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46章 无解之局
    黄昏将至,微红霞光笼罩着雁翔关,折射出一道道灵阵光华,一步一阵,气息巍峨,宛若一尊钢铁巨兽匍匐在山谷之中,镇守着四方安宁。
  
      雁翔关关门之上,武靖血微沉着双眸,不发一言,使得空间略显得凝固,在他的身旁,则是墨望公和楚虎等人,同样紧蹙眉头,心中若有所思。
  
      蔺前辈怎么还未回来?这时,一道悦耳动人的声音响起,打断了众人的沉默。
  
      说话之人,赫然正是洛澜。
  
      只见她轻咬着下唇,很是担忧的望向了雁翔城,蔺天冲离开了大半个时辰,迟迟未归,这让洛澜心中升起不祥预感。
  
      洛澜,你莫要小看了蔺天冲的实力,倘若他执意要走,穷极整座北荒域,恐怕只有九寒宫宫主能够阻拦下来,他此刻未归,定然有要事缠身。墨望公感受到了洛澜言语中的担忧,立即出声安稳道。
  
      墨前辈说的没错,我们要相信蔺前辈,眼下,我们绝不能生乱,务必要镇定。柳梦烟拍了拍洛澜的肩膀,低声补充道。
  
      听罢,洛澜用力的点头,她重新抬起目光,却见正前方之处,隐隐约约出现了一行身影,踏着霞光而来,一步步朝雁翔关逼来。
  
      终于来了吗?武靖血也看到了这行身影,双眸中闪过一抹紫黑煞气,右手高高举起,低喝道:众军听令,立阵!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下,雁翔关各处,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,以雁翔关为中心,一抹抹璀璨玄妙的灵阵光华绽放开来,或是浑厚如山,或是凌厉似锋,亦或是狂暴若火,将雁翔关笼罩在内,任何人都难以靠近,固若金汤。
  
      同时,镇星卫和禁军整齐划一的踏步而出,目光朝着正前方望去,随时随地准备冲杀而出,再度捍卫雁翔关的安宁。
  
      武靖血屹立于高处,他右手紧握着方天画戟,任由战袍随风猎猎作响,不过,当他看清那一行身影的时候,瞳孔倏然紧缩了下。
  
      视野中,那一行颀长身影,并非凶神恶煞的凶残精兵,而是衣衫褴褛的老弱妇孺,她们步伐蹒跚,气息微弱,给人一种死气沉沉之感,但,当她们抬头望向雁翔关之时,眼中却会闪过一抹微弱的希望之光。
  
      这些人,似乎来自雁翔城。墨望公也是睁大着双眼,这些老弱妇孺的数目不少,足有三万之众,此刻,已经踏入了山谷,很快就会逼近到雁翔关。
  
      在老弱妇孺的身后,跟随着一支精兵队伍,他们的步伐不快,显得有些从容不迫,眼眸却死死盯着雁翔关,不断闪掠出凶残光华。
  
      林元离和顾玄枫两人,这刻立于队伍中央,待老弱妇孺踏入山谷,两人相视了一眼,随后,顾玄枫的身形冲天而起,目光落在雁翔关的关门之上。
  
      面对三百六十万精兵的侵袭,你们依靠三十六万大军,死守雁翔关七日,一步未退,着实让我刮目相看。顾玄枫嘴中称赞,神态却寒若冰霜,冷声笑道:鉴于这一点,今日,我们特意前来,亲手为你们送上两份大礼。
  
      大礼?
  
      顾玄枫的话音夹杂灵力,能让所有人清楚听到,遽然间,武靖血和墨望公等人目光微微一凝,脸上丝毫不见喜色,反而越发感觉到凝重。
  
      天骄,还不将第一份大礼送上?顾玄枫冷笑更浓,一出声,他身后的顾天骄大步跨出,邪异面庞之上,早已布满了讥诮和嘲讽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手掌一挥,在众人惊诧注目下,虚空中,一枚枚血淋淋的头颅出现在那,从高处坠下,跌落到黄沙之上,惊起滚滚沙尘。
  
      噗噗噗
  
      头颅数目惊人,下坠间,宛若是暴雨袭来,一枚接着一枚,深深震撼了人群的心神,就连那些征战沙场多年的镇星卫和禁军,也是惊得瞳孔微缩。
  
      当最后一枚头颅落下,雁翔关关前,出现了一座由头颅堆叠而成的小山,血淋淋,声势骇人,使得整片空间的温度骤减,令所有人不禁打了个寒颤,感觉尾脊骨一阵发寒。
  
      第一份大礼,如何?
  
