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743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

      第743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
  
  
  
      在这瞬间,常赤霄和秦秋漠的眼眸变得通红,仿佛忘记了恐惧和疼痛般,面庞骤然变得疯狂起来,要把楚行云生吞活剥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常名扬和秦秀等人的死,在这两人的心中,一直都留有阴影,不管他们如何追查,如何思考,都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凶手,只能不了了之。
  
  
  
      久而久之,这件事,就深埋在两人的内心最深处,不愿提起,也不敢提起。
  
  
  
      刚才,常赤霄看到斩空剑的瞬间,这些事,重新在他脑海中浮起,随口一问下,楚行云居然直接承认,他就是凶手,而且,三人都死于他手!
  
  
  
      “洛云,你好残忍。”常赤霄死死瞪着楚行云,发出一道怒吼声音,但楚行云仍是面无表情,甚至连一丝丝波澜,都未泛起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洛云,为什么要如此歹毒,你我虽有仇恨,但何必赶尽杀绝!”秦秋漠仰着头,双目赤红,倘若不是身受重伤,他早已冲上去跟楚行云拼命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论歹毒,我不及你们的千分之一,当年,你们在齐天峰做下的狠辣之事,你们可还记得,我现在所做的一切,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。”楚行云冷漠的扫视着两人,说话间,甚至还有发笑的冲动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初,常赤霄和秦秋漠等人降临齐天峰,一出手,就要毁灭齐天峰,诛灭数千余人,手段是何其狠辣,姿态是何其高傲。
  
  
  
      蔺天冲和武靖血为了阻拦他们,前者被斩断右臂,后者被撕成粉碎,而楚行云,更是被一脚踢碎了灵海,匍匐在地,血流成河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些,楚行云记得很清楚,连一丝细节都没有忘记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今日,他以斩空之锋,斩断了秦秋漠的右臂,同时,也轰碎了常赤霄的灵海,这两大举动,都是为了报仇,让这两人,切身体会当日之痛苦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齐天峰?难道说,你是那个小畜生?”常赤霄脑海中掠过一道灵光,遽然间,他脸上表情骤变,暴涌出一股难以置信之色。
  
  
  
      但也是同一瞬,他疯狂摇头,口中不断重复道:“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,你的经脉被废了,灵海也被踢成粉碎,绝不可能恢复如初,还有,你的面容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常赤霄的话,就是秦秋漠的心中所想,脸上的惊讶之色,更甚,他实在无法想象,一年之前,那个趴在他们脚下的卑微蝼蚁,会摇身一变,化为万剑阁千年以来的最强天才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我的手段,岂是你们能够想象的?”楚行云看着两人,露出一抹戏谑的神色,让常赤霄的面庞狠狠抽搐一下,颤抖道:“难怪你一入万剑阁,就处处与我们作对,原来,你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报复我们!”
  
  
  
      常赤霄的心中,本来还存有些许疑惑,现在,他彻彻底底的明白了,在同时,他的心中也暴涌出一股强烈后悔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今日他们所遭受的身败名裂,全都是当初犯下的罪孽。
  
  
  
      倘若他没有前往齐天峰,没有大肆屠戮,或许,他们就不会沦落到如此地步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们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吧?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淡漠的吐出一道话音,讥诮道:“我前往万剑阁,是为了调查十八年前发生的那件事,而你们,只是两只跳梁小丑,顺带解决罢了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十八年前的那件事?”常赤霄和秦秋漠先是一愣,随即,他们似乎想到了什么,瞳孔倏然张大,声音颤颤巍巍的道:“难道你是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孽种——楚行云。”楚行云脸上挂着微笑,话音却是冰凉无情,使得常赤霄和秦秋漠两人登时愣在原地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时,漆黑夜穹下,起风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风微凉,将两人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,他们的心神,也在此刻坠落到冰窖之中,当年的记忆,如同潮水般涌出,跟眼前之景碰撞在一起,心神波动之大,简直要把他们逼疯!
  
  
  
      十八年前,那个嗷嗷待哺的婴孩,他们不屑一顾,从来没有放在眼里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十八年后,那个婴孩长大了,忍辱负重,改头换面,以绝世妖孽的姿态,来到他们面前,并且谱写出一段辉煌传奇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,简直如若梦幻,他们两人甚至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在做梦,太不真实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没想到,你居然能走到这一步,看来所有人都小看你了,只不过,当年的事,跟我们并无……”常赤霄眼眸一转,想要用言语来蒙骗楚行云,可他刚开口,一股狂乱掌风便是扑面而来,将他狠狠扇飞了出去,整一张脸颊立即高高肿起,牙齿更是不知掉了几颗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当年发生的事,我已经彻底洞悉,我劝你还是省点气力,更何况……”楚行云双眸中透着一股妖异之色,冷笑道:“我早已布下谋局,要让万剑阁和星辰古宗付出惨痛代价,你以为你的区区几句言语,就能改变什么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大言不惭!”听到楚行云的话,常赤霄哈哈大笑起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知道,今日自己必死无疑,索性也不再顾首顾尾,大声嘲讽道:“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的确厉害,我甘拜下风,但你想要以一人之力,搅乱万剑阁和星辰古宗,这绝无可能,你这是在痴人说梦!”
  
  
  
      万剑阁和星辰古宗,乃北荒域六大势力之一,是屹立了千年的庞然大物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反观楚行云,形单影只,势力单薄,简直跟一头蝼蚁无异,他怎么可能撼动两大势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是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耸了耸肩,对着常赤霄笑道:“我忘了跟你们说,从你们离开庭院的那一刻起,我就一直跟在你们的身后,你们和柳问天的谈话,我全都听到了,并且趁你们不注意的时候,把木盒里面的东西调换了一下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
  
      常赤霄和秦秋漠的心脏抽搐了下。
  
  
  
      木盒里面的东西,被调换了?
  
  
  
      见两人的神色陷入呆滞,楚行云叹了口气,步伐向前跨去,出声道:“我到底调换了什么东西,你们不必知道,但我可以告诉你们,当星辰古宗看到那件东西的时候,一定会立刻派人来找你们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就是为什么,今夜,我非要半路截杀你们两人不可,而且还是在动用斩空剑,苦心模仿梵无劫的光之剑意的情况下,送你们两人归西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当最后一道话音落下,常赤霄和秦秋漠的目光又是一阵颤抖,但这一次,他们再也没有机会开口说话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在两人的视野中,一抹极致剑光掠过,随即,他们就感觉整片天地开始旋转起来,视线内,有两具无头尸体站立在那,不断喷涌出滚烫鲜血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一幕,并没有持续太久时间,很快,所有的一切都飞快消失掉,漆黑的无尽黑暗覆盖过来,彻底吞噬了他们的意识,乃至是生命。
  
  
  
      常赤霄,秦秋漠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两人,皆陨!
  
  
  
      看清爽的小说就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