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861章 为战而生

      第861章为战而生
  
  
  
      话音戛落,大厅顿时陷入了死寂之中,旋即,一道笑声从武靖血的口中传出,回荡开去,丝毫不掩饰其中的嗤笑意味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让靖天军为主力,抵达大罗金门和神霄殿,从而争取时间,凝练黑洞之奴,办法倒是不错,但,未免有点异想天开了。”武靖血倏然止住笑声,望向楚行云的目光之中,早已布满冷意,哪怕十九尊黑洞剑奴在此,他亦是如此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楚行云,我的魂魄未消,得益于轮回天书,我的这具半人半傀之身,也是由你凝练而成,毫不夸张的说,我武靖血的这条命,是因为你,才得以存活,你生,我存,你死,我亡,但这并不能代表,我要臣服于你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相反,我武靖血从不臣服任何人,即便是高高在上的武皇强者,乃至传说中的帝境强者,都休想让我俯首称臣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武靖血挺起胸膛,身躯一颤,紫光破空绽放,化为了一尊庞大的极煞恶蛟,盘旋于他身体周围,气势骤变,瞬间凝聚至巅峰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我如此,靖天军也是如此,倘若你想指挥我,让靖天军沦为战争的牺牲品,我劝你还是收回这个念头,我和靖天军,为战而生,最终,也只会为战而亡!”
  
  
  
      随着最后一道话音落下,那尊极煞恶蛟武灵掠上高空,发出一道高亢长啸,武靖血深深看了楚行云一眼,岿然转身,就要大步走出庭院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等等!”楚行云立刻出声,然而,武靖血并未停下步伐,每一步都是无比坚毅。
  
  
  
      咻!
  
  
  
      眼看武靖血要离开庭院,便在这时候,一道破空声传出,让武靖血的眉头猛地皱了下,右手一挥,接下了一物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武靖血张开手掌,只见手心之内,静静躺着一张黑色卷轴,同时,楚行云的话音缓缓传来,道:“打开卷轴后,你自会明白一切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,武靖血神态微变,直接将漆黑卷轴打了开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张卷轴,上面绘有一张地图,地图内,存有些许标记,左右两侧的空白处,还书写着几段文字,很普通,并没有值得称道之处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可是,武靖血看到这张地图的时候,倏然屏住了呼吸,双瞳骤缩,细细凝望了过去,一文一字,一笔一画,都无比认真,生怕有所遗漏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卷轴所绘之地,名为雁翔关,是北荒域东西交界之处,倘若大罗金门和神霄殿要出手,势必会经过这里。”楚行云的声音适时响起,进一步解释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朝着武靖血走来,边走边说:“正如其名,雁翔关的地势,形如大雁飞翔,两翼为连绵山脉,脉长百里,山势陡峭而又险峻,唯独中间的山道,能畅通两侧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只要我们利用地势之优,提前一步布置防御工事,就能够形成以多打少的局面,从而不断拖延战机,为收归修炼资源提供充分的时间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武靖血身经百战,楚行云刚才说的话语,他自然能轻松听懂。
  
  
  
      雁翔关,属于边界重地,连接着东西两侧,唯独中间的山道,能够畅通而行,而这条山道,并不开阔,属于易守难攻之地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只要守住雁翔关,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庞大兵力,将无从发挥,相对的,万剑阁却能弥补差距,平衡双方的战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狭窄地形,不利于大军压境,却有利于靖天军的冲锋,三千剑器,为攻,三千星纹铠,为守,攻防为一体,绝非大罗金门和神霄殿所能抵挡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话音不止,依旧说道:“而这次兽潮镇压之后,我会将十八皇朝和十八古城的所有兵力,全部调派至雁翔关,一切听从你的调度安排,从而混淆对方的判断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不得不说,楚行云的计谋,堪称完美,依靠雁翔关的险要地势,强行阻拦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攻势,缓解战争压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且,他这一举动,将手中的战力,全都暴露了出来,很容易让大罗金门和神霄殿做出错误的判断,以为这就是楚行云的所有底蕴,从而放松警惕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我所做的布置,只是雏形,具体要如何调度,还需要详细规划一番。”楚行云说到这里,神态微微一变,话音也缓和下来,道:“至于你和靖天军,我从未有奴役之心,更未想过将你们当成牺牲品,随意驱使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昔日,你在齐天峰说的那一番话,引起了我的共鸣,正因如此,我才会耗费海量的石材锻料,将你炼成半人半傀之身,并且重铸三千靖天军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虽说你我之年龄,相差甚大,但江湖无岁,我早已把你当成出生入死的伙伴,你是如此,蔺前辈和墨前辈,也是如此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一道道话音,从楚行云的嘴中吐出,使得武靖血突然回头来,一双虎目沉下,不断有异芒闪掠而过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可以清楚感受到,楚行云的这番话,并非虚情假意,而后者也察觉到了这一凝视,没有闪闪躲躲,真挚迎上,嘴角含笑道:“这一战,如何,你是否有兴趣接下?”
  
  
  
      武靖血低下头,沉吟了许久,最后,他抬头回道:“我戎马数十年,以多打少之战,不再少数,但这一战,倒是颇有意思,我接下了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完,武靖血将漆黑卷轴收入了储物戒,也不多言,径直转过身,昂首走出了庭院,哪怕隔着很远,都能听到他那爽朗笑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看着武靖血离去的背影,楚行云也是一笑,神态略微感慨。
  
  
  
      在他眼中,武靖血就如同一头狼王,靖天军则是狼群,游荡于荒原之上,只为征战和杀戮而活,永不停歇,也不屑停歇。
  
  
  
      昔日,武靖血愿意留在齐天峰,只是为了和万剑阁一战。
  
  
  
      同样的,他不远万里奔赴星辰古宗,只为大肆征战,镇压十八古城的动乱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这一次,武靖血所要面对之敌,是更加强大的神霄殿和大罗金门,决战之地,在雁翔关,万中无一的征战重地。
  
  
  
      试问,为战而生的武靖血,又岂会放弃?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为战而生,为战而亡,上一世的我,何尝不是如此,但这一世,我只会为了流香!”
  
  
  
      在思索间,楚行云将双手负于后背,缓步来到了庭院之外,目光抬起,凝聚在渐渐西沉的骄阳上,双眸含芒,似乎在不断思索着什么。
  
  
  
      城外,兽吼震空,杀戮不消。
  
  
  
      城内,呼声嘈杂,一片混乱。
  
  
  
      但这些,都无法影响到楚行云,仿佛进入了一种玄又其玄的无我状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