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33章 早有埋伏
    第9章早有埋伏
  
      “找死!”
  
      在这道话音响起的瞬间,一道冷哼声从蔺天冲的嘴中吐出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双手化爪,猛然向后方抓去,蓝紫电弧瞬息炸裂,居然比烈日还要刺眼,耀目,爆鸣声震耳欲聋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对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蔺天冲的出手,早一步向后闪去,妙到毫巅的避开了雷霆利爪,脚步连连后撤,退至百米之外,方才稳住身形。
  
      “传闻言,蔺前辈性情暴躁,一言不合,便会大打出手,今日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一道略带嘲讽的话音响起,言语间,似乎并没有把蔺天冲放在眼里。
  
      说话者,乃是一名身穿紫金锦袍的中年男子,五官硬朗,身材挺拔,眉宇间闪烁着一丝阴蛰,手中还轻托着一尊金色古钟。
  
      这尊古钟,自然是神霄殿的至宝——神霄古钟。
  
      而这名锦袍男子,赫然正是神霄殿殿主——顾玄枫。
  
      在顾玄枫的身旁处,还站立着一名背负长刀的青衣男子,此人相貌狂野,气息夹杂着霸道之感,双眼冷冷盯着蔺天冲,居然绽放出熊熊战意。
  
      此人名为林元离,大罗金门之主。
  
      看着眼前的两名势力之主,蔺天冲丝毫不惧,眼眸渐渐沉下,低喝道:“你们两人的修为皆是四劫涅槃,何来勇气大放阙词,真是笑煞我也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蔺天冲脚步一跨,雷霆电光垂落,立即笼罩着顾玄枫和林元离,这些电光隐隐透出毁灭之气息,每一缕都饱含杀意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,眼看这些电光要轰向两人的时候,一抹金光突兀绽放开去,神霄古钟从顾玄枫的手中升腾而起,将重重电光镇封住,再也无法逼近半分。
  
      “蔺前辈此言真是有趣,你茕茕一人,独自面对着三百六十万精兵,口中所说的一言一语,何尝不是大放阙词,现在,你反过来教训我们,这才显得可笑吧?”顾玄枫反讥笑道,语锋也是尤为犀利。
  
      蔺天冲的修为很强,已达六劫涅槃之境,可是,纵使他个人的实力再强,面对着三百六十万精兵,也是无可奈何。
  
      刚才之景,就是最好的说明!
  
      蔺天冲依靠着雷霆之威,的确能造成杀伤,但三百六十万精兵同时举盾,便凝聚出浑厚盾墙,轻松抵挡九成力量,死伤可谓是微乎其微。
  
      更何况,此刻林元离和顾玄枫同时出现在了这里,两人的实力皆不弱,达到四劫涅槃,相互联手之下,蔺天冲处处受限,难有丝毫作为。
  
      “老夫的所作所为,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小辈来指指点点!”蔺天冲脸上暴涌出怒意,他周身裹挟着万千雷霆,右手一探,刚欲出手的刹那,下空,二十余道身影破空袭来,每人身上释放出灵力,好似把整片天地都扭转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蔺天冲目光微微一颤,这二十余人皆是阴阳修为,他们刚稳住身形,一道道灵力便是席卷而开,隐约凝聚出了一座诡异灵阵,居然压制住了漫天神雷。
  
      “蔺天冲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!”林元离发出哈哈大笑,他右臂一颤,罗生古刀出鞘,金色刀芒破空而起,瞬息化为古老而又庞大的大罗刀魂,浑身上下,尽皆远古之刀意。
  
