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28章 焚
    夜穹之下,铁骑重重,杀气冲霄,直刺九天。
  
      十八万镇星卫,代代守护星辰古宗,身上所积累的杀气,可怕至极,直接将整座乾武皇宫都笼罩住,让皇宫内的人群感觉脑袋窒息,目光都是一阵呆滞,仿佛连恐惧都忘记了。
  
      血洗皇宫,不留一人活口!
  
      楚行云,他真的要大开杀戒,杀尽一切高官要员!
  
      啊
  
      一道尖锐的惨叫声音响起,却是如此的震撼人心,这一道声音仿佛在宣布,镇星卫对乾武皇宫的血洗,正式开始。
  
      当日,我曾给过你机会,你非但没有珍惜,还仗着自己掌握人才资源,妄想侵吞乾武皇朝。楚行云看着乾胤,冷声笑道:那时我的离开,不是妥协,更不是无奈,而是感叹你的愚蠢,今日这一幕,命该如此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之言,句句灭心,在乾胤的脑海中不断回荡,他狠狠咬着牙,刚欲出声反讥,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,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底气。
  
      此时此刻的楚行云,武,拥有万剑阁和十八万镇星卫;文,拥有十八万青年学子,同时,还得到了百姓民众的拥护和支持,万民载道,声声衷心。
  
      相比之下,他不仅什么都没有,甚至随时随地都可能被楚行云所杀。
  
      凄厉的惨叫声音不断传出,朝着四面八方弥漫开去,充斥于尊武城各处,甚至连城外之人,都能够清晰听闻。
  
      无数百姓民众奔赴过来,亲眼目睹着这一场血腥杀戮,十八万镇星卫,冲杀于乾武皇宫,毫无顾忌,杀伐无情。
  
      洛云阁主,我愿意反省自己的过错,我愿意加入万剑阁,为你所驱使。这时,有一人朝着楚行云冲来,眼眸中弥漫着希望之光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冷漠的扫视那人一眼,嘴唇张开,仅是轻吐出两字:晚了。
  
      刚才,楚行云未唤出十八万青年学子,这些高官要员的嘴脸,是何其的丑陋,狰狞,大肆嘲讽楚行云,觉得楚行云是莽夫,根本不惧。
  
      而这刻,他们终于知道,楚行云此次来到尊武城,是为了复仇而来,也是为了肃清而来,不会再顾首顾尾,要用铁血手段,扫清一切阻碍。
  
      因此,有些人怕了,慌了,想要通过求饶,换取自己的性命,天下间,哪有这样的好事。
  
      正如楚行云所说,一切都太晚了。
  
      咻一声!
  
      在那人的面前,一匹铁骑呼啸而过,锋锐兵刃直接斩断了对方的头颅,一捧血柱冲天而起,染红长空,那人的双眸依旧睁得巨大,好似在后悔,又好似在不甘。
  
      你当着百姓民众的面前,肆无忌惮的杀戮,还要血洗皇宫,难道你就不怕这些百姓民众的心中,都对你存有怨恨和恐惧吗!
  
      又是一道声音传出,只见十余道身影从地面上跃起,他们怒指着楚行云,宛若在谴责楚行云的罪行,声嘶力竭的吼道。
  
      腐朽不灭,难获新生,这座乾武皇宫,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,从我重归十八皇朝的那一刻开始,这天下便是天下人的天下,而你们,注定会被这个时代所抛弃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声音冰凉,目带魔光。
  
      语落间,屠戮依旧在继续,惨叫声,嘶吼声,乃至求饶声,此起彼伏,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此魂归九泉,鲜血染红了皇宫,更染红了地面。
  
      如此血腥的一幕,没有人能够保持平静,周围人群的面庞变得苍白,心神一阵震颤,但,他们并没有阻拦,而是咬着牙,默默凝视着屠杀之景。
  
      就连曾经的乾武君王,乾绍,他也没有多说半句言语,亲眼看着耸立了数百年的乾武皇宫坍塌下去,一具具尸体血染宫宇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切的起因,都是由乾胤等人亲手种下,此刻,因果循环,报应袭来,这些人就要用性命和鲜血,来承担相应的恶果。
  
      倘若今日,楚行云动了恻隐之心,饶过了他们的恶行,那么日后,这些人利用这一点,再度扰乱乾武皇朝的安宁,乃至引发一场滔天混乱,因此而遭殃的百姓民众,将更多,下场,也将更为凄惨,后果难以想象。
  
      区区一座乾武皇朝,都无法平定,试问,楚行云要如何平定其余十七座皇朝,又要如何统摄十八古城,集合两宗之力,抵御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侵袭。
  
  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焉能踏上九寒宫,将水流香安然救出?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宫墙坍塌的声音绽放,在十八镇星卫的冲锋之下,皇宫内的人群全部躺下了,他们的鲜血汇聚成河流,染红了每一寸土地,那惨叫声音也逐渐消弭,回归于死一般的寂静。
  
      现在该轮到你了。楚行云眼中魔光刺目,使得乾胤的面庞苍白无比,他知道,楚行云是在玩弄他,让他亲眼看着乾武皇宫被毁灭,亲眼看着他依仗的人才资源消失于眼前。
  
      看来,我今日是难逃一死了。
  
      乾胤讪笑一声,他凝视着楚行云的双眸,突然变得疯狂起来,对着下方的人群吼道:你们莫要被洛云所蛊惑,此人奸诈,绝非明君之选,若你们现在反悔,或许还来得及!
  
      语出,语落。
  
      站立在下方的人群,不言,更不语,而是用一种嗤笑目光看着乾胤,犹如在看待一名愚蠢之人,更像在看待一名可悲之人。
  
      时至此刻,乾胤居然还想挑拨离间。
  
      像你这种人,即便是死后,魂魄都没有资格回归九泉。楚行云淡淡的说了一句,只见他张开手,亡魂之栖浮现,代表着死亡的幽绿火焰冉冉升起,照亮了乾胤的惊恐面庞。
  
      去!
  
      一言轻吐,顷刻间,一抹幽绿火焰绽放开来,将乾胤的身体笼罩住,让他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凄厉惨叫声,身体从高空坠落而下,跌入了变成废墟的皇宫之中。
  
      呼呼呼!
  
      森幽诡异的死亡火焰弥漫,接触到地面上的尸体,立即熊熊焚烧起来,鲜血被蒸干,碎岩被焚毁,就连大地都因为这股火焰而变得荒败,被焚尽一切生机。
  
      很快地,整座皇宫全部都被火焰笼罩,沐浴在了极致的死亡之中,妖异的绿色火光摇曳,让夜空更显得瘆人,只有楚行云眼中的冷冽魔光,在不断的跳跃,闪烁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一幕,深刻烙印在了人群的脑海深处,他们的心,也跟随着这团火焰在摇曳,默默诉说着今夜发生的一切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