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855章 心中无悔
    夜千寒的俏脸之上,本来充斥着担惊受怕,但她感受到小腹中的微弱生命之时,唯有发自真心的笑靥,幸福笑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次能瞒过师尊,实在惊险,但下一次,恐怕就是难上加难了。”忽地,夜千寒的柳眉紧锁在一起,神色有些无奈。
  
      须知,夜雪裳的修为,已达武皇之境,悟天地,知生死,根本不在话下,哪怕有一丝一毫的生命波动,她都能清楚感觉到。
  
      这一次,夜雪裳的注意力,全都聚焦于水流香的身上,所以,夜千寒动用了秘法,将小腹中的生命气息掩盖住,方才逃过一劫。
  
      随着腹中生命的波动越来越强,小腹隆起越来越高,终究会被夜雪裳发现,根本不可能继续隐藏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,只能在事情败露前,先行离开九寒宫了。”夜千寒满面愁绪,但,她并没有就此放弃,玉手不断抚过小腹,神态也变得愈发坚定。
  
      只是,在她做出这一动作的时候,丝毫没有发觉到,身后之处,那一扇由万古坚冰铸造而成的大门,忽然绽放出一道紫黑光晕。
  
      而那光晕内,居然有一张干枯而又阴冷的面庞,正缓缓浮现出来,干瘪嘴唇蠕动,吐出一道瘆人话音:“你以为离开了九寒宫,我就找不到你了?”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    听到这道话音,夜千寒的身体颤抖了下,幽紫瞳孔骤然紧缩起来,但很快,她身上暴涌出一股浑厚灵力,直然冲向了前方。
  
      “有用吗?”看到夜千寒的举动,那张面庞只是冷冷一笑。
  
      随后,那紫黑光晕颤抖得厉害,一张由冰霜凝聚而成的巨大手掌,出现在虚空中,由上而下,径自朝夜千寒压去。
  
      这冰霜巨掌的速度,不快,甚至可以说是缓慢,却仿佛蕴含着某种天地真谛,无论夜千寒如何逃窜,始终无法摆脱。
  
      顿时,轰隆隆的声音响起,冰霜巨掌压下,将夜千寒整个人都抓了起来,旋即,那冰霜巨掌的前方,浮现出一道佝偻身影,正冷冷盯着夜千寒。
  
      那佝偻身影,当然是夜雪裳。
  
      但见她脸上毫无表情,脚踏虚空,一步步靠近了夜千寒,当来到后者面前之时,她缓慢伸出干枯手臂,手掌张开,简直如同骷髅那般,全都是阴冷森然之气息。
  
      “师尊不要!”夜千寒大喊,身体想要挣脱束缚,但,站在她面前之人,是高高在上的武皇强者,只有阴阳修为的她,又岂能挣脱。
  
      夜雪裳将手掌贴在了夜千寒的小腹上,里面传来的生命波动,让她的面庞更加阴沉了几分,吐字如冰:“这孩子,是谁的?”
  
      自从夜千寒出关后,夜雪裳就注意到,前者的神态,很怪异,似在处处隐瞒着什么,本来,夜雪裳不愿理会,但久而久之,却有了意思好奇。
  
      因而,她暗中散发一丝气息,藏匿在夜千寒的身上,想一探究竟,只是她万万没想到,夜千寒隐藏之事,竟这般石破天惊。
  
      她,居然怀孕了!
  
      阴冷的气息,从夜雪裳身上散发开去,以她为中心,一切事物都化为了冰霜,刺痛着夜千寒的身心,但她死死咬着牙齿,根本不愿出声。
  
      夜千寒是夜雪裳之徒,更是九寒宫的圣女,她清楚知道,九寒宫门规,严禁弟子心生爱意,更不可与他人双宿双栖,若有违反,必杀之。
  
      至于孕育新生,更是门规大戒!
  
      一旦夜千寒将古星秘境的事说出,楚行云,必死无疑,就连跟楚行云有关系之人,也只是死路一条,祸及九族。
  
      试问,夜千寒又岂能说出楚行云!
  
