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762章 笑煞我也

      第762章笑煞我也
  
  
  
      这道窈窕身影,极美,着白衣,气质出尘,精致无暇的面庞上,虽带有几分岁月痕迹,但更显出一丝独特风情,美若不可方物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只是,柳沉却没心思欣赏这样一副美景,他的心神在颤抖,身体也在颤抖,甚至连话音都难以平静下来,硬生生吐出三字:“柳梦烟!”
  
  
  
      三字出口,在场所有人猛然咋舌,此女,竟是柳梦烟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十几年前的事,太久远了,以至于很多人都淡忘了此事,更忘记了,在落星渊的最深处,还囚禁着曾经的星辰古宗第一美女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此刻,圣星城的护宗大阵摇摇欲坠,万千星光完全熄灭,封锁住落星渊的万千阵眼,终于也是出现了裂痕,再也无法囚禁住柳梦烟,凭借着灾祸天珠之威,终于脱困而出!
  
  
  
      柳梦烟站于虚空中,她看了眼前方的人群,又看了眼熟悉而又陌生的圣星城,头颅微微扬起,竟有几分贪婪的吞吐着天地灵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十八年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她被囚困了整整十八年,现在,她终于离开了落星渊,重新站立于天地之间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一种感觉,常人,岂能体会!
  
  
  
      “母亲,你没事吧?”楚行云踏步而来,有些担心柳梦烟,以柳梦烟现在的身体状况,强行催动灾祸天珠,损耗极重,会耗光所有的灵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母亲?”
  
  
  
      柳沉听到楚行云的话,险些心脏都停止了跳动,眼前这位搅弄风云的黑衣青年,居然唤柳梦烟为母亲?
  
  
  
      咻!
  
  
  
      这刻,一道微弱的破空声,从落星渊下方传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柳沉寻目望去,当看清来者的面容之时,他心中的惊愕,更深了,整个人的思绪都停顿在那里,再也没有办法思考。
  
  
  
      到来者,他并不陌生,赫然正是楚星辰!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不可能,早在十八年前,你就已经死了,我亲眼看着你断气,你不可能还活着!”
  
  
  
      柳沉伸手指着楚星辰,声音不住的颤抖,又指向楚行云,颤声道:“还有你,你名为洛云,乃是万剑阁之剑主,怎么可能唤柳梦烟为母亲!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何方神圣,来圣星城,到底有何目的!”
  
  
  
      柳沉感觉自己的脑袋一片混乱,喘息声粗重如牛,在场的人群中,也有一部分曾经参与当年之事,此刻他们的心情,跟柳沉无异,都是混乱到了极点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
  
  
  
      “人的生死,还轮不到你来判定,常赤霄和秦秋漠是如此,我父亲,亦是如此。”楚行云站在高处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下方人群,冷笑道:“再者,我既是洛云,也是楚行云,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话音似拥有着某种魔力,每一道话音,仿佛都在撕扯着人群的心神,眼前的黑衣青年,既是洛云,也是楚行云,是柳梦烟之子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一事实,竟让人群一时间无法接受。
  
  
  
      自当年之事后,柳梦烟,楚星辰,这两人的存在,就逐渐销声匿迹了,除了五大家族的核心人物,其余之人早已忘记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之名,更是如此,就算有人记得,也会投以一声声冷笑,不过是一个沦落边陲小城的野种而已,不屑记忆。
  
  
  
      但现在,楚行云突然出现了,以洛云剑主之身份,以六宗大比魁首之身份,更以柳梦烟之子身份,降临圣星城,并破开护宗大阵,成功救出柳梦烟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一连串的事,如若梦幻,即便是事实,也很难让人接受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柳沉,许久未见了。”柳梦烟的目光落到柳沉身上,神色骤冷,此人是柳古穹的心腹,当年,他也曾参与屠杀。
  
  
  
      短短一道话音,却像是一桶冷水泼下,让柳沉打了个激灵,浑身被汗水所浸湿,他踉跄退后了几步,一咬牙,眼中喷涌出凶恶神光,道:“柳梦烟,纵使你脱困而出,又能如何!”
  
