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717章 一生为你画眉
    
  
      古星秘境内,并无日月,但这一处仙主行宫,却俨然如同小世界那般,夜空斗转,骄阳初升,处处透着浓郁生机。
  
      当斑驳晨曦透过木窗,水流香的眼眸动了动,逐渐从睡梦中醒来。
  
      这一夜,她睡得很安稳,舒服,感觉压迫在心中的所有包袱和枷锁,都已经卸了下来,从未有过这般轻松安宁。
  
      她微微睁开双眼,便看到自己躺在楚行云的怀中,后者已经醒了,正依靠着竹床,目带爱恋的凝视过来,嘴角处,还带着一抹淡淡笑靥。
  
      “醒了?”楚行云伸出手,轻轻撩起了水流香的发丝,动作很轻,话音很柔,仿佛生怕水流香从他身边消失那般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点了点头,脸上洋溢着幸福微笑。
  
      昨晚,她和楚行云聊了许久,相互诉说着两年来的经历,有痛苦,有惊讶,有欣慰,也有感动,毫无保留的告诉对方。
  
      短短一夜时间,两人都更加的了解对方,相别了两年的心,重新贴合在一切,比当初更为紧密,也更为珍惜。
  
      一夜后,从睡梦中醒来,印入眼眸的,是心爱之人的面庞,以及那双充满溺爱的双目,这种感觉,很美,让水流香没办法用言语去形容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已经醒了,那就起来吧。”楚行云轻拍着水流香的后背,站立起身,见房间角落处摆放着一座妆台,话音微扬道:“流香,我为你画眉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画眉?”水流香有些惊讶的看着楚行云,楚行云重重点头,伸手将水流香抱到了妆台上,木案轻启,里面整齐摆放着妆具,发散出淡淡香气。
  
      “云哥哥。”水流香眼里仍有惊讶之色,眼眸扫去,却见楚行云小心翼翼的取出了眉笔,并且用手指轻轻捻着炭心,表情尤为的认真,一丝不苟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?不相信我?”楚行云感觉到了水流香的目光,嘴中吐出一道打趣话音,同时,他的手指已经搭在了笔杆上,将眉笔轻轻扬起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被楚行云的模样逗乐了,摇了摇头道:“我相信云哥哥,开始吧。”
  
      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,落在水流香明媚无暇的脸上,也落在了她的衣裙上,楚行云淡淡一笑,缓缓抬起手中的眉笔。
  
      他的动作很柔,却很利落,每一笔划下,都是那样的流畅无阻,漆黑深邃的双眸之中,倒映出水流香的面容,仿佛手中眉笔所划过的,并非眉形,而是他汹涌澎湃的爱意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同样凝视着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她能看到楚行云眼中的自己,同时,她的眼中,也全都是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,如烟如雾般缠绕在一起,忘记了包袱,更忘怀了仇恨,一切思绪,都抛诸脑后,唯有眼中的彼此。
  
      一笔一勒,描绘的,是楚行云心中的爱恋。
  
      一眸一动,倒映的,是水流香心中的幸福。
  
      两人,一动一静。
  
      动者画眉,静者凝目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刻,他们就像是画卷中的神仙眷侣,美得令人惊心动魄,更让人沉醉在其中,仿佛只要微微凝神,就永远无法移开双眸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。”不知过去了多久,楚行云轻轻放下眉笔,目光流连在水流香的面庞上,好似在欣赏绝美的艺术品那般。
  
      水流香移过视线,光滑的镜面上,倒映出她的清秀面庞,晶莹如宝石般的眼眸之上,一弯柳眉轻掠,很美,完美无瑕,挑不出任何的缺漏。
  
      “画得真好。”水流香惊讶的看着铜镜。
  
      九寒宫内,全都是女性弟子,其中,自然不乏倾国倾城之人,那些人的妆容极美,如若天仙,但跟楚行云画的眉相比,却是不值一提。
  
      “上一世,我们离开西风城后,就开始在流云皇朝流浪,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,在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捡到了一支眉笔,从那以后,你就每天让我帮你画眉,这柳叶眉形,是你最喜欢的眉形,也是我唯一会画的眉形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站在水流香身旁,双手搭着她的香肩,透过铜镜,含情脉脉的凝视着这张让他恋了千年的面庞,柔声道:“虽说你我已经重来一世,生命轨迹也就此更改,但有一些事,却永远都不会改变,我的眉笔,只会为你而提,也只能为你而提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从今往后,云哥哥每天起床都会为我画眉吗?”水流香转过身问向楚行云,她的眼中,已有晶莹泪光在闪烁。
  
      对于上一世的事,水流香自然不会知晓,但她可以从楚行云的话音中,感觉到那种真挚和温柔,就如同这一弯柳叶眉,令人忍不住为之动容。
  
      “只要你不嫌弃我,这一生,我都愿为你画眉。”楚行云温柔笑着。
  
      他知道,水流香怎会在乎他能否为她画眉,她真正在意的,是为她画眉的至爱心意。
  
      她要的如此简单,楚行云,又怎么会不答应。
  
      上一世,楚行云只为水流香提笔。
  
      而这一世,这点并不会改变,手中之笔,只为水流香而提,更愿提起一生。
  
      此时,庄园门外。
  
      水洛秋站立在那里,双眸凝望着这一幕,不禁也是痴了,安静站立着,目光温柔似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良久——
  
      她脸上浮起一抹笑容,没有出声,而是默默离开庄园,回到了自己的木屋前。
  
      不知何时,水洛秋的手中出现了一樽酒壶,壶内,酒水清冽,散发出一股浓郁酒香,弥漫在竹林内,仿佛让空气都变得甘香四溢。
  
      水洛秋仰头,往嘴中灌了一口美酒。
  
      此时此刻的她,完全没有昨日的雍雅姿态,举手投足之间,竟带着一份豪爽,但更多的却是深深哀愁。
  
      “愿一生执笔,画汝眉上柳!”
  
      “帝天弈,你当初也曾对我说过这样的话,但此刻的你,却在何处?”水洛秋抬眼望向天空,似在发泄般,吐出了一道自嘲话音。
  
      她扬起酒壶,将美酒顷洒了出来,一时间,酒水纷洒,夹杂着水洛秋的愁思,垂落到地面上,弥漫到竹林的每一处角落。
  
      一林,两地,却是交杂着哀愁和爱恋,实在让人生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