      “你以为不说话,我就拿你没办法?”夜雪裳的脸色难看到极点,她紧了紧手掌,倏然,五指中,寒光渗出,就如五根银针般,深深刺入了夜千寒的灵海中。
  
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几乎在同一瞬,一道无比凄厉的惨叫声,从夜千寒的嘴中传出,她的身体,再度剧烈颤抖起来,白皙光滑的肌肤,竟结出了一层层薄冰。
  
      “你身为我的徒儿,九寒宫的圣女,却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,实在是愚蠢至极,现在,你立刻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,不然,我饶不了你!”夜雪裳又紧了紧手掌,顷刻,夜千寒的灵海被冻成了冰雕,周身经脉凝固住,寒霜带来的透骨之痛,几乎要将她逼疯。
  
      “师尊,千错万错,都是徒儿的错,你要惩罚徒儿,徒儿别无异议,但,孩子和他,都是无辜的,你前往……”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语未落,夜雪裳的干枯手掌,狠狠扇在了夜千寒的面颊上,直接把她整个人都扇飞出去,撞击在冰霜石柱之上,轰出一条条狰狞裂痕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个逆徒,触犯门规之后,居然还要包庇他人,你以为,我不敢杀你不成!”夜雪裳怒极,一步来到夜千寒面前,抓住她的玉颈,五指化冰,随时都能刺穿喉管。
  
      但是,夜千寒依旧没有说出楚行云之名,眼眸瞥过,不去凝视夜雪裳的双眼,双手死死护住了小腹,低声道:“师尊,孩子是无辜的,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闭嘴!”
  
      夜雪裳气得三尸暴跳,手一甩,将夜千寒架在了半空中,掌化爪,就要将这个逆徒开膛破肚,以泄心头只恨,肃清九寒宫之门风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到了如此地步,夜千寒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,甚至将双眼都闭合住,仿佛正在等待死亡的到来,双手轻抚着小腹,眼角处,一滴滴滚烫泪珠滑落。
  
      “逆徒,真是逆徒!”夜雪裳身体颤抖起来,她死死盯着夜雪裳,最后,却是将手掌收了回来,寒意散去,使得夜千寒有些疑惑的睁开了双眸。
  
      可就在这一瞬间,她的视野中,浮出一抹诡秘的漆黑光晕,光晕如镜,其内,竟是一处寒风裹天的冰窟,越往深处,那里就越是黑暗,让人不自觉的有种畏惧之感。
  
      “你可知,这是何处?”夜雪裳阴沉出声道,她别过身,根本不看夜千寒一眼。
  
      “徒儿知晓。”
  
      夜千寒点头,声音却是在颤抖:“此地名为绝寒古狱,是极北冰窟的一处死地,数千年来,但凡进入此地之人,身体,会受到寒风的撕刮,灵海,会受到冰霜的侵蚀,就连灵魂,也会受到永恒的禁锢,到最后,将会以无比痛苦的姿态死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,也应当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夜雪裳仍未看夜千寒一眼,可她的双眸却变得阴沉,指了指那道黑色光晕,神态无情。
  
      她道:“你若道出孩子的父亲是谁,我可以让你将孩子生下来,并且不伤你性命,相反,若你继续执迷不悟,你就带着你的孩子,以及那愚蠢的想法,活生生惨死在绝寒古狱之中!”
  
      “但凡是死在绝寒古狱之人,其灵魂,都要被冰封住,无法轮回,无法游荡,你又何必为了一个男子,白白断送自己的一生。”
  
      夜雪裳只想知道,孩子的父亲,到底是谁,但就在她说完这番话之后,夜千寒的身体动了,还是没有开口,莲步挪动,竟主动朝着绝寒古狱走去。
  
      “你敢!”
  
      夜雪裳猛然转过身,对着夜千寒大吼道:“你如果踏入绝寒古狱半步,日后,你就不再是我夜雪裳的弟子,我也绝不会出手!”
  
      啪嗒!
  
      听到夜雪裳此话,夜千寒的步伐,应声停了下来,见此,夜雪裳心中冷笑,刚欲继续说话,却看到夜千寒重重跪下了双膝。
  
      “千寒不孝,未能尽弟子之本分,师尊为我所做的一切,千寒会时刻记在心中,来世,我愿做牛做马偿还!”
  
      语落,螓首垂下,磕地。
  
      咚!咚!咚!
  
      连续三个响头磕下,夜千寒这才缓缓起身。
  
      只见她深深看了夜雪裳一眼,旋即,衣诀飘飞,径自迎着绝寒古狱中呼啸而来的凛冽寒风,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夜千寒,三叩谢师恩,愿孤身踏入绝寒古狱,以换楚行云之安宁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切,很苦,让她失去了所有,甚至还会因此付出生命的代价,但,她的心中,无悔……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