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849章 再次对话
    虽说楚行云被囚禁在牢笼内,但对于心魔的一举一动,一念一想,他都清楚知道,更明白亡魂之栖的恐怖力量。
  
  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对于兽潮,楚行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,透彻!
  
      昔日,黑水城爆发了一场兽潮,万千灵兽奔腾,所过之处,任何事物都变得面目全非,死伤更是无数,说是尸横片野,都丝毫不为过。
  
      在那场兽潮中,洛澜所在的村庄,变成了一片废墟,无数的残缺尸体堆叠起来,化为一座尸山,那汨汨流淌出来的鲜血,就足以染红大地。
  
      最后,倘若不是武府出手,恐怕连黑水城,都要遭遇到危及,城门被破,建筑被毁,无数武者丧命于兽爪之下,尸骨难存。
  
      此情,此景,已经无比的惨烈,但,这样的兽潮,只能算是小型兽潮。
  
      真正的兽潮,汇聚着数以万计的灵兽,那些灵兽完全陷入狂暴之中,兽蹄践踏下,大地都要颤抖,哪怕是皇朝主城,都不敢心生小觑。
  
      当兽潮完全爆发,但凡兽潮呼啸之城,都会被无情踏破,但凡出手阻拦之人,都会被瞬息屠灭,天地将为之色变,虚空将被血腥和衰败笼罩。
  
      光是那股气息,就能够让人窒息!
  
      但此刻,心魔利用亡魂之栖的力量,准备引发一场覆盖十八皇朝的兽潮,换言之,万剑阁所拥有的浩瀚宗域,将充斥着兽潮的可怕身影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实在无法想象,在这样的兽潮下,十八皇朝,将会变成什么模样,又会有多少人丧命兽爪,变成可悲的孤魂野鬼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楚行云才会急促出声,想要遏制心魔的疯狂举动。
  
      被囚禁了如此之久,看来,你还是没有改变,依旧是满口道德的仁义姿态,真是让人看了就生厌。心魔冷笑一声,话音中充斥着鄙夷和不屑。
  
      我楚行云行事,素来存有底线,不像你,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,只会做出一些疯狂举动。楚行云低喝,他双手抓住黑光牢笼,却始终无法挣脱出来。
  
      疯狂举动?
  
      心魔被楚行云的话逗乐了,大笑几声后,他整张面庞倏然冰冷,盯着楚行云道:你觉得,现在,还有其他的选择?
  
      这番话,让楚行云目光微颤,却听到心魔继续道:第一,夏云青和季渊的出现,代表着神霄殿和大罗金门准备出手,要覆灭万剑阁,吞并两大宗域,而他们的死,会让这两大宗门含怒出手,到那时,万剑阁要如何抵挡?
  
      兽潮爆发后,十八皇朝将陷入混乱中,同时,也能隔绝神霄殿和大罗金门的消息,隐瞒夏云青和季渊的死,让他们迟迟不攻。
  
      第二,现在的十八皇朝,并不认可我的统摄,我无法接管皇朝权力,也难以搜刮皇朝资源,凝聚黑洞之奴,更无法救出流香。
  
      兽潮的出现,是一个契机,能展现出万剑阁的存在意义,并且一举瓦解残旧势力,收归所有资源,在最短的时间内,真正掌控十八皇朝。
  
      最为重要的是
  
      便在这时,心魔的话锋一转,声音低沉道:你我都知道,在未来几年后,十八皇朝,本就会经历一场兽潮浩劫,根本无法避免,现在,我只是利用亡魂之栖,提前引发了这场兽潮,这对十八皇朝的子民来说,又岂会是灾难?
  
      心魔这话说完,用一种可笑的目光看着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轮回千年,对于十八皇朝的未来之事,自然知之甚深。
  
      正如心魔刚才所说,未来几年后,十八皇朝的确将会经历一场兽潮浩劫,而这场浩劫,楚行云曾亲身经历过,场面之惨烈,简直触目惊心。
  
      也因为那一场浩劫,十八皇朝的子民,百不存一,甚至连万剑阁都险些覆灭掉!
  
      楚行云顿时陷入了沉默中,心魔则是摇了摇头,最后道:短短数年时间,兽潮将积累到极限,一旦爆发,必将毁天灭地,重演悲剧,我提前引发了兽潮,的确会死去不少人,但比起上一世的兽潮浩劫,危害却小了许多,死去之人,也更少。
  
      倘若不使用这个办法,你,要如何凝练黑洞之奴,又要如何救出流香?
  
