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609章 自豪
    第609章自豪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另一名段家护法的神情呆滞,他的内心剧烈颤抖着,双眼尽是不可置信的光芒。
  
      “此子以天灵三重修为,杀了段存?”
  
      这一幕,狠狠冲击着他的心灵。
  
      刚才交战,楚行云以逆剑式,斩断了两枚火焰星辰,令他们狼狈而逃,但逃和死,是两回事,他们虽震惊楚行云的恐怖实力,却没想过自己会死。
  
      但结果却如此的震撼人心,天灵九重的段家护法,被楚行云斩杀,一切的境界壁障,都是浮云,一剑便破之。
  
      咕噜!
  
      柳梦烟站在后方,眼眸中噙着震撼,久久无法从那一剑回过神来,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,逆天一剑,斩杀天灵九重之人,就这样发生在眼前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刚融合灾祸之气,短短一战,就自创出如此剑招,这样的进步,太恐怖,已经完全超越了她这个曾经的星辰古宗第一天才。
  
      “难怪云儿会留下来,他早有信心!”柳梦烟欣慰一笑,身体激动得微微发抖,自己的孩儿如此优秀,她当然感觉到自豪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这时候,那名段家护法的目光一移,突然看向了柳梦烟。
  
      他听到了柳梦烟的话。
  
      心念一转,他立刻扭转身形,将速度提升到极致,直接伸手抓向了柳梦烟。
  
      刚才的交战,此人已经受了伤势,若逃离,下场只会被楚行云所杀,他虽没有认出楚行云的身份,但已经隐约感觉到了楚行云和柳梦烟的亲密关系。
  
      “柳梦烟被锁,实力更是被限制住,只要我将其作为人质,定能安然离开这里,只要离开了落星渊,此子将必死无疑。”那人心中想着,逃生本能让他的速度突破,快若惊鸿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发现了那人的举动,脸上立刻覆满了冰冷寒意。
  
      他脚步一跨,刚准备出手的刹那,眼眉微颤,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,那踏出的脚步收了回来,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人。
  
      见状,那名段家护**了一下,不明白楚行云为何突然停下,但思索了片刻,他不再理会,火焰透体而出,直扑柳梦烟而去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耳旁传来一道古怪声响。
  
      那人定睛望去,但见深不见底的山缝之下,陡然有一道微光掠出,微光降临到柳梦烟的身前,光华如水,却蕴含着恐怖力量,将滚滚火焰都阻隔住。
  
      这道微光,自然是天灾灵珠,它终于挣脱了束缚。
  
      至于这如水光华,则是灾祸之气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灾祸之气的恐怖侵蚀下,漫天火焰化为虚无,气息弥漫,将那名段家护法也笼罩住,接触他的肌肤,渗入他的血肉,连灵海,都未能幸免。
  
      “这灾祸之气,怎会恐怖到如此程度,而且,这灵珠居然能源源不断的衍生出灾祸之气,莫非此物,就是陨星之秘?”在生死一瞬间,这段家护法想到了很多。
  
      只可惜,他所知道的这些,根本无法传递出去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灾祸之气犹如潮汐,彻底淹没了段家护法的声音,直至最后,那人消失了,生机,血肉,连一丝气息,都没有存下。
  
      柳梦烟目带惊讶的看着这幕,心神微颤,却见那枚灵珠悬浮在她的面前,光华跳跃,完全没有刚才的霸道凶戾,反而透着一丝共鸣之感。
  
      “这枚天灾灵珠,就是陨星的秘密所在。”楚行云走了过来,淡声解释道:“你所感觉到的飘渺共鸣,也是来自此物,这漫长的岁月中,你们早已共鸣想通,现在它挣脱束缚,自然是要认你为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天灾灵珠位列中品皇器,灵性非凡,只要完成认主之仪,母亲自能知道一切。”楚行云突然想到什么,开口补充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中品皇器?”柳梦烟被吓了一跳。
  
      皇器之物,她只在古籍中看到过。
  
      皇器,乃传说之物,蕴含鬼神难测之神通,霸道无穷,她如何能想到,这十八年来,跟她有所共鸣之物,居然是一件中品皇器。
  
      更甚者,这皇器,还要认她为主。
  
      还未等她有所举动,天灾灵珠微颤了下,一抹微弱光华渗出,径直没入到柳梦烟的眉心处,同时,天灾灵珠缓缓靠近,最后融入了柳梦烟体内。
  
      柳梦烟闭上双眸,脑海之中,立刻浮起万千信息,待她睁开双眼的瞬间,一道睿智精芒掠过,似乎已经明悟了一切,镇锁着身体的那双漆黑石锁,也顷刻消散。
  
      那双漆黑石锁,来自陨星,这一刻,天灾灵珠已经认柳梦烟为主,陨星对柳梦烟的束缚,自然就土崩瓦解,不复存在。
  
      直到此刻,被囚禁了十八年之久的柳梦烟,这才算真正的重获自由!
  
      柳梦烟抬起螓首,目带深沉的望着天空,忽地,她笑了,脸上竟划过两道泪痕,重获自由的她,终于可以离开落星渊,他们一家人也终于可以团聚了。
  
      心念此,她岂能不激动!
  
      “母亲。”这时候,楚行云的声音响起,带着一丝无奈的道:“石锁已破,灵阵碎裂,但你还不能离开落星渊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柳梦烟下意识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星辰古宗将你囚禁在落星渊,其目的,是为了解开陨星之秘,虽说有不少人想置你于死地,但他们并不敢大张旗鼓,毕竟对于陨星之秘,整个星辰古宗都尤为看重,倘若母亲你就此离开,星辰古宗将弥天震动,势必会引来一股浩瀚风波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言语凝重,让柳梦烟深深皱眉,的确,若非陨星的存在,早在十八年前,她就已经死了,一旦被人发现她离开了,陨星也就此消失,肯定会引来轩然大波。
  
      “再者,母亲你还身重剧毒。”楚行云顿了顿,话音再起:“这剧毒,虽不致命,却会侵蚀灵海,一旦灵力运转,就会施以极其恐怖的痛苦,未曾解开此毒前,落星渊,反而是一处安稳之地,能让母亲好好熟悉天灾灵珠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最后一句话,柳梦烟心中顿时恍然。
  
      她道:“云儿你的意思,是想让我利用天灾灵珠的威能,将这里完全封锁起来,让任何人都不得入内,如此一来,星辰古宗碍于六宗大比,无法折磨于我,更无法派人探究,这里,将成为我的潜修之地,能神不知鬼不觉的休养身体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点点头,古语云,最危险的地方,往往是最安全之地,况且,柳梦烟拥有天灾灵珠,灾祸之气无法对她造成任何伤害。
  
      只要能解开剧毒,柳梦烟,将成为一大战力。
  
      “云儿,你真的长大了。”看着楚行云的自信之容,柳梦烟充满欣慰的说道,楚行云所展现出来的实力,言行,心思,都太优秀了。
  
      她为此感觉到深深的自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