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599章 母子团聚
    第599章母子团聚
  
      按柳黑山所说,这一条巨大地缝,位于锁星古阵的阵眼中心,其内所镇压之人,仅有一者,那便是柳梦烟。
  
      所以,发出声音之人,定然是楚行云的生母——柳梦烟!
  
      在踏入落星渊前,楚行云就知道,自己和柳梦烟必定能母子重聚,但这一幕真正到来的时候,他仍是有些手足无措,心神紧张到了极点。
  
      此刻,在浓雾最深处。
  
      这里是一片宽阔的空间,空间内,灾祸之气浓郁,几乎让人难以视物,而在中心区域,屹立着一根巨大石柱,石柱呈现出漆黑颜色,冲天而起,散发出诡异莫测的气息。
  
      石柱下,站立着一道白衣身影。
  
      那是一名女子。
  
      清新柔美的线条,完美的轮廓,瓜子脸,柳叶眉,一双如水眼眸中闪烁着微光,带着无尽的柔情,然而在这柔情眼瞳中,又噙着无尽的沧桑和思念。
  
      此女子,很美,难以判断出具体的年龄,但无论是身姿还是容颜,都可称完美无缺,将一名绝世女子的所有特质,都体现得超凡脱俗。
  
      细细望去,这女子的后背处,倒插着一双漆黑石锁,石锁锋锐,直接刺入了女子的体内,而另一端,则是连接着石柱,将其彻底囚锁在这里。
  
      白衣女子抬起头,如水眼眸冷冷的盯着前方,但她的表情却无丝毫变化,仿佛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一幕,完全麻木了。
  
      “有什么阴损招数,尽管使出来,莫要扭扭捏捏!”白衣女子又是一喝,劲风卷起,让石锁发出叮当声响,笼罩在前方的浓郁雾气,也渐渐吹散而来。
  
      当白衣女子看清来者之后,她的目光不由得一愣。
  
      来者,居然是一名黑衣青年,很年轻,年岁应该不超过二十,容貌妖俊,身材挺拔,一双深邃眼眸正凝视着这边,噙着紧张和思念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柳梦烟的声音稍稍柔和了几分,她并不认得此人,可是,不知道为何,直视着这一双漆黑的深邃眼眸,她的思绪竟变得温和了许多,难以释放出冷意。
  
      啪嗒!
  
      柳梦烟疑惑之际,那名黑衣青年突然动了。
  
      视线之中,黑衣青年的手中出现一柄漆黑重剑,剑吟声绽放,重剑掠空而起,黑光腾腾,如一枚深邃无底的恐怖漩涡,径直悬浮在虚空中,随即,一道又一道漆黑剑芒垂落下来,将整片空间都笼罩住,遮蔽天日。
  
      柳梦烟神色一惊。
  
      她可以感觉到,这柄漆黑重剑很是诡异,剑芒降临之后,此地和外界完全隔绝,任何声光波动,乃至连天地灵力都被阻挡在外。
  
      “你要作甚?”柳梦烟再度出言,却见那名黑衣青年抬起脚步,朝她缓缓走来。
  
      随着黑衣青年的靠近,柳梦烟的内心深处,陡然传来一股莫名波动。
  
      此波动,来得突然,没有半点征兆,仿佛是来自血脉的最深处,无迹可寻,却无法克制住,使得她的目光都开始发抖。
  
      这股莫名的波动越来越强烈,待两人相距不足五米的时候,她可以看到,黑衣青年的身体居然在颤抖,双膝微微弯曲,最后重重跪在了冰冷的地面上。
  
      柳梦烟满脸惊诧,下一刹那,便听到黑衣青年开口道:“孩儿不孝,让娘亲受苦了!”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柳梦烟顿感脑海轰鸣。
  
      她的身体同样开始颤抖,晶莹泪光瞬间就染湿了双眸,几乎下意识的说道:“你,你是云儿!”
  
      这话音,充满了肯定,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,似乎在此话出口的那一刻,柳梦烟就认出了楚行云的身份。
  
      当年,楚行云刚刚出生没多久,为了保全他的性命,柳梦烟不得不返回星辰古宗,让楚行云独自在西风城生活,母子两人,分离万里之遥。
  
      现在,十八年过去,楚行云已经长大成人,并且还因为常赤霄和常名扬的缘故,他的容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,经脉复接,连灵海都重新凝聚而成,获得了彻彻底底的新生。
  
      但即便如此,他和柳梦烟的骨肉之情,血脉之联,却不会因此而消失。
  
      作为母亲的柳梦烟,从看到楚行云的第一眼开始,她的内心最深处,就能清楚感觉到来自骨肉的母子羁绊。
  
      这羁绊,无影无形,无法言说,却又真真切切的存在着,任凭岁月如何流逝,都不会褪色,更不会就此湮灭,消失!
  
      听到柳梦烟的这一道话音,楚行云的目光猛然凝固住,心中涌出一股感动之色。
  
      十八年了。
  
      他和柳梦烟分离整整十八年,柳梦烟根本认不得他的容貌,但后者对于楚行云这三字,并未淡忘,几乎在一瞬间,就认出了他的身份,并且唤出云儿之名。
  
      由此可见,在这漫长岁月之中,她对楚行云的思念情感,一刻都未消散过,时时刻刻记挂在内心深处,到最后,几乎变成了一种本能!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眼角处,已有晶莹泪珠划过,柳梦烟何尝不是如此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一幕,她苦等了十八年。
  
      没有人知道,这十八年来,她多么想看楚行云一眼,此刻,她终于如愿以偿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突然出现,母子的血脉羁绊,还有那一声真挚的呼唤,这一切的一切,将她所有的思念都冲淡,之前所受的所有痛苦,折磨,仿佛都在这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
      身体微微向前跨出,柳梦烟的目光落在楚行云身上,似乎想看清这张俊逸面庞,但就在这时,石锁倏然绷紧,一股灰黑气流涌出,覆盖住柳梦烟的身躯,令她发出了一声凄厉惨叫。
  
      “母亲!”楚行云清晰感觉到柳梦烟的痛苦之色,神色一紧,冷眼扫视着那双漆黑石锁,凌厉剑芒涌动全身,立刻将黑洞重剑紧紧握在了手中。
  
      “给我破!”
  
      一道冰冷喝声,从楚行云的口中吐出。
  
      右臂之处,银光如流漾出,十二万象之力翻涌,气焰炸裂虚空,将黑洞重剑化为了一抹暗黑幻影,夹带着怒吼和恐怖的力量,狠狠朝漆黑石锁劈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