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774章 事态骤变
    
  
      一群人大眼瞪小眼,目光中充满不解,但楚行云嘴角的那一抹笑靥,却是越来越浓,整个人充满着神秘色彩。
  
      “少主,莫非你还有后招?”楚虎最为熟悉楚行云,以后者的心性,没有十足把握,绝不会冒然行动,这里,肯定还隐藏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微微点了点头:“你们可还记得,我使用万星古图镇压圣星城的时候,仅仅只是镇压了内城,对于外城,我不仅没有出手镇压,甚至连那些飞行灵兽,都未一并诛灭?”
  
      “此事和布局有何关联?”武靖血有些不耐烦的问道,这一点,他自然有所注意,但当时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  
      须知,星辰古宗的所有高手,都集结成军,浩浩荡荡朝万剑阁奔去,外城之人,不过是一些普通武者,实力弱小不堪,对于这些弱小之辈,他根本不屑一顾。
  
      见武靖血发问,楚行云笑得更欢了,又道:“柳问天和古繁星之所以会心生怀疑,原因很简单,就是他们一切的推测,都源于我留下的黑色卷轴,整个过程当中,没有人证可以证明,万剑阁是否想诛灭星辰古宗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所以,我在明明可以镇压整座圣星城的情况下,故意留了一手,目的就是为了留下宝贵的人证,只要人证一开口,说出他的所见所闻,那么柳问天和古繁星的怀疑,将会不复存在,甚至还会变成怒火,灼烧掉他们最后的一丝理智。”
  
      在场诸人并非愚钝之辈,听到楚行云的这番话,皆是抓住了一丝要点,但正当这时,楚行云却不再多言,脚步向前一跨,继续朝着万剑阁的方向掠去。
  
      看着楚行云的背影,人群先是愣了下,随即脸上浮起了一丝丝苦笑,当下也是不再怀疑,纷纷奔掠着身形,快速跟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在楚行云一行人赶路之时,距离万剑阁不远的一处茂密树林内,浩浩荡荡的星辰古宗大军正快速行进着,准备返回圣星城。
  
      队伍的最前方,赫然是古繁星和柳问天,两人一边奔掠,一边低声交流着,时而拿出了黑色卷轴,似在仔细研究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两人的身侧,则是那十八名阴阳强者,他们皆是紧皱着眉头,口中不断说出分析之言。
  
      “此事疑点重重,在未有确凿证据之前,绝对不能再轻举妄动。”柳问天吐出一道沉重话音,同时也长长舒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经过梵无劫的分析,柳问天越是深思,就越发觉得事有端倪,他现在感觉很庆幸,能够在两宗爆发死斗之前,强行遏制下来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  
      “没错,事关两大宗门,的确不能鲁莽,这一次,我们处理得过于冒进,一时被愤怒蒙蔽了双眼。”古繁星也是叹息连连,目光一移,又一次望向了黑色卷轴。
  
      “即便如此,我们也不能排除万剑阁的嫌疑,以梵无劫的城府和手段,极有可能是虚晃一手,从而打乱我们的阵脚。”柳古穹的声音传出,依旧死咬着梵无劫。
  
      他的话音落下,不远处陡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破空声,一道璀璨的星芒直冲而来,随即滚滚朝着人群掠来,最后降落到密林之中。
  
      “金翎星光鹰?”人群定睛望去,不禁发出了一道道惊咦声音,那璀璨星光是一头沐浴星光的巨鹰,此鹰由星辰古宗培育而来,唯有星辰古宗之人方能自由驾驭。
  
      古繁星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,他急速奔掠过去,却看到巨鹰之上,匍匐着一名满脸倦容的中年男子,他全身气息微弱,显然已经耗光了体力。
  
      “宗主!”中年男子看到古繁星的瞬间,脸上立刻暴涌出哀恸之态,眼眸中,甚至还有滚烫泪珠翻滚下来,模样极其狼狈。
  
      “柳青腾,你怎么会在此处?”柳古穹看清楚了中年男子的面容,不由得惊呼一声,这名中年男子,乃是柳家之人,地位不高,只是一个小小的管事。
  
      中年男子听到柳古穹的话,面容更是悲痛万分,他看着一众星辰古宗之人,声音近乎颤抖的说道:“昨日,护宗大阵被破,万星陨落,天地震荡,不知有多少人死去,整一座圣星城已经处于风雨之中,若非我逃窜及时,恐怕也已经死于非命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!”
  