      同时,顾玄枫也出手了。
  
      只听到轰隆隆的声音响起,以顾玄枫为中心,一股浩瀚的镇封力量压迫下来,不仅束缚住整片天地,就连蔺天冲也感觉灵海一阵僵硬,无法随意运转灵力。
  
      感受到了对方的杀意,蔺天冲心中暗叫一声不好,但他还未有所动作,对方出手了,一抹又一抹灵光绽放,将虚空都寸寸湮灭掉,直逼他的周身要害。
  
      “给我滚!”蔺天冲低声怒吼,庞大的雷霆玄鹰虚影浮现,爪绽雷光,却始终无法撕裂神霄古钟的镇封之力,仅一瞬,就被漫天灵光所淹没,好似随时都会消散。
  
      距离此地不远的虚空中,墨望公看到蔺天冲陷入埋伏之中,眼眸猛地颤抖了下,嘴巴轻轻开启,遽然发出一道冷哼声音。
  
      随后,他右手缓缓升起,虚空内,风云骤变,一缕缕黑光席卷而来,最终化为一柄无比庞大的漆黑重锤,锤身上,还印刻着万千道晦涩难懂的上古铭文,似魔,而非魔,甚是奇妙。
  
      “心魔丛生!”墨望公对着虚空猛然一握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爆发,那柄无比庞大的心魔锤被挥动起来,一落,一颤,宛若融入了滚滚狂风之中,悄无声息的轰落在下方每一人的心神最深处。
  
      嗡一声!
  
      三百六十万精兵目光颤抖了下,双眼空洞,毫无意识的停下了脚步,就连虚空中的一众阴阳强者,以及林元离和顾玄枫两人,也是愣在了原地,呆若木鸡。
  
      蔺天冲并未收到心魔锤的影响,他扭头看了墨望公一眼,旋即,雷光再度绽放,划过滚滚长空,头也不回的奔向了雁翔城。
  
      在这短短一刹间,那些被心魔锤影响之人苏醒了过来,他们看到蔺天冲挣脱了神霄古钟的束缚,表情都是凝固在了那里。
  
      他们根本没有想到,除了蔺天冲和武靖血之外,雁翔城内,居然还隐藏着一名强者,能够遏制住他们的进势,将蔺天冲救出生天。
  
      林元离和顾玄枫的表情无比阴森,他们费尽心思的布下陷阱,眼看就要得手之时,却横生出如此变故,两人都是沉下目光,冷冷朝雁翔城扫视过去。
  
      高大城墙上,蔺天冲身上的滚滚雷光散去,刚一落地,他的额头上,立刻渗出密密麻麻的细汗,心中仍是有些余悸。
  
      刚才,他太大意了,居然中了对方的圈套。
  
      很显然,林元离和顾玄枫早已摸清了他的性情,并布下了重重陷阱,要将他围杀于眼前。
  
      倘若不是幸亏墨望公出手,他纵使能够找到一线生机,恐怕也要身受重伤。
  
      “没事吧。”墨望公急忙走了过来,他见蔺天冲无碍,心中轻轻松了口气,随后他猛然转过身,对着武靖血道:“经过刚才的心魔冲击,对方的攻势已经被阻拦了些许,我们恰好可以抓住这个机会,立刻撤离雁翔城。”
  
      墨望公的言语很决绝,仿佛不允许任何人反驳。
  
      从刚才的种种判断,对方此次侵袭,做足了一切准备,不管是列兵,还是手段,亦或是陷阱,一环接着一环,堪称完美无缺。
  
      但反观他们,将士十万,仅拥一城,而在高端战力上,双方更是相差无几,要想阻拦下对方的冲锋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  
      听到墨望公的话,武靖血脸上表情凝重,但在心中也是暗暗同意,他深吸一口气,正当要发号施令之时,正前方,三百六十万精兵的冲锋速度突然加快,无限逼近了雁翔城。
  
      “列锁道,直接杀入城内,不留一人活口!”亲眼看着蔺天冲逃离后,林元离心中憋着滔天怒气,一开口,话音如震天巨响,清晰传到每一人的耳中。
  
      顷刻间,处于最前列的一万精兵同时抬起了右臂,灵力绽放,他们臂腕上的袖囊内,一根根散发出寒芒的漆黑铁索冲天而起,锁尖锋锐,接触到高大城墙,立即深深刺入了进去。
  
      一人,一根铁索。
  
      一万精兵,便是整整一万根铁索。
  
      在十万守城将士的诧异注视下,一根根铁索相互逼近,最后俨然化为了一片铁索大道,将城墙和地面连接了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