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767章 死亡威胁

  
  血光升腾,把这片空间都染成了猩红颜色,石昊望着不断逼近而来的血咒剑,本是充满嚣张的面庞,顷刻变得毫无血色。
  自成为楚行云的亲传弟子之后,石昊不仅顺利突破到天灵境,并再进一步,达到了天灵二重之境,剑出浑厚,实力有了长足的进步。
  但即便如此,他的实力,也无法跟陆刑相比肩。
  须知,陆刑是梵无尘的亲传弟子,手持血咒之剑,一身实力,皆是从杀伐中脱颖而来,除楚行云和百里狂生之外,无人是他的对手。
  这一点,石昊当然清楚明白,所以他看到陆行出现后,只是用言语威吓,根本不敢出手,但他万万没想到,陆行对刑法的恪守,居然如此坚决,直然无视了他这个外门之主。
  嗤嗤的剑吟声响起,顷刻,代表着杀戮的血光,就已经笼罩住了石昊的身体,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,毫无征兆的,一抹灼热剑光闪过,横绝在他的面前。
  两道剑光碰撞,狂乱劲风就此弥漫而开,将人群的衣袍吹得不断作响,同时,也止住了陆刑的攻势,使得他的双眉紧紧皱紧,朝前方凝视过去。
  只见在虚空中,一袭黄衣的齐阳沉降落下来,他脸上的表情不太好看,双眼不断扫视着人群,最后聚焦在陆刑的身上,隐晦掠过了一抹愠怒之意。
  不过,这抹怒意很快消散掉,对着陆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陆刑,石昊的所言所行,皆是阁主之命,你这样对石昊出手,未免有所不妥吧?”
  “我的所言所行,只为遵从门规刑法,石昊滥用私刑,并出言威胁于我,我将他就地格杀,又有何不可,就算阁主亲临此地,我也依旧会动手。”陆刑冷冷笑了声,平举着血咒剑,剑尖直指石昊的头颅。
  “大胆陆刑,你竟敢无视阁主……”看到陆刑的冷漠姿态,石昊不禁气得身体战栗,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齐阳沉突然回过头,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  “还不给我闭嘴!”齐阳沉暗暗传音给石昊,随后目光重新看向了陆刑,满脸都是谄媚笑意,道:“万剑阁大小事宜,皆由执法一脉决断,这点毋庸置疑,但石昊的举动,确确实实听命于阁主,更是为了整顿万剑阁。”
  “此时此刻的万剑阁,已是一片混乱,不宜再起风波,依我所看,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,反正石昊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。”
  言语间,齐阳沉指了指石昊的臂膀,那滚烫鲜血仍未止住,不断从伤口处溢出,将地面染得通红,血腥味刺鼻。
  陆刑看了眼石昊,又看了眼齐阳沉,这才将血咒剑收起。
  见状,齐阳沉浓重舒了口气,对着陆刑继续道:“现在外门之事,还未处理完毕,你不妨稍待片刻,等会交由执法一脉处置。”
  陆刑仍是不言,点了点头,自顾站到一边。
  待陆刑走下擂台,整个凝固的空间,这才松弛下来,不少人都是松了口浊气,额头处,早已被密密麻麻的汗水所浸湿。
  石昊捂着肩膀处的伤口,再度踏步上前,这次,他的神态收敛了不少,朗声道:“现在,我最后给你们一次机会!”
  “愿意脱离洛云门下,拜我为师者,能免除一切罪责,继续管理外门事宜,表现良好者,更能够得到进入内门的机会。”
  “至于不愿脱离洛云门下,一再拥护者,按门规所言,将被收押入万峰崖,日日夜夜遭受罡风刮骨之苦,永无脱离之日!”
  一边说话,石昊就一边望向陆刑,见后者并未出言拒绝,他心中悬起的巨石,这才缓缓放了下来,不知不觉中,后背就已经被冷汗所染湿。
  至于陆凌和宁乐凡等人,石昊更加不敢轻举妄动,他这次擅自将七人从万峰崖内押出来,就已经触犯了门规,如果继续施刑,恐怕连梵无劫都保不住他。
  “你们这些人从外门弟子中脱颖而出,将来之成就,不可限量,没必要为了一个背信弃义的洛云,而白白葬送了性命。”
  这时候,齐阳沉补充了一句,开口道:“立即选择吧,希望你们不要做出愚蠢之事。”
  话音落下后,他便不再说话了,整一片空间,再度陷入了死寂当中,但死寂之下,却是所有门徒的焦虑和不安,每一人的脸上,都闪烁着纠结神态。
  “我出身清贫,入万剑阁三年,从未得到修炼资源,若非洛云剑主之恩赐,我现在仍是默默无闻之辈,无论他是否暗杀了常赤霄和秦秋漠,我都会继续拥护!”
  片刻后,一名身材魁梧的门徒站了起来,话音笃定不疑。
  “滴水之恩,自当涌泉相报,更何况,洛云剑主从未做错任何事,常赤霄和秦秋漠两人,本就该死,真正背信弃义之人,绝非是他!”又一名门徒朗声出言,不愿脱离门下。
  经由两人出言后,陆陆续续有不少门徒站立而起,都选择继续支持楚行云,但,更多的门徒,却低着头,一言不发,默默站到了石昊的身后。
  过了没多久,那陆陆续续的出言声,终于消散下去,继续支持楚行云的门徒,不多,仅有八百人,其余者,都拜入石昊门下。
  “一群愚蠢之辈!”怒视着前方的八百门徒,石昊嘴中吐出一道冰冷字音,但他更为憎恨的,却是陆刑,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,局面也不会变得如此。
  “有两千余人投靠,结果还能让人接受,反正这八百人的最后下场,都是死,是否死在你手上,并没有任何区别。”齐阳沉感觉到了石昊身上的冷意,又是暗暗传音了一句。
  随即,他的目光越过擂台,看向了沉默不言的陆刑,开口道:“外门之事,已经处理完毕,这八百人就请你押入万峰崖了,记住,阁主曾下令,入万峰崖之人,如果没有他的命令,绝不可带离半步。”
  “我乃是执法弟子,行法之事,还轮不到阳沉剑主来指导。”陆刑何尝不知道齐阳沉的言外之意,反讥一笑之后,脚步一跨,立即带着宁乐凡和陆凌等人离去。
  只不过,他刚走出没几步,身体突然停了下来,扭过头,冷冷瞥了满脸阴郁的石昊一眼,淡声说道:“这一次,就算你好运,倘若你胆敢再次触犯刑法,我定会亲自取你狗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