      这个消息就宛若晴天霹雳,深深轰击在众人的脑海中,让他们的目光都僵硬在那里,甚至还有一些人的身体瘫软,险些晕厥过去。
  
      古繁星一步跨出,直接来到那人面前,本来充满睿智的双眸变得赤红,急促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,圣星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!”
  
      那人被古繁星的神态吓了跳,这时候,柳问天站了出来,一手拉住了古繁星,并对柳青腾说道:“你别急,将整件事慢慢道来。”
  
      说话间,柳问天身上弥漫出一股浑厚气息,压迫在所有人的身上,让人群的心神冷静下来,但即便如此,每一人的眼眸中,也是散发出赤红之光,极其的瘆人。
  
      柳青腾点了点头,深呼吸道:“当日,你们离开圣星城没多久,城内,就突然绽放出一道冲天剑光,在这道剑光的蔓延之下,护宗大阵暴动,千百星光陨落,整座城池都开始动荡起来,引来震天巨响。”
  
      “如此巨响,自然引来了万千强者,但万千强者的出现,并没有遏制这一暴动,相反,越来越多的灵力长河出现,接连摧毁了护宗大阵的阵眼,整座护宗大阵,就此变得黯淡,乃至失去了所有作用!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柳青腾感觉无数道冷光扫落下来,他身体不住的颤抖,颤颤说道:“护宗大阵被破后,这恐怖暴动还在蔓延,甚至还能够听到一些凄厉哀嚎声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可恶!”
  
      古繁星按捺不住心中的熊熊怒火,手掌一拍,属于涅槃强者的可怕气息迸发,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裂痕,方圆百米的古木悉数摧毁,惊起万千木屑。
  
      “大军刚离开没多久,护宗大阵就被彻底摧毁,剑光起,星光陨,甚至还大肆屠戮,看来我们都被梵无劫耍了。”一道道癫狂笑声,从古繁星的口中吐出,他虽在笑,但却都是愤怒之笑,双眸喷涌出疯狂之色,竟如同一头发狂野兽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,本来觉得此事有所不妥的柳问天,也是没有开口劝阻,他的眼眸之中,同样燃烧着熊熊怒火,仇恨之火。
  
      在他看来,星辰古宗的护宗大阵,何其浩瀚庞大,要想彻底破坏此阵,必须集结无数的高手,并且在缜密配合之下,方才能有所机会。
  
      穷极整座北荒域,能拥有如此势力之人,唯有六大宗门。
  
      但能够以剑光破阵,并且这般轻松这人,有且仅有万剑阁,只因,他们的手中,掌握有护宗大阵的灵阵图,深知灵阵的破绽,并且还掌控着破阵之器!
  
      除了万剑阁,他们根本想不到,还有谁能够轻而易举的破开护宗大阵!
  
      “我们刚离开圣星城,他们就破开大阵,肆意屠戮,然后以全速返回万剑阁,出言蒙骗我们,让我们就此撤退。”
  
      “当我们返回到圣星城,身心俱疲,一看到圣星城的惨烈之景,必定会群心动荡,这个时候,梵无劫率人到来,以剑阵冲锋,杀我们措手不及。”
  
      “黑色卷轴,破阵之器,都是真的,这一切,乃至常赤霄和秦秋漠的死,都是梵无劫的计谋之一,我们中计了,全都成为了梵无劫的棋子!”
  
      十八名阴阳强者心神震撼,一道道话音从他们的口中吐出,充满愤怒,也充满不甘,一个个再无冷静之色,赤红双眸微移,无不是凝望着万剑阁的方向。
  
      柳问天的身躯也在不断发抖。
  
      他看向了古繁星,隐藏在袖袍内的双手紧握成拳,开口道:“如今人证物证俱在,我们就此返回万剑阁吧,向梵无劫讨一个说法!”
  
      柳问天的话,立刻激起所有人的愤怒,一个个站起身来,怒火缭绕心神,当他们看向古繁星的时候,古繁星却是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双目充斥着冰冷杀意,遥望万剑阁,话音如万古不化的寒霜,让虚空变得一片冰冷,森然吐字道:“既然人证物证俱在,又何必浪费时间,向梵无劫讨要说法?”
  
      “所有人听令,立地,结阵,随我杀向万剑阁,以血还血,以命偿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