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778章 萌生退意
    
  
      万剑阁内,杀戮,仍在继续。
  
      此战,星辰古宗精锐齐出,足有十三万之众,每一人身上都充斥着杀戮之念,相比之下,虽说万剑阁遭遇洗劫,但战力依旧不弱。
  
      剑修者,擅剑,好杀戮。
  
      这里乃是万剑山,剑气汇聚之地,只要冲杀入星宿大阵内,就能引来疯狂屠杀。
  
      一者且战且退,一者无情冲杀,两种截然不同的杀戮方式碰撞,谁都无法占据绝对的上风,唯有洒热血,断头颅,以此谱写出惨烈的杀戮乐章。
  
      云长青站立在废墟之中,此刻的他,已无平日的严谨模样,青衣染血,白发散乱,胸膛上还遍布一道道血痕,能清晰看到森森白骨。
  
      他并没有在意自己的严重伤势,而是将目光抬起,把整片战场收入眼帘,嘴巴轻启,发出了一道悲痛长叹之音。
  
      在刚才的混乱中,整一座万剑山,已经变得破败不堪,宫殿损毁,剑阵湮灭,处处都充斥着血腥气息,哀嚎声音,宛若杀戮地狱,无一丝安宁。
  
      更让他悲痛的是,十余万名弟子,死伤无数,全都变成了冰冷的尸体,平铺于地,血流成河,不少人甚至连尸首都未留下,变成了一滩血水碎肉。
  
      “万剑阁被毁,只需时日,就能重建如初,但千千万万的弟子死去,却永远无法挽回,为何要为了争一口怒气,却白白折损剑阁之根基?”云长青满是痛苦的望着天空,但他的声音还未传出,就被一道道吼叫声所淹没。
  
      距离此地不远处,石昊站立在虚空之中,他身上并无太多伤势,但脸色却难看至极。
  
      两宗混战,死伤无数,就连天灵之人都未能幸免。
  
      天灵之人如此,外门弟子更是如此,在二十八星宿灵阵的狂轰乱炸之下,外门弟子毫无还手之力,莫说是冲杀向前,连自保都难以做到,被沦为了炮灰。
  
      此时此刻,一众外门弟子几乎死绝,石昊刚刚拉拢的两千一百多名门徒,也死了,一人都未存活,尸体混杂在血河中,早已无法辨认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石昊刚成为外门之主,此刻外门弟子就几乎死绝,如此一来,他这个外门之主名存实亡,就连拥护者,都不存一人。
  
      面对着如此一幕,石昊对星辰古宗充满了仇视和怨恨,但心中更多的,却是退意,想立刻结束这一场无休止的杀戮。
  
      外门弟子已死,内门弟子也有伤亡,倘若继续沉浸在杀戮之中,即便一众长老高层,乃至是高高在上的剑主,都恐会陨落。
  
      万剑阁中,不少人心中都萌生出了退意,就连星辰古宗一方,也有些许人退了下来,目光相互对视,都感觉到了强烈的退离之意。
  
      万剑阁弟子被无情屠戮,星辰古宗之人又何尝不是?
  
      在缺少三千星纹铠的局面下,他们难以抵挡万剑阁的剑光,一旦对方杀入灵阵,必将引起混乱和血腥杀戮。
  
      如此混战,星辰古宗占不了上风,死伤也极其惨重,一具具尸体倒在地上,堆叠成山,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庞,彻底冰冷,惨白,深深刺痛着所有人的心神。
  
      鏖战双方的神态震颤,缓缓收敛了身上的气息,那一声声惨烈哀嚎消散,让空间难得安静了下来,每一人都心惊胆跳的扫视着四周,渐渐散去杀意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万剑阁外的一座山坡上,此地笼罩着一抹黑暗光华,光华所覆盖之地,一切声光气息都被隔绝开来,让外界之人无法查探。
  