      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野心,何其狰狞,楚行云都看在了眼里,莫说是此时的万剑阁,哪怕是全盛时期的万剑阁和星辰古宗,都无法抵挡住。
  
      只要两大宗门出手,万剑阁,将会瞬间被摧毁掉,差距太大了,根本无法阻挡。
  
      再者,心魔所言,也并非毫无道理。
  
      兽潮越是积累,就越是危险,倘若提前引动了这场兽潮,伤亡虽不可避免,却可以将危害性降到最低。
  
      对十八皇朝的子民来说,确实有益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咬咬牙,居然无法反驳心魔的话语,他紧了紧双手,沉声道:提前引动兽潮之后,数十年内,十八皇朝将再无兽潮之灾,但这样的办法,是一柄双刃剑
  
      够了!心魔冷声低喝,打断了楚行云的说话,只见他手一伸,黑光万重,将后者全身束缚住,再也无法动弹。
  
      他道:你的愚昧说辞,我一句都不想听到,我说过,为了救出流香,我任何事情都可以义无反顾的去做,哪怕与天相争,与地搏斗!
  
      更何况,随着兽潮的爆发,存在于亡魂之栖的虚浮火灵,也会因此受到滋养,从而不断发育成长,你难道不想知道,无上帝兵所孕生出的生灵,会有如何神效?
  
  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心魔的目光落在虚浮生灵上,眼眸中的魔光不断闪烁。
  
      经过细细研究后,他可以断定,这道虚浮火灵,衍生于亡魂之栖,确实拥有浓厚生机,只是,它现在仅为雏形,并没有完全的成熟。
  
      亡魂之栖引动兽潮之后,火灵可以通过焚灭灵兽,得到源源不绝的养料,并以此快速发育成熟,彻底展现出玄妙力量。
  
      而这股力量,即便是拥有千年阅历的楚行云,都不甚清楚,心中,不禁生出了强烈的期待之意感,想亲眼看到火灵成熟的那一幕。
  
      顿了顿,心魔的眼眸重回冰冷。
  
      他用余光瞥了楚行云一眼,阴冷道:最后我要声明一点,我虽为心魔,但我是从你体内剥离而来,代表着救出流香的强烈执念。
  
      吾之所思,实为汝之所想,吾之所为,便是汝之所念,因此,你没资格对我说三道四。
  
      当最后一道话音落下,黑光绽放,将楚行云彻底淹没掉,同时,黑光牢笼微微颤动,重新遁入了黑暗中,消弭得无影无踪。
  
      嗡一声!
  
      外界,楚行云的身体轻颤了下,他的双眸重新睁开,眉心处的漆黑剑纹蠕动,毫不掩饰的释放出魔意,重新蔓延而开。
  
      唯唯诺诺也就罢了,居然还如此愚蠢,真是笑煞我也!楚行云的面庞浮现一抹邪异弧度,目光骤冷,将手中的亡魂之栖送入了高空。
  
      落!
  
      一道低喝声吐出。
  
      但见楚行云手掌拍动,高空中的亡魂之栖轻颤,死亡火焰内,虚浮生灵不断跳跃,一缕焰光绽放而落,一化二,二化三,三化百千,瞬息扩散于山脉各处。
  
      当这些焰光完全散开后,整座古荒山脉各处,一道道兽吼声爆发开来,而且,这动静,越来越大,连大地都颤抖得愈发离开。
  
      山脉中的武者,都被这一异样所震惊,他们从来没有看过如此怪异的一幕,整座古荒山脉,都在颤抖,他们抬眼望去,骇然的发现,前方的一处密林,居然也颤抖起来,里面,仅有无数灵兽身影在闪烁。
  
      这一种气氛,很压抑,让所有武者都感觉心神一阵闷沉,仿佛很快就要有什么异象爆发,身体因此不由自主的感动颤栗。
  
      而且,这些武者没有察觉到,如此怪异的气氛,正以古荒山脉为中心,朝着其他山脉弥漫过去,那闪烁挪移的灵兽之身影,越来越暴戾,也越来越狂躁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站立在山脉之巅,眼睑微垂,将一切都收入眼底,面庞依旧无惊无喜,好似天地崩塌都跟他无关。
  
      此刻的他,心中一片冰冷。
  
      咻!
  
      身形掠上了高空,楚行云化为一抹流光,破空而去,自始至终都没有人发现他的存在,更不知道他的一切举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