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58章 万众一心
    第958章万众一心
  
      雁翔城?!
  
      听到这三字,周围人群的表情微变。
  
      在陆青璇和陆青瑶的安排下,三万老弱妇孺,已经安顿在三十六州,重新开始新的生活,只是众人没能想到,眼前这名老妪,竟来自雁翔城。
  
      青年书生和魁梧大汉愣了下,本来,他们还想继续出言反驳,一听到花甲老妪的来历,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,不敢再多言。
  
      这名老妪来自雁翔城,那么,雁翔城惨遭屠戮之景,以及雁翔关的血腥鏖战,她,都亲眼看在了眼中,比任何人都要了解。
  
      老妪没有理会人群的目光,她抬起步伐,一步步缓慢朝前走去,用一种怅然的话音自语道:“大罗金门和神霄殿之所以屠城,目的就是将让我们知道,他们的手段有多么的狠辣,无情,然后把我们当成诱饵,驱赶到雁翔关之前,将阁主逼到左右为难的境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然而,阁主却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打开关门,将我们收入雁翔关内,为此,镇星卫和禁军筑成血肉高墙,抵挡住了精兵的无情扑杀;武将军和三千靖天军深入敌腹,拼命冲散对方阵型;至于其他强者则咬紧牙关,死死运转着防御灵阵。”
  
      “甚至在最后,为了让我们能够安然无恙的入关,一位名为洛澜的小姑娘,不惜燃尽自己的生命,也要为我们争取到入关时间,那时,雁翔关所在的山谷内外,尽皆杀戮,滚烫鲜血喷涌,尸骸更是堆叠如山,但,我们的心中却无恐惧,绝望,有且仅有温暖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为了守住雁翔关,他们没有留手,更没有怨言,一人倒下,另一人立刻补上,即便是死,也要用血肉身躯,阻挡住敌人的屠刀,再最后,阁主为了能让关门顺利关闭,拼着灵海枯竭的危险,一人独立关头,劈砍出至强一剑,将一万余名精兵湮灭为齑粉。”
  
      “当我们安然进入了雁翔关,关门也顺利关闭,众将士却无法松一口气,他们,仍面对着数百万精兵的疯狂冲锋,更面对着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无数阴谋,只能前赴后继的继续阻拦,继续规划,死死守住最后一道防线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阁主同样如此,哪怕他眼睁睁的看着爱徒身陨当场,哪怕他灵力消耗一空,也无法就此休息,一掠身,风尘仆仆的离开了雁翔关,返回到万剑阁内,继续收集天下五金,暗中谋划,苦苦等待制胜之转机。”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    听得老妪的话语,在场人群心神狠狠颤抖。
  
      对于这些边境之事,他们都曾听说过,但却并不知道这其中,还发生了如此多的事。
  
      这名花甲老妪,亲眼经历了所有,她所说的话,宛若在人群的面前,铺展出了一幕幕悲凉愤慨之画面,让他们心神大震,乃至灵魂都在嗡嗡战栗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没有目睹边境之景,自然不知道战争的残酷,心中想法不坚定,也是理所当然,这一点,我不怪你们。”花甲老妪突然停下步伐,声音缓缓传荡开去。
  
      “但我希望你们能明白,对万剑阁而言,三十六州的存在,就犹如亲生骨肉,愿意为了你们的安宁,而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,同时,也只有万剑阁,才会如此无私的保护你们,让你们免受任何灾难,动荡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万剑阁如此待我们,我们又岂能因为利益,而存有个人私心,须知,阁主两度出言,要搜集天下五金,他必定是有重要用处,也必定是为了阻拦大罗金门和神霄殿,你们手中的五金之物,既是贡献给万剑阁,也是在拯救自己。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,我们和万剑阁,早已融为了一体!”
  
      人群的心神颤抖得更加厉害,这话音犹如黄吕大钟,一遍遍回荡在脑海深处,他们缓缓抬起目光,却见花甲老妪伸出了枯槁般的双手,手掌打开,上面静静躺着一枚金钗。
  
      只见花甲老妪凝视着那枚金钗,淡淡笑着道:“这枚金钗,是我女儿亲手送给我的,数日前,她死在了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手中,殒身雁翔城,此物,是她留给我的遗物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,花甲老妪重新踏步,继续朝着分部大门走去,边走边说道:“现在,阁主苦苦搜集天下五金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拿出这一枚金钗,毕竟,如果不是因为阁主,我这把老骨头,也活不到现在,这枚金钗,也将长埋黄土之下。”
  
      “相信我女儿的在天之灵,知道这件事后,也会支持我这么做,金钗留于我手,只是一个念想,但如果交予阁主,确能救下更多人,让更多家庭幸免于难!”
  
      花甲老妪伸出手,将金钗小心翼翼的交了出去,但她的目光中,没有丝毫不犹豫,仅有坚决和释然,好似完成了已亡亲人的嘱托。
  
      交出金钗之后,花甲老妪转过身,继续踏着颤巍步伐,没入了人群之中,就宛如她的出现那般,普通,平静,来去匆匆。
  
      周围人群看着花甲老妪,一阵无言,直至那名老妪离开了这里,他们依旧伫立在原地,眼眸微微凝固,陷入了深思之中。
  
      青年书生和魁梧大汉相视一眼,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愧疚之色,双手不约而同的紧了紧器具,银牙微咬,好似做出了某种决定。
  
      啪嗒!
  
      两人同时踏步向前,手一伸,不仅将手中的器具交了出去,更将自己的储物戒指交出,眼中再也没有不舍,反而有种如释重负之感。
  
      “国难当前,匹夫有责,我们身为三十六州的百姓子民,自当要鼎力支持万剑阁,否则,国不为国,家不为家,纵使拥有再多的五金之物,再多的修炼资源,那又有何用?”
  
      青年书生看了魁梧大汉一眼,嘴角微微掀起一抹弧度,眼神锐利道:“更如刚才所言,我们和万剑阁,早已经融为了一体,既是一体,又何需掩藏!”
  
      此话音落下,所有人都露出了会心笑容,他们看着手中的器具,手一翻,将储物戒中的所有五金之物拿出,义无反顾的交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更甚者,还有不少人火烧火燎的离开了,回到家中,将一切五金之物,全都拿了出来,丝毫不留的交给了万剑阁分部。
  
      这一趋势,越来越盛,很快就从州城蔓延而开,渗入到了周围的城池。
  
      其他州城听闻此事之后,人人深有所悟,他们不仅主动拿出了五金之物,更是奔走相告,全力搜集其他的五金之物,然后再交由万剑阁分部。
  
      顷刻间,三十六州的火热气氛,愈发高涨,五金之物的数目,瞬间激增了千百倍,犹如一条条蜿蜒河流,从各大城池暴涌而出,最后汇聚于万剑阁。
  
      至此,百姓子民和万剑阁,融为了一体,再无人存有私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