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32章 兵临城下
    雁翔城坐落于重重山脉之间,城域数十里,百姓民众五十余万,乃是一座边陲小城,由于背靠雁翔关,故而得此名。
  
      自古以来,雁翔城就是军事重城,城墙高达百米,通体由坚硬的黑金石浇筑而成,城内,防御工事无数,民风彪悍,可谓是人人皆兵。
  
      而此时,一片漆黑浓重的乌云飘来,将整座雁翔城笼罩在内,虽是盛夏,但空气带着几分凉意,一股狂风扫过,卷起了滚滚黄沙,吹拂在人的身上,竟有种不寒而栗之感。
  
      在虚空中,屹立着三道身影。
  
      一者,身穿粗劣麻衣,背脊佝偻,面庞遍布着皱纹,乃是一名老者;而另一者,则穿戴狰狞的紫黑重铠,背负方天画戟,胄缠血色披风,发出着猎猎声响。
  
      至于最后一人,一袭青袍打扮,头戴冠巾,手挥羽扇,一拂一扇之间,似能搅弄一方风云,就连天地灵力的流转速度都变了,甚是奇异。
  
      这三人,赫然是蔺天冲、武靖血和墨望公。
  
      三人的下空处,是漆黑高耸的百米城墙,而在城墙之下,便是黑压压的守城将士,百人为队,千人成列,共计十万之众,整整齐齐的伫立于地。
  
      这十万余人,无一丝声响发出来,使得空间透出令人窒息的沉重气息,他们无不是凝目直视着正前方,肃穆面庞之上,隐约闪掠出滔滔凶焰。
  
      雁翔城的前方,为一片广阔无垠的荒地,狂风袭过,黄沙漫漫,而在视野的尽头之处,一股庞大的漆黑之影压迫而来,一重接着一重,踏步如浪,让大地都在此刻颤抖。
  
      细细凝望过去,那股漆黑之影竟是一支支军队,一支为十万人,共有三十六支,分别站立于东南西北四大方位,他们踏着黄沙而来,气势无前,俨然如同一座移动要塞,哪怕只是远远直视,都令人难以喘息。
  
      啪嗒啪嗒啪嗒
  
      三百六十万精兵踏步,声若惊雷,且速度极快,每一人身上都沾染着鲜血,血腥味夹杂在狂风之中,还未抵达雁翔城,就让十万守城将士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。
  
      局势恐怕不妥。
  
      一道细微的凝重声音,从武靖血的嘴中吐出,让蔺天冲和墨望公的目光微微凝固,视野中,武靖血的双眉紧紧蹙起,整张面庞显得无比难看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盯着前方压迫过来的三百六十万精兵,吐字沉重道:大罗金门和神霄殿连夜发动袭击,一夜连逼百里,此刻,他们仍未显露出任何颓势,还要进一步逼近,看来他们是想直接攻破雁翔城。
  
      敌军共有三百六十万,军备精良,而我们仅有十万之众,虽有城墙抵挡,但如果任由他们发起冲锋,恐怕连一刻钟时间都抵挡不住!武靖血从军数十载,戎马一生,很快就判断出了敌我双方的实力差距。
  
      三百六十万精兵,数目太庞大,而且皆为地灵境界,一旦发动冲锋,可谓是毁天灭地,区区一座雁翔城,根本无法阻拦,要被轻松冲破。
  
      兵书言,军者,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要想阻拦对方的攻势,必须消磨他们此刻的锐气,方有一丝阻拦机会。墨望公同样表情凝重,言语前所未有的深沉,这刻,敌军相距雁翔城仅有三十里,倘若再不阻拦,他们根本没有抵挡之力。
  
      既然如此,你们两人继续留在这里主持大局,我这就去走上一遭。蔺天冲这时踏步站了出来,他也不等武靖血和墨望公的后话,嘴中发出一道朗笑,周身暴涌出雄浑灵力,直然掠向了前方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蔺天冲掠身之际,风云骤变,那片漆黑厚重的乌云内,竟有一道道蓝紫电光渗透出来,雷光落于蔺天冲的周身,将他化为了一尊展翅翱翔的雷霆玄鹰之影,穿梭于虚空之中,仅片刻,就立于三百六十万精兵的上空处。
  
