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808章 万剑阁的辛秘
    
  
      自取下光源玄晶之后,楚行云还未细细研究,一直将其放在储物戒内,但对于纯粹的光之本源,他并不陌生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缕细微的光之本源,显然来自于光源玄晶,只是它为何封存在梵无劫的灵魂深处,楚行云却不得而知。
  
      怀揣着疑惑念头,楚行云伸出手,朝那抹微光探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咻一声!
  
      在他伸手的一瞬间,那抹微光动了,就如同找寻到了本源那般,径直掠到楚行云的手掌中,深入血肉,乃至融入心神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响了起来,就宛若天地颤抖那般,无比的剧烈,使得楚行云心神打颤,闭合的双眸更是陡然睁开。
  
      此时,他惊讶的发现,自己并非身处内空间,而是来到了一片茫茫天地中,这里山脉连绵,绿树成荫,遥远处更有一座座城池耸立,看上去颇为恢弘。
  
      更诡异的是,面对如此一幅场景,楚行云居然感觉有些熟悉,仿佛在哪里见到过。
  
      “帝天弈,只要我水洛秋一日不死,你就休想得逞!”这一刻,一道冰冷声音传到楚行云的耳中,使得他心神一颤,这声音,似乎是水洛秋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他立即朝着声源处望了过去,但见一具庞然身躯耸立在天地间,而那具身躯的前方,则站立一名妖气森森的男子,两人身上绽放出万千流光,每一道都似能破开天地,令楚行云根本无法靠近,更加无法看清。
  
      轰轰轰轰……
  
      接连不断的爆鸣声炸开,那流光更是显得刺目,楚行云遥遥望向那里,双眼微眯,随即看到那片被恐怖力量包裹的虚空中,突然升腾起一抹七彩光晕。
  
      七彩光晕不断翻滚着,最后伴随着一道闷响声,这光晕就此碎裂,一化为七,分别朝着不同方位掠去,其中,一道刺眼白光掠来,在楚行云的眼瞳中不断放大,乃至将其彻底淹没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一抹白光,正是光源玄晶,它居然出自星辰仙门?”虽说心神被白光淹没,但楚行云却发现,自己的意识并未散去。
  
      他可以很确定,刚才所目的睹画面,正是帝天弈和水洛秋的战斗之景!
  
      “光源玄晶和火源玄晶,皆蕴含一丝本源之力,无比珍贵,堪称绝世之物,本来我还诧异,北荒域为何会出现如此重宝,现在看来,它们居然来自星辰仙门。”
  
      “柳问天曾说过,北荒六大势力,皆拥有一枚本源玄晶,而势力之传承,也来自于这枚本源玄晶,难道说,北荒六大势力的根本传承,其实是来自于星辰仙门?”
  
      倘若在千年之前,楚行云不会做出如此推测,但这一世,他的经历玄妙奇异,甚至跟帝境强者有所接触,更从水洛秋的口中知晓,星辰古宗和九寒宫,皆源自星辰仙门。
  
      以星辰仙门全盛时期的恐怖实力,传承之惊人,根本无法想象,哪怕流传下皮毛,都足以造就强横宗门,称霸一方。
  
      再者,楚行云也亲眼看到,光源玄晶来自星辰仙门,而这一点,恰恰可以证明他的猜想。
  
      “倘若如此,那按照常理来说,光源玄晶的存在,才是万剑阁的立宗之基,但为何历史却说,传奇古剑才是万剑阁的立宗根本?”楚行云不禁产生了疑惑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他的双眼逐渐恢复了光彩,一片荒凉之地,出现在视野内,光源玄晶再度出现,掠入到群山之中,穿梭于人群之际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犹如幽魂那般,站立于高空中,亲眼目睹着历史的推进,他看到了光源玄晶的惊人力量,也看到了一方势力的形成,并且不断变得强横,壮大。
  
      而这一方势力,正是万剑阁。
  
      正当楚行云越发感到疑惑的时候,他看到了传奇古剑的身影,后者颠沛流离,仿佛随时都会死去那般,模样极其狼狈。
  
      随后的历史年轮,依旧滚滚而动,但楚行云的眼神却变了,先是微凝,而后是惊诧,最后布满了恍然之意。
  
      原来,传奇古剑被黑洞重剑斩断之后,慌乱逃窜到此地,它感觉到了光源玄晶的纯粹力量,顿时生出贪念,想要借助光源玄晶的本源之力,修复受损的剑灵,重回巅峰。
  
      而事实上,传奇古剑成功了,成功吞并了光源玄晶,将本源之力占为己有,并且强行控制了历代万剑阁之主,更改宗门历史,修订宗门要义,让万剑阁完全陷入他的掌控中。
  
      “传奇古剑位列帝兵,剑有灵,来源于天地,也唯有本源之力,方才能够修复损伤,只是没想到,这剑灵居然如此贪婪,吞并了光源玄晶之后,还强行掌控了万剑阁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也正因如此,后来的万剑阁,独修光之剑意,因为光之剑意的繁盛,能不断淬炼光源玄晶,从而让剑灵得以重塑剑身。”
  
      看到这里,楚行云眼前的光影逐渐散去,重新回到了万剑阁,他回想着刚才所看到的一幕幕,心中的疑惑,逐渐消散。
  
      在同时,楚行云脸上露出一丝哂笑,不由得暗暗自嘲。
  
      昔日,他成就了武皇之位,遨游整座真灵大陆,何等风光,从未将贫瘠荒芜的北荒域放在眼里,更未曾细细探究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此刻,他重新活了一世,却拥有了一段段玄妙经历,不管是传说中的帝境强者,还是七枚本源玄晶,甚至万剑阁的辛秘,这些,都让他感觉精彩纷呈。
  
      “难怪我当初难以勘破帝境之秘,我所接触的世界,终究还是太狭窄了,犹如井底之蛙般,只不过是坐井观天罢了。”楚行云出声自讽,但双眸却是精芒闪烁,心胸有种酣畅淋漓之感,仿佛明白了很多玄妙道理。
  
      嗡一声!
  
      楚行云正值思索之际,毫无征兆地,他面前的黑洞重剑开始剧烈颤抖起来,一抹漆黑光晕弥漫,如潮汐般蔓延,仅一瞬,就将大片虚空覆盖住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楚行云皱紧着眉头,却感觉眉心处传来一阵刺痛,同时,那片潮汐黑光缓缓收敛,最后化为一道黑暗光幕,直然耸立在楚行云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刹那,楚行云的内心中,竟升腾起一丝诧异征兆,目光朝黑暗光幕望去,却见得那里,有一道模糊身影出现,正踏着轻缓步伐,从黑暗的那一端走来。
  
      啪嗒啪嗒……
  
      脚步声越来越近了,那道身影也逐渐变得清晰。
  
      当楚行云看清那道身影的面庞之时,嘴角突然浮起一抹冷笑弧度,漆黑魔光在眼瞳中闪烁,整个人魔气凛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