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616章 联合针对
    第616章联合针对
  
      话音的骤变,使得整个空间变得鸦雀无声,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水流香。
  
      从头到尾,水流香都端坐于角落处,毫无举动,不言片语,似乎外界发生的所有事,都无法引起她的注意,很是沉默。
  
      但众人并没有因此忘记水流香。
  
      前几日发生的事,太过于震撼,只要水流香还在此地,就没有人胆敢忽略她。
  
      “古宗主直说即可。”水流香站起身来,脸上带着万古不化的寒冰,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古繁星,就流露出惊慌之意。
  
      “前几日,你出手杀了莫家副家主,引来数百人伤亡,一度令圣星城陷入恐慌之中,此事你可否解释解释?”古繁星的声音冷漠,一名阴阳境高手,地位超然,就这般陨落,他身为星辰古宗之主,自然心中恼怒。
  
      众人听到这番话,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惊色,神态更加好奇了,想要知道水流香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
  
      今日夜宴,聚集了无数的高手强者,场面伤势浩大,古繁星再如此询问,摆明就是要压制水流香的锐气,为星辰古宗讨回丢失的脸面。
  
      夜千寒就端坐在水流香的后方,此刻她听到这一问题,脸上却是露出一抹嗤笑之意,不出声,仿佛对此事毫不担心。
  
      “当时我在感悟万星断石,那人突然上前,以天地之力打断了我的感悟,他冒犯在先,故而我就将他杀了。”水流香开口回答,每一字,每一句,毫无半点波澜,平淡如水,却让人群暗暗咋舌,这个回答,好粗暴,对方冒犯在先,故而杀之。
  
      “那其他枉死之人呢?”古繁星紧紧皱眉,他也没想到水流香会如此回答。
  
      “所有的死者,都是跟随那人而来,那时他们也对我出手,所以我也将他们一并斩杀,严格来说,他们并非往死,而是死有余辜。”水流香又道,顿时让古繁星的脸色极不好看,一时半会居然无话可说,只因为,水流香刚才说的,都是事实。
  
      当日,水流香出现于万星断石之下,对于水流香的赫赫凶威,莫家副家主有所知晓,心想暗中试探一番,从而搜集情报。
  
      却不料,他的试探,引来了水流香的弥天大怒,双方爆发了一场恐怖战斗,最后,莫家副家主不敌水流香,被无情追杀,那些跟随而来的莫家之人,立刻对水流香出手。
  
      结果,莫家副家主死,跟随而来的莫家之人,也死了,场面混乱至极,那一片虚空都化为了冰霜之地,至今还未完全融化。
  
      “该说的我都说了,古宗主,你可还有其他疑惑?”水流香随意开口,使得古繁星心里充满憋屈,嘴巴刚刚张开,他身旁有一名黑衣老者踏步走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这老者刚走出,一股阴冷气息就从他身上释放而出,带着极强的压迫感。
  
      他道:“纵使我二弟不对在先,你也不能直接将他杀了,一言不合,直接大开杀戒,事后,还仗着特权保护,招摇大摆的行走在圣星城内,这样的作为,着实无耻至极!”
  
      此言一出,整个空间变得死寂之余,不少人群的目光都微微一凝,立刻看向了各大宗门高层的脸面。
  
      十二名天才妖孽,身负特权,哪怕做出霸道之事,只要在六宗大比之前,都能得到庇护,任何人不得伤害,更不得出手。
  
      因为这一特权,各个宗门都遭遇损失,明明死去不少强者,却不能含怒发作。
  
      大罗金门是如此,万剑阁是如此,就连星辰古宗也同样如此,柳家死伤众多灵阵大师,莫家重创,连莫家副家主都陨落,下场凄惨。
  
      这一句话,说出了各大宗门的心声,但那些宗门高层却没有站起发言,一个个依旧端坐于原位,只是脸色微微变了变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静静看着这一切,心神微凛。
  
      刚才,林净轩出手斩杀了一名万剑阁长老,让万剑阁蒙羞,依照梵无劫的性情,肯定不会轻易放过,而后者到来之后,却对此全然不顾,仿佛从未看到那般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此刻,谈及杀戮之事,各大宗门也没有相互谩骂,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,甚至乎,还有隐隐帮星辰古宗助势的趋势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些高层同时到来,想必并非巧合,他们极有可能私下谈好,要统一战线,向流香施加压力,毕竟,流香展现出来的实力,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看得通透,心中瞬间明白过来,六宗大比,将决定六大宗门的强弱排名,双方既是对手,也能相互联盟,共同对付强敌。
  
      现在,除九寒宫外的五大宗门,显然已经有联盟之态势,要共同压制水流香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近百年来,六宗大比的魁首之位,都归九寒宫所有,得到了无穷无尽的资源,这次的六宗大比,九寒宫派出水流香这样的天才妖孽,若还不压制,五大宗门必将远远落后于九寒宫,实力的差距,也会越来越大。
  
      正是这一点,让五大宗门感觉到了危机!
  
      “人都已经死了,你还想如何?”水流香的双眼无华,但所说话音却好像已经洞察一切,毫无情感的盯着黑衣老者,一字字冰冷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莫廷威身为莫家家主,应当对任何一名族人负责,而且,死者还是我二弟,于公于私,我都要彻查此事,你随我去一趟莫家,我要对你好好调查一番。”水流香身上有特权,黑衣老者无法出手,但以调查为由,他却可以窥伺水流香的底细,此法颇为心机。
  
      说完,他随意踏出一步,这一步仿佛蕴含天地威势,使得空间霎时凝固,手掌探去,就要将水流香带离此地。
  
      各大宗门的高层看到这一景,神态不变,他们早已串通好了一切,能借此窥伺水流香的底细,对接下来的六宗大比,有极大好处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传出,虚空之中,那张手掌朝着水流香笼罩而去,还未临体,却在半空中凝固住,天地之力流转不休,却迟迟未能落下。
  
      但见水流香倏然转身,那一双冰冷眼眸怒视着莫廷威,身上绽放出万千森然寒芒,低声一喝:“你若咄咄逼人,我连你也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