  
  
      似在自我鼓励那般,柳沉挺直背脊,恶狠狠的盯着楚行云一行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继续道:“我承认,你们的手段的确犀利,居然能破开护宗大阵,把你这个罪人救出来,但是,归根结底,你们的人数,有且仅有五人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四阴阳,一天灵,很强,但你们别忘了,整座圣星城的武者何其之多,就算是人海战术,也能把你们活生生耗死!”
  
  
  
      柳沉的话音,惊醒了他身后的众多武者,他们的神色不再呆滞,同样盯着楚行云和柳梦烟等人,手掌翻出令牌,纷纷捏碎掉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些令牌碎裂后,顷刻间,无数道古怪声响传出,在空间中不断回荡着,将无数武者都召唤过来,如蝗虫之灾那般,疯狂奔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不过片刻,在落星渊的上空,已经聚集万数武者,这些武者都来自各大家族,虽非精锐,但胜在数目庞大,况且,还有不少人正在赶往途中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虽说护宗大阵被强行破开,但有些灵阵,却还能强行催动,待各大家族武者齐聚于此,就立即发动总攻,敌寡我众,又能泛起什么浪花!”
  
  
  
      看到越来越多的武者到来,柳沉心中愈发感觉到踏实,甚至乎,他还生出一丝幻想,倘若他能够诛灭楚行云和柳梦烟等人,星辰古宗,会给予何等赏赐。
  
  
  
      越幻想,柳沉的表情就越发得意,眼眸凝望过去,却发现楚行云正用看待白痴的目光看着他,充满了尖酸讽刺之意。
  
  
  
      柳沉心神一沉,耳旁,却突兀传来了一道雄浑话音:“就凭你们这些杂牌军,也敢这般狂妄,真是笑煞我也!”
  
  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
  
      滚滚声音传来,在侧方,一道紫黑洪流席卷了过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众人定睛望过去,方才发现,这紫黑洪流,居然是一支铁骑,三千之数,着重铠,扬长剑,每一人的举动,都仿佛经过万千次磨练,整齐规整,无一丝杂乱。
  
  
  
      靖天军的首位之处,自然是武靖血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单手持戟,紫黑色的极煞之气,如一尊尊恶蛟,缠绕在他的身上,手掌挥动之间,三千靖天军齐声怒喝,径直化为一头极煞恶蛟。
  
  
  
      整片空间寂寥无声,只有煞气在翻滚。
  
  
  
      那整齐划一的铁骑之影,直冲云霄,将一道道灵阵都冲破掉,所过之处,尽是荒芜,更冲入到柳沉等人的脑海中,让他们的身体狠狠颤栗了下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军队?”柳沉心神一凝,根本无力反驳武靖血的话音。
  
  
  
      比起三千靖天军,他们这些人,纵使数目可达万数,也不过是杂牌军,两者之差距,犹如天堑,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看来,这就是柳梦烟的依仗了。”柳沉将眉头皱紧,可是,正当他要陷入沉思之时,右侧方向,有一道雷霆之光掠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雷霆之光,极快,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已经穿掠过虚空,降临到了他们的面前。
  
  
  
      雷光缓缓褪去,身穿麻衣的蔺天冲,满是笑意的走了出来,对着楚行云道:“这护宗大阵,也不过如此,居然这般简单就破除开来,真是无趣!”
  
  
  
      一番言语,让人群的身体又是狠狠颤栗了下,刚才那一道冲天而起的雷光,难道说,就是来自这名看似普通的麻衣老者?
  
  
  
      此人,也是楚行云的帮手?
  
  
  
      回想到刚才的冲天雷光,人群就感觉一阵阵发虚,站于中央之处的柳沉,却已经不能用发虚,来形容此时他的心情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的面庞,一片苍白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的双眼,彻底呆滞。
  
  
  
      身为柳家长老的他,曾有幸侍奉过柳问天,因而,他比在场任何人都要清楚,何为涅槃强者,何为涅槃之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在蔺天冲出现的一瞬,柳沉就感觉到了涅槃之气的存在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且,这股涅槃之气极其的强横,即便比之涅槃三重天的柳问天,都要强上一筹,更为的狂暴,霸道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