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799章 不愿放过

      第799章不愿放过
  
  
  
      本源,乃是万物之根本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片天地中,力量层出不穷,包罗万象,但穷极根本,尽皆来源于本源之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天地本源,分七者: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、光、暗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七股力量共存,相辅相成,最终才能稳定天地,创造出万物万象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不过,本源之力的存在,很是飘渺,它存在于天地各处,却又无形无色,无影无踪,唯有踏入武皇境界,才能够真正探查到本源之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,当楚行云看到火源玄晶的时候,能立刻判断出,那一缕熊熊火焰,就是最为精纯的火源之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断剑之柄上面的那枚晶石,同样拥有本源之力,那一抹光,就是光源之力,很精纯,已经凝为实质,能够随意催动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正如你所见,镶嵌在剑柄上的晶石,正是万剑阁的传承之物——光源玄晶,传奇古剑的力量,有一部分就是来源于此。”柳问天看穿了楚行云的心中所想,立即出声解释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深深看了光源玄晶一眼,手掌成爪,直接将其剥离了下来,不过,他并没有细细研究,而是将其收入了储物戒中。
  
  
  
      目光转过,楚行云冷视着柳问天,语气淡漠的说道:“你主动告诉我这些辛秘,并且将火源玄晶赠予我,莫非,你想以此让我放你们一条生路?”
  
  
  
      本源之力,是天地间最精纯的力量,连武皇强者都会心存觊觎,柳问天主动交出火源玄晶,还说出所有辛秘,举止实在古怪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我只是想做出补偿而已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柳问天听得楚行云的话,神态不变,略带几分感叹道:“当年之事,给你们带来了巨大的伤害,不管你做出什么举动,我都可以理解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但作为柳家之主,当年的举动,一切都是为了柳家,更是为了星辰古宗,纵使时光倒流,我依旧不会改变我的决定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而作为一名父亲,更作为一位长辈,我承认,我亏欠了你们,这枚火源玄晶,就是我对你们的补偿,同时,也希望你们能让星辰古宗继续传承下去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现在,你恐怕难以理解这番话,但我相信,要不了多久,你就会明白我的感受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柳问天将火源玄晶交到楚行云的手中,双眸中,竟带有一丝乞求之意,他不奢望楚行云放过他,但他却希望楚行云网开一面,让星辰古宗的香火得以延续。
  
  
  
      毕竟,他既是一名父亲,一位长辈,也是柳家之主,星辰古宗之人,有太多的身不由己。
  
  
  
      嗡一声!
  
  
  
      火源玄晶落到掌心中,顷刻间,一股温暖力量从晶石内涌出,渗入掌心,并顺着经脉在楚行云体内流转,让他感觉到尤为的舒畅。
  
  
  
      同一刻,光源玄晶之内,也是有一股力量涌出,纯粹而又极致,能够跟火源玄晶交相辉映,凝聚出一丝玄妙共鸣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紧了紧手中的火源玄晶,一抬头,却看到柳梦烟和楚星辰缓步走了过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柳梦烟微蹙着双眉,此时,她没有闪躲柳问天的注视,眼眸扫视着下方人群,又看了看身旁的楚星辰,叹道:“云儿,此事就这样结束吧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语落,所有人的身体都颤抖了下,纷纷将目光凝望过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当年之事,虽痛苦,但我们一家三口已经团圆,没有必要因为曾经的仇恨,依旧怀着屠戮之心,不管怎么说,星辰古宗和万剑阁,也已经为此付出了惨痛代价。”柳梦烟的目光越发变得轻柔,她也发出了一声叹息,不想再深究此事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冤家宜解不宜结,既然星辰古宗已有悔意,我们也无须紧咬着不放,继续屠杀,的确能发泄恨意,但这样的举动,何尝不是在徒增更多的怨恨,楚家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自苏醒后,楚星辰就知道了楚家的处境,不愿意再看到血脉相杀的画面,他想给柳问天一个机会,给星辰古宗一个机会,让双方能够友好共存。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两人的话,柳诗韵脸上浮起一抹希望之色,只是,她顺着柳问天的目光望去,却发现楚行云的面庞依旧冷漠,那双漆黑眼眸中,更有一道又一道魔光闪过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些人,一个都休想活着离开!”
  
  
  
      一道冰冷如渊的话音,从楚行云的口中吐出,使得在场人群心神一窒,内心深处,竟毫无征兆的升腾起一丝冰寒之感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眼中魔意滔滔,冷声道:“当年,你们抱着杀意而来,屠戮千百人,要赶尽杀绝,而在圣星城,你们对我的杀意,同样强烈无比,想将我杀而后快,现在,你们的性命皆在我掌控之中,却说心存悔意,要让我放你们一条生路,难道你们不觉得,这个提议很可笑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话音回荡虚空,使得星辰古宗之人的脸色越发难堪,楚行云则是话音不止,继续道:“今日,星辰古宗折损十余万人,堆尸成山,埋骨如海,而这一切,跟我脱不了关系,你们扪心自问,心中,真的对我只有悔意,而没有恨意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养虎终为患,今日我因为恻隐之心,放了你们一条生路,日后,你们很有可能集结力量,对我实施残忍复仇,与其提心吊胆,那我干脆将你们诛杀于此,永绝后患!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到最后,楚行云浑身上下都是冷意,此刻,他仿佛化身为真正的魔,眼中无一丝情感,唯有狰狞的杀戮渴望,要将所有人屠戮一空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我尊重你的决定,来吧。”柳问天仿佛早就猜到了如此结果,但脸上仍是充满不甘,他主动迎上了楚行云,浑浊双眸也在此刻缓缓闭合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云儿……”柳梦烟看着这一幕,心中越发感觉不忍,她对着楚行云开口,但后者置若罔闻,缭绕着冷意的身体向前,重重踏步而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此刻的楚行云,已经被魔意蒙蔽了双眼,内心充斥着杀戮**,又怎会停下脚步,手中的黑洞重剑在不停颤抖,剑吟如魔啸,清晰无比的回荡在天地间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完了!”星辰古宗之人心如死灰,他们瘫软在地上,彻底放弃了抵抗,就如同一只只无助羊羔般,正等待着死亡降临。
  
  
  
      啪嗒啪嗒……
  
  
  
      在死寂的空间中,楚行云的踏步声尤为清晰,每一步,都震颤着星辰古宗之人的心神,就在他们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之时,忽地,那踏步声突然消失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同时间,弥漫在楚行云身上的冷意和杀意,也消失了,整个空间都因此松懈下来,不再凝固僵硬。
  
  
  
      柳问天愣了下,疑惑的睁开了双眸。
  
  
  
      然而,他的目光还未触及楚行云,便听到一道声音从楚行云的嘴中传出,带有几分钟挣扎道:“你们走吧,离开北荒域,一直向西而行,前往遗弃之地,永远都不要再回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