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696章 陪我一起死
    第696章陪我一起死
  
      幽冥图纹微旋,透着诡异而又瘆人的气息,虚空中,一缕暗金光华悄然间绽放,朝着楚行云所在的位置落去,正是冥咒之光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……天级武灵天赋?!”楚行云脸上浮现出惊容,他可以清楚感觉到,古景天的幽冥古瞳武灵之中,正散发出璀璨的幽紫之光。
  
      这抹光华赫然表明,此刻,古景天催动的冥咒之光,乃是天级武灵天赋!
  
      楚行云没想到,继空神瞬步之后,所过不久,他再一次发现了天级武灵天赋,而冥咒之光的品阶,跟空神瞬步相同,都位列上等!
  
      “一眼之下,能暂时削弱对方三成实力,我早该想到,如此恐怖的效用,非天级武灵天赋莫属。”楚行云在心中暗道,身漫紫光,刚准备催动空神瞬步逃离,却发现冥咒之光已经锁定了他,让他避无可避。
  
      “只要被我锁定的人,绝不可能躲避冥咒之光,纵使你拥有诡异莫测的身法,也难有成效!”古景天猖狂大笑,眼瞳微颤,冥咒之光彻底降落下来,笼罩住楚行云的身体。
  
      “完了……”夜千寒的心神狠狠颤抖了下,心中,居然生出一丝落寞之念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在她惊讶的注目下,被冥咒之光所笼罩的楚行云,依旧站立在虚空中,后者身上的气息,毫无变化,依旧流转着漆黑剑光,如一尊傲世剑神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古景天愣了下,双眸微凝,又是一抹冥咒之光降下,但最后结果,依旧如此,楚行云的气息,灵力,体魄力量,完全没有削弱,一如既往的浑厚,匹练。
  
      古景天顿时傻眼了。
  
      无往而不利的冥咒之光,居然对楚行云无效?
  
      不仅古景天感到惊诧,就连楚行云本人,也是满头雾水,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如此情况。
  
      他抬起手,主动朝冥咒之光探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嗡一声!
  
      手掌接触冥咒之光的刹那,一道灾祸之气喷涌出来,宛若饥肠辘辘的野兽般,将冥咒之光完全吞噬掉,连一丝一毫都没有剩下。
  
      “灾祸之气,居然能吞噬冥咒之光?”楚行云惊得睁大了双眼,但在同时,他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,顿时明白了这一切。
  
      所谓灾祸之气,乃天地祸害之气息,跳出万物,逆转五行,能够压制所有的事物,而这冥咒之光,虽是天级武灵天赋,但也是一种诅咒力量。
  
      这就是为何,灾祸之气,可以如此轻松的吞噬冥咒之光,而楚行云的体魄,乃是灾祸之体,免疫冥咒之光,自然不在话下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,天都要亡你。”楚行云轻吐字音,此时他眼中闪烁着冰冷光芒,脚踏空神瞬步,身体倏然出现在古景天的身前。
  
  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化,让古景天有些手忙脚乱,他手中的万星罗盘再一次轰出,却被黑洞重剑震飞出去,透着毁灭气息的剑光闪烁,朝古景天镇压而去。
  
      黑洞重剑在虚空中挥动,剑光匹练漫天,把古景天周身上的星光都湮灭掉,这一刹,他的身体狠狠颤抖了下,居然感觉到了死亡的逼近。
  
      “洛云剑主,还请你手下留情!”
  
      柳诗韵的急促声音响了起来,她身体不断颤抖,对着楚行云道:“只要你放过古景天,刚才的过错,我们愿意赔偿,你要什么,都可以。”
  
      古景天,乃是古繁星之子。
  
      以他的天赋才情,将来,必定会取代古繁星,成为星辰古宗的新一代宗主,倾注在古景天身上的重视,期待,太多了,若他死去,星辰古宗将元气大伤。
  
      这一点,楚行云很清楚,但越是如此,他,更不能放过古景天……
  
      看着柳诗韵的哀求模样,楚行云的脸上却掀起了一丝冷漠之态。
  
      十九年前,古繁星心中记恨柳梦烟,不惜派出无数高手,架空流云皇朝,暗中屠戮楚家之人,甚至还企图杀死楚星辰。
  
      在柳梦烟关押的十几年之中,古繁星并没有可怜柳梦烟身中奇毒,反而将她囚禁在地缝中,日夜遭受灾祸之气的侵蚀。
  
      那一座座灵阵,都是为了折磨柳梦烟所布,其中有不少灵阵,是由古景天亲手布置,换言之,柳梦烟所受的折磨,他也有份!
  
