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45章 天地不容

      第945章天地不容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万剑阁和星辰古宗,总归存在了数千年,最后居然落到一个毛头小子的手中,实在是让人唏嘘,也正因如此,我们才能这般轻松的吞并十八古城和十八皇朝。”大罗金门的宗祖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话音感慨的说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待我们执掌十八古城和十八皇朝,就能够集合四大宗域的惊人气运,一举突破至武皇境界,到那时,你我必能战胜九寒宫之主,完成统一北荒域的宏图大业!”神霄殿的宗祖眼眸闪烁精芒,话音更是铿锵有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两人相互对视,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自信神色,脸上的笑意愈发浓厚,可就在两人自得意满之时,毫无征兆地,他们似乎感觉到了什么,身体狠狠颤抖了一下。
  
  
  
      噗!噗!
  
  
  
      几乎在同一瞬间,两人张开嘴巴,吐出了一口鲜血,整张面庞也变得苍白不已,身上的气息,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着,犹如云雾般,消逝于天地之间。
  
  
  
      更令人感到惊骇的是,除两人之外,整一座浩瀚宫殿,整一座庞大山脉,乃至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庞大宗域,都弥散出一股虚无缥缈的气息,渐渐虚无,缓缓消散,变得越发微弱。
  
  
  
      然而,这一股气息的散去,没有任何人能够感觉到,只有他们两人可以清晰看到,并且因此睁大了双眸,脸上暴涌出难以置信之色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,你我身上的气运,为何突然消失了,还有,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气运,居然也在不断消散!”大罗金门的宗祖失声惊呼道,在此刻,他完全没有身为半步武皇的傲然姿态,神态惊恐万分,六神无主。
  
  
  
      神霄殿的宗祖同样惊慌,更甚者,他脸上还浮现出一丝绝望之色,笼罩着全身的天地之力完全不受控制,居然在疯狂扭转,翻滚,直接压迫到了他的身上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此战之前,你我曾多次推算过,这一战,所有的气运都加持在大罗金门和神霄殿身上,虽说会有些许风险,但只要你我同时出手,秉气运而行,最后必将大获全胜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如今,三百六十万精兵即将突破雁翔关,一切也都按照计划行事,为什么,为什么你我身上的气运消失了,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气运也在消散,好似被天地所抛弃了!”
  
  
  
      大罗金门的宗祖不断惊呼,整张面庞都变得扭曲,他死死凝视着神霄殿的宗祖,脸色疑惑不解之余,更多的,仍是绝望,深深的绝望。
  
  
  
      所谓气运,来自于茫茫天地之间,乃是天地的无上意志。
  
  
  
      对普通修者来说,气运,很是飘渺,看不见,摸不着,但对于武皇强者来说,气运,却是赖以生存的重要之物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武皇强者能够改变天地规则,影响天地运转,从某种程度上说,他们,已经融入了天地之中,成为天地的一部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倘若天地排斥他们,那么,他们身上的气运就将彻底消散掉,不留一丝一毫,甚至还会因此遭到反噬,身消道陨,灰飞烟灭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此时此刻,这两人的气运,突然消失了,这赫然说明,天地已经剥夺了他们的气运,排斥他们的存在,甚至还要湮灭他们,让他们回归天地。
  
  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响起,这刻,两人的身上燃起了熊熊火焰,一接触到皮肤和血肉,立即让他们发出无比凄厉的哀嚎声音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火焰,呈现乳白颜色,为审判之火,源于天地之初,任何生灵,任何事物,都无法抵挡,只能任由它疯狂灼烧,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两位宗祖身上的气运被剥夺,面对着审判之火,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,他们不断哀嚎,疯狂挣扎,妄想能求得一现生机。
  
  
  
      奈何,他们身上的审判之火越发高涨,已经笼罩住了他们周身,就连灵魂也不能幸免。
  
  
  
      嗡!
  
