流香,我乃楚行云,是你的夫君,而你,是我的妻子,你怎能忘我!”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    仿佛拨动了某根心弦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听闻楚行云这话后,冰冷无情的眼眸之中,突然掠过了一抹神光,嘴唇微微张开,呢喃道:“我的夫君……楚行云?”
  
      见状,楚行云心中掀起一抹喜色,正欲说话,眼眸中,却印入了一道道璀璨蓝光,宛若星辰碎裂般,朝四面八方暴涌而出。
  
      下一刹
  
      但见水流香的脸上透出痛苦之色,双手死死抓住脑袋,一缕缕极其痛苦的嘶吼声音,从嘴中吐出,穿透夜空,回荡八方,将所有人都从睡梦中惊醒过来。
  
      轰!轰!轰!
  
      爆鸣声炸开,寒风呼啸,仅一瞬,就将整座庭院冰封住。
  
      一根根冰柱冲天而起,直刺夜穹,任何一丝寒气溢出,都将化为冰雕,蜿蜒无穷,肆虐虚空,正以一种无比恐怖的速度蔓延开来,仿佛要将一切事物都封入寒霜地狱当中。
  
  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幕,让楚行云有些失神。
  
      他可以清晰感受到,水流香的痛苦,仿佛来自灵魂深处,而且,有一股无形诡秘的力量,正在阻拦着她的思绪。
  
      那股力量极其邪恶,比孽海最深处的上古海魔还要邪恶,哪怕是一丝,都足以让人心惊胆颤,湮灭一切生机。
  
      “流香在九寒宫中,到底经历了什么!”楚行云狠狠咬牙。
  
      但,未等他做出动作,身后不远处,一股阴冷气息暴涌而出。
  
      人未到,气息却已经奔袭过来,死死锁定住了水流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