      除了这些,古景天对楚行云,对水流香,都存有杀意,尤其是后者,在还未进入古星秘境之前,就开始暗暗算计,要将其诛杀在秘境当中。
  
      前者,是楚行云的亲生母亲。
  
      后者,则是楚行云的两世至爱。
  
      这两人,古景天都想杀,多次暗中算计,楚行云岂能放过他?
  
      嗤啦!
  
      剑光何其之快,透着强烈的毁灭气息,径直降临到古景天的身上,撕裂血肉,侵入了五脏六腑,疯狂摧毁着古景天的生机。
  
      古景天震惊,身体疯狂的后撤,想就此逃之夭夭,可是,他体内还有剑光在流窜,一踏步,就被楚行云发现,剑光再度降临,把他从半空中轰落下去。
  
      噗!
  
      身体狠狠砸落在地面上,弥漫在古景天身上的星光就此消失,喷涌而出的鲜血,让他看上去无比的狼狈,毫无刚才的嚣张姿态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,柳诗韵降落下来,双手张开,拦在楚行云的面前,咬牙道:“洛云,你何必要赶尽杀绝,难道,你就真的那么想要古景天的命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他的命,我一定要收下。”楚行云的脚步不止,那冰冷无情的话音,使得柳诗韵的心脏抽搐了下,她曾接触过楚行云,还跟楚行云并肩作战,甚至,对他存有那么一丝丝情愫。
  
      但此时此刻的楚行云,她,好陌生,浑身上下,唯有冷漠之意。
  
      啪嗒啪嗒……
  
      脚步向前缓缓跨出,代表着毁灭的剑光激荡,流窜于虚空之中,那恐怖剑压降临在柳诗韵的身上,令她的脸色不断变化。
  
      “你拦不住我,让开吧。”楚行云冷然吐字,并不想对柳诗韵出手。
  
      虽说后者是柳古穹的女儿,但楚行云知道,柳诗韵的生性单纯,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,更没有伤害过柳梦烟。
  
      他要向星辰古宗复仇,但,并没有被仇恨冲昏了头脑。
  
      “我是星辰古宗之人,又岂能……”柳诗韵身上萦绕紫星光华,死死承受着狂暴剑压,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身后处,突然传来古景天的声音,轻声道:“师妹,以后星辰古宗,就交给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话说完,柳诗韵感觉一道白光笼罩住了身体,光芒冲天而起,速度极快,让她还没有反应之间,就被送出了千米之外。
  
      她睁大着双眼,却见平地上的古景天,身上不断逸散出星辰光华,那些星光掠上了天穹,将诸天星辰都聚拢在一起,并将其点亮,洒落下一道又一道的耀眼之光。
  
      “准备殊死一搏?”楚行云看着正前方的古景天,黑洞一颤,倏然将那些星光湮灭掉,但诡异的是,天穹上的诸天星辰,仍在不断靠拢,而且光芒越来越盛,烈如骄阳。
  
      “那些剑光,已经渗入了五脏六腑,让我的心脏都出现了裂痕,纵使有灵丹妙药,恐怕也无力回天,殊死一搏,对我来说,并没有太多意义。”
  
      出乎意料,此刻的古景天表情很是从容,甚至,他的脸上还出现了一丝笑容,平静的扫视着楚行云等人,笑道:“所以,我准备让你们陪我一起死。”
  
      语落,古景天的双手立刻捏出一道法印,印记冲天,狠狠拍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他这一法印,并没有轰向楚行云,也没有轰向夜千寒,而是朝身后那尊雕像掠去,并将整座雕像轰成了粉碎。
  
      刹那间,天穹上的星辰疯狂颤抖起来,风云席卷,天穹昏暗,大地也发出了一声声异动,似要有一场灾难,要降临此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