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766章 刑法不可撼
    
  
      “剑典?”
  
      闻言,七人的神色一变,宁乐凡更是恍然大悟:“难怪你要把我们带来这里,原来,你最终的目的,是为了剑典,为了七星剑阵!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收下七名亲传弟子,每一人体内,都存有剑道真意,真意共有七道,每一剑道真意,都代表一门剑典。
  
      当七门剑典融合,就能融合四象三合之力,凝聚成七星剑阵。
  
      石昊之心思,居然阴险到如此程度,要拿这些外门弟子的性命,来逼迫宁乐凡等人,让他们交出剑典!
  
      “不然呢,你以为阁主为什么会留你们的狗命。”石昊又发出一阵冷笑声音,对着他们道:“你们现在就好好考虑,什么时候想通了,我就立刻停手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他再度无视了宁乐凡的愤怒目光,手指再点,继续开始挑选,不过,他挑选的人数越来越多,这一次,竟唤出了一百人。
  
      看着眼前瑟瑟发抖的一百人,石昊脸上的笑靥愈发冷漠,他顿了顿,刚准备发言,一道猩红剑光陡然间绽放,打破了空间的死寂,随后,人群便看到背负血咒剑的陆刑,从虚空中急速落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低下头,凝视着七横八竖的无头尸体,整张面庞都变得阴冷无比。
  
      “石昊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无视执法一脉,滥用私刑!”陆刑丝毫不惧石昊的身份,当着所有人的面,直呼其姓名。
  
      看到陆行出现,不少门徒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希望之神光,然而,石昊仍是没有正眼看陆刑一眼,有些不耐烦的道:“我乃外门之主,我的一切言行举止,都受命于阁主,你不过是一名执法弟子,有何资格对我说三道四!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石昊的神色越发猖狂,根本没有把陆刑放在眼里,如此言行,也是让陆刑身上弥漫出一丝殷红血气,背上的血咒剑,竟低声共鸣起来。
  
      他双眸沉下,对着石昊说道:“按万剑阁门规所言,万剑阁的大小事宜,皆由执法一脉决断,即便是阁主下达的命令,最后,也要遵从执法一脉的判决。”
  
      “当初,洛云就任外门之主,外门的大小事宜,由他一人处理,现在你接替洛云,成为外门之主,如何处理外门之事,我自然不得过问,但最后决断,必须由执法一脉执行。”
  
      陆刑之言语,一字一句,不卑不亢,传荡到每个人的耳膜中:“再者,宁乐凡和陆青璇等人,是洛云的亲传弟子,按门规,他们七人全都是内门弟子,你无权处置,更无权惩戒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刚才所言,一切来源于刑法门规,你如果胆敢继续违抗,越俎代庖,纵使你身为外门之主,也必须按门规处置!”
  
      言及于此,陆刑的双眸闪过一抹可拍寒光,这一寒光,使得整片虚空的气氛骤变,尤其是他言语的笃定之意,很决绝,好似一柄无私刑法之剑,悬挂于天穹中,任何人都要遵守。
  
      “放肆!”石昊怒吼了一声,大手一挥,将陆刑身上的冷意驱散,呵斥道:“我奉阁主之命办事,一切刑罚,都必须让道!”
  
      “更何况,我记得你与洛云的关系不错,曾帮洛云调查过不少案宗,你这样突然出言,恐怕有偏帮宁乐凡等人的嫌疑,如果你不想遭受无妄之灾,就滚远点,别出现在我的视野中!”
  
      石昊满脸都是冷笑,看向石昊的目光之中,也是闪掠出一道道嗤笑神色,仿佛已经吃定了陆刑,姿态嚣张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是威胁我?”陆刑突然一笑,脚步向前行进,血衣飘动,看似削瘦的他,一道血眸,就让在场人群的心神颤抖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陆刑身为执法弟子,一言一行,皆为刑法,门规言,刑法不可撼,违者,一律处以极刑!”陆刑再度开口,他的声音仿佛蕴含着一股杀机,字字阴冷如冰。
  
      “就凭你,也敢对我动手?”石昊大笑说道,用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着陆刑,但陆刑继续往前踏步,猩红的血色剑光绽放,代表着刑法的血咒剑,已然出现在他的手中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为何不敢!”陆刑的眼中闪过一抹浓郁无比的讥笑之色,手持血咒剑,直接迎上了石昊的双眸,剑光一闪,身影竟化为滔滔血光,直刺石昊而去。
  
      见状,石昊猛地愣了下,他万万没想到,陆刑居然真的出手了,当下也是抬手轰出一剑,剑光土黄浑厚,隐隐化出玄武之形,跟血咒剑碰撞在了一起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剑气席卷长空,使得石昊的身形后撤了半步,就在这时候,血光闪烁,陆刑手持血咒剑的右臂朝前探了出去,血剑低鸣,天穹好似出现了可怕的血咒漩涡,虚空好似在颤抖,发憷。
  
      这一剑,看上去简单朴实,但却蕴含着极致的杀戮之道,令石昊心神狂颤。
  
      “玄武之形!”
  
      石昊深吸了一口气,土剑从上而下轰去,剑光虚浮,凝聚出庞大的玄武虚影,死死压迫在血咒漩涡上,却被血咒剑划过,虚影尽皆粉碎。
  
      当血咒剑和土剑碰撞的一刹那,血光消散,居然融入了土剑之中,血光弥漫,将石昊的阳罡之气寸寸湮灭掉。
  
      噗嗤!
  
      血光连绵闪烁,直接逼近到石昊的胸膛要害,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石昊强行扭转身形,将右臂主动迎了上去,险之又险的避开了这恐怖的一剑。
  
      噗一声!
  
      滚烫的猩红鲜血喷出,让石昊整张脸都暴涌出深深的恐惧之色,刚才那一剑,陆刑真的怀着必杀之气,想将他当场诛杀。
  
      倘若他未能躲避,恐怕,他现在已经是一具冰冷尸体了!
  
      虚空中的战斗,令许多人的目光都投望过来,瞳孔皆是一阵收缩,直到那一滴滴鲜血落到地面上,方才猛然回神,知道这并不是幻觉,而是事实。
  
      陆刑反手一挑,将血咒剑上面的血珠震成粉碎,目光依旧冷视着石昊,冰冷道:“下一剑,你必死无疑!”
  
      语落,剑出。
  
      血咒之光再度浮现,径直刺向石昊的胸膛,一往,无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