  
  
      审判之火剧烈焚烧着两人的灵魂,一缕缕湮灭间,两人的脑海中,陡然浮现出了一抹光影,越来越清晰,最终铺展在他们眼前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抹光影,居然是经历屠戮之后的雁翔城,那里,城墙崩塌,处处化为了废墟,断岩碎石上,一具具冰冷尸体平铺着,或是衣衫褴褛,或是尸首不全,惨象骇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废墟中,一名中年妇女踉踉跄跄的向前奔跑着,她手中牵着一名十二三岁的孩童,两人脸上充斥着恐惧和绝望,脸颊上,两行泪痕刺眼。
  
  
  
      桀桀……桀桀……
  
  
  
      一道狰狞的怪笑声从后方响起,传到中年妇女的耳中,犹如恶魔之音,惊得她瞳孔骤缩,发了疯似的向前狂奔。
  
  
  
      然而,她还未踏出几步,一道冰冷刀光从后方掠来,撕裂长空,准确无误的落在那名孩童身上。
  
  
  
      锵!
  
  
  
      铿锵声中,长刀瞬间从后背,洞穿了孩童的胸膛,将他死死的钉在了路旁的一棵古树上,滚烫的鲜血喷涌而出。
  
  
  
      看着被钉在树上,只抽搐了几下便颓然软掉的孩子的尸体,只一瞬间,那女人就彻底的傻掉了,双眼变得无比的空洞。
  
  
  
      噗通……
  
  
  
      丢了魂一般,中年妇女颓然跪在了地上,仰望着灰暗的天空:“老天爷!你睁睁眼,你睁睁眼吧!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老天睁眼?”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中年妇女的话音,身后的大罗精兵发出嘲弄的大笑声,拔出了钉着孩子尸体的长刀,甩去了刀上血水,怪笑着道:“愚蠢的猪猡,老天何来的眼睛!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语落,刀芒再现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中年妇女的头颅抛飞起来,鲜血滚滚,如箭,冲天而起,犹如雨水般染红地面,并且逐渐渗入地面。
  
  
  
      啪嗒……
  
  
  
      妇女的断首,跌落在地面之上,那双已经失去了光泽的眼睛,却依然怒睁着,死死的望着昏暗的天空,似乎依然在控诉着,询问着。
  
  
  
      哧哧……
  
  
  
      千里之外,大殿深处的两位为宗祖的身体,爆起了两朵明亮的火花,无法形容的痛楚,让两人发出了无以言状的哀嚎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雁翔城内,惨剧依然在持续着……
  
  
  
      一名衣衫破烂的妙龄女子倒在地面上,一名神霄殿精兵喘着粗气,身体死死压住女子的身体,一边怪声笑着,一边用力的撕扯着她的衣服。
  
  
  
      妙龄女子疯狂的挣扎着,刺耳的尖叫着,完全不管那尖叫声,狠狠的撕裂着她的声带,倏然,她的神态变得狰狞,凄厉的道:“我不信!我不相信死无报应!即便是死,我也要化为厉鬼,永生永世都不会放过你们!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话音落下,妙龄女子脸上表情凄厉,嘴巴张开,毫不迟疑的咬断了舌根,滚烫鲜血喷涌,洒落到那名精兵的身上,每一滴,都是如此鲜红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
  
      看着这一幕幕,两位宗祖灵魂,在烈火中剧烈的抽搐着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一刹,他们脑海深处的疑惑,豁然明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只是他们不明白的是,到底是谁,如此丧心病狂的下达了屠城的命令!难道他们真的以为——老天无眼!难道他们真的以为——死无报应!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举头三尺有神灵,善恶到头终有报!”
  
  
  
      这道话音充满了穿透力,穿过重重山脉,回荡于浩瀚天穹之中,但即便如此,两人身上的审判之火,犹在,甚至燃烧得更为猛烈。
  
  
  
      光影悬浮在虚空之中,存在了三个时辰,将血腥屠城的每一景,都生生印入两人的脑海深处,而那审判之火,同样也燃烧了整整三个时辰,哀嚎惊恐,经久不消。
  
  
  
      待光影逐渐消散掉,两位宗祖的身体开始虚浮起来,审判之火同样变得虚浮。
  
  
  
      呼一声!
  
  
  
      一股清风缓缓吹拂而过,将审判之火吹灭掉,原地处,两位宗祖的身影,不见了,仅留下两具白玉骷髅。
  
  
  
      山脉宫殿,又恢复了亘古不变的安静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