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662章 源头
    第662章源头
  
      麻衣老者是星辰仙门的护法,还曾经得到水洛秋的指点,找到帝境契机,他对于水洛秋必定了解,从他身上,楚行云或许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  
      他的话一出口,麻衣老者的眼神变得肃穆,深思了好一会,终于答道:“你说的没错,仙主的确身负九寒绝脉,能掌控无穷无尽的九寒之气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她为何还拥有武灵?”楚行云又是一问。
  
      自从知道轮回石就是星辰仙石之后,楚行云就暗暗猜想,自己是因为轮回石的缘故,方能引来万星断石的共鸣,从而看到那段历史光影。
  
      由此推断,水流香之所以能看到历史光影,说明她和星辰仙门之间,也存在着某种关系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和水洛秋,姓氏为水,楚行云就大胆猜测,水流香极有可能是水洛秋的后人,那罕见的九寒绝脉,很有可能就是传自水洛秋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在历史光影中,楚行云亲眼目睹了水洛秋的恐怖实力,后者的武灵,乃是一尊灵狐,身长九尾,能随意掌控水之气息,威能极其强横。
  
      据楚行云所知,身负九寒绝脉之人,经脉有异于寻常人,无法沟通天地,凝聚出本命武灵,水流香便是如此。
  
      本来,他已经否定了自己的猜测,但麻衣老者却说,水洛秋的确身负九寒绝脉,这使得他惊诧不已,水洛秋,不仅身负九寒绝脉,还能凝聚武灵,如此之事,简直惊为天人!
  
      “正常所言,身负绝脉之人,无法凝聚武灵,但仙主的手段神秘莫测,她不仅凝聚出武灵,武灵品阶更是惊人,达到九品层次,乃是当之无愧的真灵大陆第一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我所在的这片世界,很大,除了真灵大陆之外,还有好几处隐秘之地,与这些隐秘之地相比,真灵大陆可以说是贫瘠之地,自古以来,从未出现过帝境强者,而仙主,正是打破这一常理之人,非但如此,她还曾出手指点,让我也得到帝境契机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仙主的身上,拥有无数的辛秘,无法用常理判断,昔日,如果不是中了帝天弈的阴谋,哪怕仙庭强者再强大,也休想攻破我星辰仙门!”
  
      说到最后,麻衣老者的身上浮起一丝愠怒之意,如果是技不如人,惨遭仙庭覆灭,他无话可说,即便是死,也得以瞑目。
  
      然而,星辰仙门的覆灭,却是因为帝天弈的阴谋诡计,这点让他久久难以平复,即便过去了七千年之久,一经想起此事,也充满了怒意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并没有理会麻衣老者的怒火,他的眉头皱紧,心乱如麻。
  
      水洛秋乃是奇人,身负九寒绝脉,还能凝聚武灵,况且,她的武灵是一尊九尾灵狐,位列九品层次,能轻松掌控天下万水。
  
      而水千月的武灵,虽品阶并不高,但,也是一尊灵狐。
  
      “难道说,水家真的是水洛秋之后?”
  
      “九寒宫的某一任宫主,也拥有九寒绝脉,正因为这点,九寒宫才会带走流香,并且利用天魂控心石,企图控制住流香的心智,为她们所用,距离那一日,仅过去两年,天魂控心石还未能完全控制流香,但九寒宫却让流香来参加六宗大比。”
  
      “莫非,九寒宫早就知道,古星秘境是星辰仙门的宗域遗址,她们让流香参加六宗大比,其目的,就是想得到水洛秋的毕生所留?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顿时心神一沉。
  
      他感觉自己的头顶之上,正覆盖着一层黑幕,黑幕之后,九寒宫正在操纵着一切,而这一谋划,早在两年前,就开始了。
  
      “敢问前辈,水洛秋是否留有后人?”楚行云深深吸了口气,问出最后一个问题。
  
      麻衣老者摇了摇头,回答道:“星辰仙门全盛之时,雄霸整座真灵大陆,水家就此强盛,分支无数,仙主自然留有后人,只不过,星辰仙门衰落之后,所有宗门和家族都开始分崩离析,死的死,逃的逃,就连宗域都被封存起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现在过去了七千年,水家是否还有后人,情况如何,我都不得知晓,而这一疑惑,恐怕谁也无法回答。”
  
      七千年,太悠久了,足以让山川化为江河,谁都无法保证,在这段漫长岁月中,水家能传承下去,就算是水洛秋死而复生,也无法做出判断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刚才的猜测,的确说得过去,但不可否认的一点,这一切的一切,都只是猜测,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猜测。
  
      或许,九寒宫根本没有任何谋局,她让水流香参加六宗大比,只是想蝉联魁首。
  
      又或许,这一切,都是九寒宫的阴谋,在这阴谋的背后,还有更大的辛秘,足以影响到北荒域的势力格局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,唯有找到流香,并且寻得水洛秋的墓陵,才能做出更为准确的推断。”楚行云罕见的发出一声叹息,要想找到最后的答案,必须从源头入手。
  
      而那源头,就是水流香!
  
      只是现在的水流香,已经被天魂控心石所影响,变得犹如灵傀那般,毫无神智可言,楚行云不知道,自己再次见到水流香的时候,能否解开天魂控心石。
  
      除此之外,在水流香的身边,还有一个夜千寒,此女城府极深,手段更是无穷,连涅槃境强者都不惧怕,必定也是一尊劲敌。
  
      “人活于世间,自然会心生万千思虑,但不管你如何思索,思虑终究存在,唯有踏步向前,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”正当楚行云思索之际,麻衣老者的话音缓缓传来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猛然回神,深深看了麻衣老者一眼,随即晒然淡笑,道:“多谢前辈出言提醒。”
  
      这时,楚行云注意到,麻衣老者的身影,居然变得模糊许多,心神顿生黯然。
  
      麻衣老者早已死去,现在他只是一缕残魂而已,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,残魂终将消散,这是天地常理,任何人都无法扭转。
  
      两人认识的时间,不长,但经过此次交谈,楚行云已对麻衣老者生出惺惺相惜之感,后者的淡然洒脱,让他颇为钦佩。
  
      “小子,你刚才说,你是轮回重生之人,那我冒昧问一句,你在轮回重生之前,修为如何?”相比于楚行云的黯然,麻衣老者依旧淡然,他的话音更是洒脱,毫无拘谨可言。
  
      “仅差临门一脚,便可晋入帝境。”楚行云不敢隐瞒,如实回答。
  
      “如此甚好!”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回答,麻衣老者居然如同孩童般,整个人都蹦跳起来,他的双眸之中,霎时充满了喜意,同时,还有战意,熊熊之战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