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39章 血腥屠城
    如今的雁翔城,已无当日的繁荣,目光所及之地,所有的高楼亭台变成了废墟,残岩断壁散乱,砂石无数,处处充斥着衰败气息。
  
      在地面上,血污瘆人,到处都沾染着鲜血,残肢,乃至是一具具冰冷尸体,显然精兵入城的时候,爆发了一场混乱,过程极其血腥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这些,蔺天冲仅是一眼扫过,这刻,他的目光落于雁翔城中央,因为震撼和惊愕,连呼吸都屏息住了,发不出丝毫声音。
  
      视野中,那片衰败混乱之地,无数的百姓子民聚集在那里,他们的衣衫褴褛,面容恐慌,正朝着四面八方疯狂窜去。
  
      说是奔窜,更像是逃窜,他们一边狂奔,一边发出凄厉哀嚎声音,就算跌倒在地,也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,双手双脚并用,在地面上拖拉出一道道痕迹。
  
      而在这些百姓子民的身后处,则是貌若豺狼的凶残精兵,他们犹如一道道洪流,将数以万计的百姓子民切割开来,嘴中还不时发出兴奋的长啸声。
  
      精兵的速度极快,闪烁跳跃间,很快就追上了百姓子民,他们一言不发,全力催动着手中长刀,疯狂无情的斩断掉百姓子民的头颅。
  
      噗一声!
  
      每一道落下,都有一人毙命,他们的刀,很凌厉,丝毫不拖泥带水,任由滚烫鲜血染湿重铠,眼睛眨都未眨一下。
  
      待杀满一百人后,精兵们立刻收刀,旋即,立刻有其他精兵冲上前来,继续疯狂砍杀。
  
      这些精兵来自大罗金门。
  
      众人皆知,大罗金门专修刀法,为了磨练出霸道刀意,大罗金门之人往往会大开杀戒,以杀入道,以杀悟刀。
  
      而此刻,他们正是将这些百姓子民当成了磨刀石,在全力磨练刀意,领悟刀意。
  
      谁斩杀百人的速度越快,刀法也就越凌厉,所能领悟出来的刀意,也就更加霸道,一时间,这些人宛若堕入了疯狂之中,双目赤红,唯有几近癫狂的杀戮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在另外一侧,有些精兵则是冲到百姓子民身前,掌心蓄力,将狂暴灵力直接没入这些人的体内,并操纵灵力在经脉血肉中不断的游走,奔掠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举动下,那些百姓子民立刻发出了凄厉哀嚎声,因为强烈的痛楚,整张面庞变得扭曲起来,全身皮肤开始渗血,模样极其瘆人。
  
      但,他们越是痛苦,狼狈,那些精兵就越感觉兴奋,当灵力凝聚到某一程度,他们猛然发力,将灵力彻底引爆掉,将百姓子民的身体硬生生炸裂掉。
  
      噗噗噗噗
  
      鲜血喷洒而出,残破血肉跌落到地面上,画面令人触目惊心,甚至,这些血污沾染到了精兵的身上,但他们却是丝毫不在意,而是发出一道又一道兴奋笑声,身形一掠,再度杀向了其余的百姓。
  
      这些精兵,大多来自于神霄殿。
  
      神霄殿之人,自诩神之子民,将其他人看成是低等种族,异类。
  
      在他们的眼中,这些百姓子民,跟家禽牲畜没有任何的差别,每一次出手,都只是为了单纯寻乐,根本不会有丝毫的负罪感。
  
      这些举动,不过是冰山一角。
  
      有些精兵心中爆发出杀意,逢人便斩,刀刀狠辣,却没有将这些人直接杀死,而是任由他们哀嚎,嘶吼,流血,乃至痛哭,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流尽最后一滴血,悲惨凄厉的死去。
  
      有些精兵则是淫邪之人,他们将无数女子驱赶到一处角落,撕裂其衣物,不分昼夜的凌辱,而那些女子死后,就直接陈尸荒野,视若无物。
  
      而这些女子,大部分正值妙龄,她们清秀的面庞上,或是沾染着污秽,或是沾染着鲜血,亦或是深埋在黄土中,横尸于野,化为了一道道凄厉之冤魂。
  
      甚至乎,有些女子不愿遭受屈辱,直接出手自尽,但,就在她们尸体倒下的一刻,仍是会有无数精兵狂奔过来,继续做出无耻举动!
  
      就这般杀戮,未免显得有些无趣。这时候,一道阴厉声缓缓响起,在这片凄厉无尽的哀嚎声之中,竟是如此的刺耳。
  
      说话者,乃是顾天骄。
  
      他此刻站在废墟中,脚下,一具具尸体平铺着,全都是残尸,死状尤为恐怖,显然在身死之前,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折磨,含怨而死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甩了甩沾满鲜血的手掌,身形一掠,来到了林净轩面前,这刻,林净轩手持长刀,正疯狂屠戮百姓子民,双眸已经被鲜血染成了赤红颜色,犹如来自地狱的无情猎手。
  
      雁翔城的百姓子民众多,一昧的屠杀折磨,只会让人越来越乏味,不如,你我来一场比试?顾天骄嘴角带淡笑,但这一抹笑容,却比魔鬼还要残忍。
  
      比试?林净轩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颇有兴趣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你我从此刻出手,从城头到城尾,全力屠杀百姓子民,谁最快杀满一万人,即可获胜,你觉得如何?顾天骄的语气从容,好似在诉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  
      这比试倒是有点意思。林净轩眼中闪过异芒,刚答应下来,他就迫不及待的握紧了长刀,猩红舌头伸出,颇为急促的舔了舔嘴唇。
  
      两人相视一眼,短暂的沉默后,几乎在同一瞬,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奔掠出去,身上,属于阴阳强者的气息爆发出来,疯狂杀入了恐慌人群之中。
  
      噗噗噗!
  
      接连不断的闷沉声音响起,他们经过之地,一片片人群无力倒地,即便是死后,这些人的双瞳依旧睁得巨大,充斥着恐惧,不甘以及怨恨。
  
      无比血腥的一幕幕,毫无掩饰的印入蔺天冲的眼中,即便他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,这时候,也是面色苍白,表情完全凝固住。
  
      眼前之景,太血腥,简直可以说是病态,癫狂。
  
      这一声声哀嚎,来自于百姓子民的灵魂最深处,充斥着无尽的绝望和怨恨,比之于杀伐战场,残忍了千百倍,甚至已经不能说是屠杀,而是虐杀,无所不用其极的无情虐杀。
  
      这些百姓子民已经没有反抗之力,但他们仍要大肆屠戮,难道,他们的心中,连一丝悲怜都没有吗?蔺天冲心中暴涌出怒意,双手握紧间,迸起了一根根狰狞青筋。
  
      正当他准备进一步深入雁翔关之时,忽然地,他发现了一个怪异现象。
  
      这些精兵疯狂屠戮百姓子民,手段无情,招招狠辣,然而,他们面对着老弱妇孺,却没有狠下杀手,而是直接跃过,转向追杀其他之人。
  
      不仅仅是这些精兵,就连要杀满一万人的顾天骄和林净轩,也同样是如此,不杀老弱妇孺,举止可以说是小心翼翼。
  
      雁翔城共有四十余万人,守城将士为十万,总计五十余万,而这些人不仅不杀老弱妇孺,还将他们聚集了起来,这到底是蔺天冲忖着下巴,认真揣测着眼前的古怪异象。
  
      毫无征兆地,一道灵光在脑海中突兀闪过,让满头雾水的蔺天冲好像明白了什么,嘴巴轻启,缓缓倒吸一口凉气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