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593章 元气大伤
    第593章元气大伤
  
  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人群,皆是一阵无言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表现出来的实力,已经堪称恐怖,但水流香的实力更强,宛若无底黑洞,已经让他们难以思考,一个个呆若木鸡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分明可以留手,但最后还是要大开杀戒,杀人,就这么有乐趣吗?”话音传来,柳诗韵从人群中掠出,一双秀眉紧紧蹙起,绝美面庞上充满着阴冷和愠怒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瞥了柳诗韵一眼,神态不变,步伐也从未停止,直接无视。
  
      见状,柳诗韵的怒气更甚,脚步再踏,耳旁,却传来夜千寒的冰冷话音,道:“对战切磋,难免伤亡,若流香师妹留手,恐怕死的人就是她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再者,先是你们柳家之人出言辱骂,而后又是你们悍然出手,流香师妹为保全九寒宫的声名,出手杀一两人,也属正常之事。”夜千寒此话说得理所当然,使得人群都皱紧了眉头,这个夜千寒,居然睁眼说瞎话。
  
      刚才那一战,水流香展现出恐怖实力,连柳古穹这样的高手都无法抵挡,以柳关鹰的实力,怎么可能伤到水流香。
  
      而且,为了保住九寒宫声名,就能随意杀人?
  
      这名两女子,好生无情!
  
      “简直是一派胡言!”柳诗韵怒了,望向两女的美眸中,已然充斥着一丝杀意,幽紫星辰光辉涌动,径直卷起了凛凛狂风。
  
      “够了!”
  
      便在这时,柳古穹的无奈声音响起,清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,让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望去,僵硬的气氛,倏然缓解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捂着胸口站起,面庞上透出一丝虚弱之色,最后深吸一口气,双眸微闭道:“今日宴席就此中止,诸位就此散去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父亲?”柳诗韵惊讶出声。
  
      在她印象中,柳古穹向来果决,但凡有损家族之事,他绝不会轻易饶过,今日,柳家痛失诸多高手,声名大损,柳古穹居然不予追究,还默声妥协。
  
      这不符柳古穹的性情!
  
      “明日,我们便启程前往宗城,在此之前,任何人不得闹事,若有违抗者,一律按族规严惩,绝不留情!”柳古穹咬着牙道,目光阴沉盯着夜千寒和水流香,眸内有冷芒掠动。
  
      这话说完,他快步而出,只留下一个落寞背影。
  
      见状,众人也不再继续停留。
  
      今日发生的事,太惊悚,柳黑山惨死,柳古穹受伤吐血,柳关鹰更是被当场冰封,死的死,伤的伤,整个柳家都被搅得天翻地覆。
  
      不夸张的说,短短几个时辰的时间,柳家元气大伤,声名,也会受到巨大的影响。
  
      但这些,柳古穹难以发作。
  
      只因出手之人,都将参加六宗大比,受到六大宗门的全力保护,他若要追究,也只能等六宗大比结束。
  
  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面对能自由掌控九寒之气的水流香,压力甚大,哪怕前者的实力仅有天灵四重,柳古穹都没把握胜之!
  
      所以,他下令所有柳家之人不得闹事,更不能招惹这几人,同时,还决定明天就赶往宗城,避免杀戮继续蔓延。
  
      如此无奈之举,使得这名叱咤一方的不世枭雄,感觉到深深的无力,他似乎瞬间苍老了十余岁,叹息声悬挂于嘴角,时时传出……
  
      骄阳西下,皎月高悬夜空。
  
      今夜的柳家,很安静,甚至可以说是死寂,几乎所有人都躲藏在庭院中,生怕一个不小心,就惹来杀身之祸。
  
      密室中,楚行云正在研究落星渊的地图。
  
      星辰古宗传承数千年,宗内,流传着无数的传说,这些传说看似荒谬,但楚行云却不敢大意,况且,这落星渊的确是一处险地,他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,必须处处谨慎。
  
      研究许久,他将地图缓缓收起。
  
      “我对灵阵颇有研究,再依靠着黑洞重剑,能轻松进入锁星古阵,但这股灾祸之气来历莫名,我绝不能小觑,必须小心提防。”
  
      “母亲被囚禁多年,身体必然虚弱,而且,她身中奇毒,难以催动灵力,要将她直接救出,并且避开星辰古宗的耳目,难度同样不小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楚行云低眉沉思着,任何一处细节,他都不愿放过。
  
      当然,除了思索之外,楚行云的内心深处,还有一丝强烈的期待之感。
  
      他两世为人,但对于母亲,却极为陌生。
  
      明日,他将前往宗城,而落星渊,便是在宗城之内,很快地,他就能够看到自己的亲生母亲,完成心中的一大念想。
  
      这种感觉很奇妙,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
  
      思索间,楚行云走出了密室,这时,一缕缕悠扬箫声传来,在寂寥的夜空之中,是如此的清晰,婉转,似能勾动着人的心神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顺着箫声望去,在一株紫竹顶端,身穿一袭轻薄白裙的柳诗韵,正站立于此,她闭着双眸,心思放空,任用自己徜徉在殷殷箫声之中。
  
      忽然间,箫声骤停。
  
      柳诗韵朝楚行云的方向望来,晶莹玉眸内,充满了复杂之感,神光黯淡,宛若有一缕愁绪缭绕着内心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对着她微微点头,步伐跨出,准备返回修炼密室,但刚刚转身,柳诗韵却道:“你与黑山长老,有仇?”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    脚步一停,楚行云并未转身,声音从嘴中吐出,道:“柳小姐何出此言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跟我说过,世间事,皆为简单,想得越复杂,就越难看得通透,水流香出手杀人,是为了维护九寒宫的声名,而你出手杀了黑山长老,仅为切磋,根本无法说通。”
  
      柳诗韵的眼中闪烁精芒,声音婉转空灵,继续道:“而且,你在出手前就说过,此战不会留手,若你跟他们无仇,又岂会说出这样的话?”
  
      听得这两道话音,楚行云在心中无奈一笑。
  
      不愧是星辰古宗的天才妖孽,柳诗韵的眼光,很锋锐,一眼就看出常人无法看到的盲角。
  
      “你不想解释吗?”见楚行云保持沉默,连转身直视她的举动都没有,柳诗韵心中突然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,脸上表情苦涩。
  
      最后,她深深吸了口气,贝齿轻轻扣着红唇,对着楚行云道:“既然此事你不愿解释,我也不会追问,明日之后,你我便是对手,六宗大比之上,还请洛云剑主多多指教!”
  
      说完这话后,柳诗韵深深凝望着楚行云的后背,倩影一掠,眨眼就消失于原地,仅留下轻轻摇摆的紫竹,在默默诉说刚才发生的一切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仍是没有转身。
  
      他的眼眸中闪过一道道精芒,就这般在寂寥无人的黑夜下独站着,直至东方即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