      顾天骄很满意众人的惊骇表情,淡笑说道:这些头颅,来自雁翔关的守城将士和百姓子民,数目不多,仅五十余万,这些头颅中,你们应该有相熟之人吧?
  
      你这个畜生!宁乐凡暴吼一声,谩骂言语落下,顾玄枫却置若罔闻,脸上依旧保持着冰冷笑靥,手指探出,指着下方的老弱妇孺,缓声道:至于这第二份大礼,便是这些来自雁翔城的老弱妇孺。
  
      我们出手屠城之时,这些人不断发出哀嚎,心中都希冀能够进入雁翔关,重回以往的安宁生活,见此,我心生怜悯,故而留下了她们的性命,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番好意。
  
      此言说罢,顾玄枫向林元离使了一个眼色,林元离立刻出声,让一行精兵驱赶老弱妇孺踏入山谷,朝着雁翔关冲去。
  
      至于其他精兵,则是分兵两路,一左,一右,呈现笼罩之趋势,不紧不慢的跟随着老弱妇孺,同样是踏入到山谷之中。
  
  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武靖血和墨望公等人双眸赤红,他们瞬间洞穿了对方的狡猾阴谋,但却陷入沉默之中,眼眸死死注视前方。
  
      此情此景,关门的开与不开,不仅影响着三万老弱妇孺的生死,更影响着三十六州,百亿子民的生死存亡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抉择,太艰难,就连墨望公都浮现出凝重纠结之态,脑海中思绪百转,焦急思索着如何处理,握住羽扇的右手掌心,已是渗出了微凉汗水。
  
      这两万老弱妇孺都已经送到了你们面前,为何你们迟迟没有动作,难不成,你们想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在雁翔关前?顾玄枫的话音刺耳,说话时,他又朝林元离使了个眼色。
  
      几乎同一时刻,后方的精兵施压,强行将老弱妇孺驱赶到雁翔关之前。
  
      拥挤的山谷窄道内,三万老弱妇孺密集挤压着,身体虚弱的他们,又怎能承受得了如此驱赶,一时间,孩童的哭泣声,老妇的叹息声,哀嚎声,不绝于耳,疯狂回荡在山谷之中。
  
      但即便如此,精兵依旧不断施压,那一张张凶残无情的狰狞面庞,和一张张哀嚎哭泣的无助面庞,形成了强烈对比,映入到武靖血和墨望公等人眼眸中,心脏一颤,双眼眼眶欲裂。
  
      眼睁睁看着两万人死在眼前,莫非,这就是万剑阁的行事作风?顾天骄也掠上了高空,望着前方的雁翔关,话音依旧讥诮。
  
      雁翔关前,两万老弱妇孺又一次被驱赶,哀嚎声和哭泣声更浓,几欲要将暮云都震散掉,而镇守雁翔关的镇星卫和禁军,双手死死紧握着兵刃,他们眼角余光一瞥,悻悻望向了关门,聚焦在武靖血和墨望公等人身上,好似在等待命令。
  
      两万老弱妇孺的目光,一众镇星卫和禁军的目光,无影,无形,却重若一座巍峨山岳,压迫着武靖血和墨望公等人,让他们脸色煞白,连呼吸都硬生生止住。
  
      正当气氛凝重到极点之时,虚空中,一道震天的长啸声响起,居然将空间强行撕裂掉,人群眼眸朝着那里望去,随即就看到一头浑身缭绕紫黑之光,身躯蜿蜒的巨蟒滚滚而来,蛇躯一掠,空间哗啦啦的碎裂掉。
  
      而在巨蟒的背上,一道身影淡淡的站立于其上,漆黑衣袍被狂风吹打,猎猎而动,但他的身体,却是纹丝未挪,傲视众生。
  
      阁主来了!一刹那,所有人的眼眸中暴涌出狂喜之色,显然,在他们的眼中,只要楚行云降临,一切危局都能够扭转。
  
      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人群,自然也看到了楚行云,林元离和顾玄枫眼眸一凝,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心中腹诽道:就算楚行云到来又如何,眼前局面,若是开关救人,必将损失惨重,关破人亡;但若是不救,民心和军心将彻底溃散掉,雁翔关不攻自破。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