      山坡处,站立着一行身影,他们远眺着目光,将万剑阁发生的一切事宜都看在眼里,当看到两宗缓慢收敛之时,眼眸不约而同的沉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“经过连番厮杀,两宗死伤无比惨重,很快,就要轮到我们出手了。”蔺天冲松了松筋骨,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听得此言,他身后的人群目光锐利,一股恢弘战意冲天而起,宛若蓄势待发的将士般,亟待发动震天冲锋,扑杀众敌。
  
      然而,站于首位的楚行云仍是阴沉着眼眸,他摆了摆手,淡声道:“两宗皆为北荒域六大势力之一,底蕴何其浑厚,即便经历了一场厮杀,也未到弹尽粮绝的地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话,使得众人心神微微一凝,回过头之时,便听到楚行云继续道:“昔日,两大宗门为了利益,不惜屠戮楚家,拆散我的父母,光是这份恩怨,就不能如此简单的结束。”
  
      “更为重要的是,万剑阁和星辰古宗越是厮杀,我们出手的机会,也就越大,唯有将这些人彻底诛杀掉,我才能统摄两大宗门的所有资源底蕴,并以此对抗九寒宫,强行救出流香。”
  
      当最后一道话音落下,楚行云的眼眸一凝,瞳孔皱缩冰冷,一缕魔之冷光绽放,使得他整个人都透出妖邪之意。
  
      “好冷!”
  
      许多人在这股魔意绽放的瞬间,都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,心神冰冷,仿佛身体都要被冻住,甚至连墨望公和蔺天冲都是如此,被魔意所震慑住。
  
      “武靖血。”这时,楚行云的嘴中吐出一道寒冷声音,他凝视着武靖血,开口道:“两宗杀戮更酣,你立刻率靖天军靠近万剑阁,全力吸收杀戮煞气,从而提高自身实力,我未出言,你们绝不可动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哼!”武靖血吐出一道冷哼声音,但他却没有违抗楚行云的命令,身形闪掠,立刻率领靖天军悄无声息的靠近了万剑阁。
  
      “剑奴!”楚行云又是一喝,话音丝毫不止:“你们两人能够通过吞食灵魂,强行提升自己的修为,此刻,那些死者灵魂就是你们的食粮,记住,若无我的命令,你们也不可动手。”
  
      闻言,两名剑奴恭敬点头,身形一掠,如幽魂般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
      众人看着楚行云的举动,心中那股冷意还在不停的蔓延,这时,他们突然看到楚行云笑了,冷冷一笑,身形缓缓浮上高空,并且释放出一股凌厉冲天的浑厚剑光。
  
      轰一声!
  
      这股剑光刺眼耀目,在昏暗的虚空中,是如此的璀璨,仅一瞬,就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,甚至包括星辰古宗和万剑阁之人。
  
      “那是……洛云!”人群纷纷认出了楚行云,惊愕出声之余,一个个表情各异,或是愤怒,或是惊愕,又或是冷漠,各是不同。
  
      “他居然还敢出现,果真是找死!”梵无劫自然也看到了楚行云,心头不禁一冷。
  
      对于楚行云,他早已暗中派人搜寻,想尽快将其灭杀掉,永绝后患,没想到,今日楚行云居然如此的愚蠢,自己送上门来。
  
      “难怪没看到洛云,原来藏在了那里。”古繁星望向楚行云的目光之中,也是噙着冰冷杀意,楚行云杀了古景天,他身为父亲,自然要为子报仇。
  
      感受到两大宗主的森森杀意,楚行云丝毫不惧,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烈,只见他深深吸了口气,神态突变,居然带有几分兴奋之感。
  
      他运转全身灵力,对着梵无劫高喝道:“禀师尊,徒儿不辱使命,已成功率人破开星辰古宗的护宗大阵,如今,圣星城已在我们的掌控之中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只要诛杀掉古繁星,再覆灭这些残兵败将,传承数千年的星辰古宗将不复存在,一切的资源和底蕴,都将归我们所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