      区区地灵之人,也敢犯我万剑阁,立刻给我退去!蔺天冲吐字如针,话音刚落地,好似整片天地都感觉到了蔺天冲周身散发出来的怒火,乌云翻滚,雷电嘶鸣,一条条粗大如水缸的雷霆闪掠不休,宛若引来了雷神之怒。
  
      万雷灭世!蔺天冲长啸一声,倏然间,虚空惊天颤动,一道道雷光从乌云中探了出来,如蛇,又如鹰隼,将一寸寸长空撕裂掉,直奔三百六十万精兵而去
  
      那雷光刺目,仿佛是千百道光河倒挂下来,驱散了乌云笼罩的黑暗,入目处,唯有滔天电光和无穷无尽的杀意。
  
      身为六劫涅槃修为的蔺天冲,一举一动,皆可影响天地虚空,这万千雷光落下,下空的三百六十万精兵脚步一窒,无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,被这一幕所深深震撼到。
  
      但就在这时,庞大军队中,突然暴吼出一道震耳军令:举盾!
  
      刷拉!刷拉!刷拉!
  
      几乎在同一刹,三百六十万精兵眼中的惊诧散去,手一翻,纷纷将厚重的盾牌举起,重重盾牌相连,好似化为了一堵庞大盾墙,一抹浑重的土黄光华升腾而起,居然毫不畏惧的迎上了千百道灭世雷光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响起,雷光与盾墙碰撞,恐怖的灵光犹如水波朝着四面八方漫去,但见凶威无穷的雷光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下去,一道道雷霆炸裂,虽能将盾墙撕开一抹裂缝,却始终难以将其轰然撕开。
  
      待最后一抹雷光消散于无,视野中,庞大盾墙显得有几分破落,但凡裂缝之下的精兵,尽皆身死,而裂缝周围之人也是身受重伤,浑身染血。
  
      但即便是如此,这些雷光造成的杀伤力,不强,仅有百余人死去,千余人受伤,而这个数目对三百六十万来说,简直是微乎其微,根本未能阻拦对方的霸道攻势。
  
      看到如此一幕,蔺天冲皱紧了双眉,正当他想要继续出手的时候,下方,震耳军令声再度响起:挥刀!
  
      顷刻间,三百六十万精兵齐齐收盾,手掌翻动间,刀光匹练,疯狂朝着天穹直冲而去。
  
      一抹刀芒,算不得起眼,但三百六十万抹刀芒同时绽放,其声势,撼天,居然要远远胜过蔺天冲的雷霆之势,所过之处,连天地都被撕开一道道颀长裂痕。
  
      可恶!蔺天冲恨恨咬牙,身形化为雷霆,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惊天刀芒的威胁,他目光一扫,却见又有刀芒掠来,一抹接着一抹,漫山遍野,犹若永无止境。
  
      神霄殿和大罗金门果然有备而来,举盾迎敌,灵力化墙,能够轻松化解我的攻势,同时,还能挥刀斩空,释放出千百刀芒,如此攻防转换,堪称是完美,恐怕连武皇强者都无法湮灭掉这支狼虎之军。
  
      蔺天冲化为一抹虚幻雷鹰之影,在虚空中不断躲避着对方的攻势,躲避间,他不断爆发出灭世雷霆,却始终无法消磨掉对方的锐气。
  
      此时此刻,双方相距不过十里,倘若攻势再不奏效,局面必将危险重重!蔺天冲死死盯着下方,神态越发感到焦急。
  
      却不料在这时,他的后背处,毫无征兆的响起了一道淡漠如冰的阴森话音,寒声道:此刻连你都自身难保了,居然还有闲工夫管别人?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