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60章 一心三万之用
    这座灵阵尤为诡异,阵纹呈现乳白颜色,晦涩复杂,而阵眼却漆黑深邃,其内,还散发出远古邪恶之气息,一黑一白,相互交错,让空间显得阴气森森。
  
      “黑湮炼天大阵——开!”
  
      一道低喝声从楚行云的口中吐出,语出,灵阵中的黑白两色光芒冲天而起,弥散于虚空各处,犹如水波般缓缓散开,把整座剑冢都笼罩上一抹混沌颜色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但过去片刻,这抹混沌颜色散去,入目处,那座玄妙诡异的灵阵,正悬浮在天穹之上,每一条阵纹,每一道阵眼,都是如此的诡秘,仿佛连接着不可知的什么神秘地域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抬头凝望着诡秘灵阵,表情却是越发凝重,身形一掠,径自来到了灵阵的中央位置,双手早已捏好法印,朝虚空轰然拍去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闷沉声响起,只见楚行云身上涌出一股灵力,灵力融入灵阵中央,使得整一座灵阵开始疯狂旋转,黑白两色化为混沌,竟暴涌出无比恐怖的吸力。
  
      在这股吸力之下,地面上,那一块块庞大的五金之精摇晃起来,一柄柄残剑也瑟瑟共鸣,宛若想要抵抗这一股吸力,风声大作,如怨如诉。
  
      “哼!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低喝一声,眼眸中魔光大盛,灵力化为万千游丝,将五金之精和残剑都束缚住,心念颤抖,强行将其拉扯过来,没入到灵阵之中。
  
      待吞噬所有五金之精和残剑后,那座诡异灵阵微微一颤,随即,它的每一道阵眼上,都隐约升腾起一抹黑光,黑光如实质,居然在蠕动,最终化为了虚浮剑形。
  
      诺大一座灵阵,遮天蔽日,上面的阵眼数目恐怖,达三万之数,可是,每一道阵眼上,都蠕动着一抹剑形黑光,越来越浓郁,越来越凝实,还隐约散发出剑之气息!
  
  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楚行云嘴角掀起一抹弧度,凝重之色,终于逐渐褪去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座灵阵,名为黑湮炼天大阵,阵从黑洞重剑,其来历,连楚行云都不知晓,乃是一座冶炼大阵,倘若能催动到极致,连天地都可冶炼,霸道无比。
  
      其实,那些百姓子民猜测得没错,楚行云收尽天下五金,根本目的,就是为了冶炼兵刃,拉近双方的战力差距。
  
      只不过,楚行云从未想过动用锻造师,而是以灵为阵,以黑洞之力为本源,同时冶炼五金之精和万千残剑。
  
      这里的每一道剑形黑光,都是一柄真正的剑,三万黑光同时凝聚,赫然代表着楚行云要一举凝练三万剑器!
  
      众人皆知,锻造之道,需要循序渐进,一锤一炼,绝不得丝毫马虎,更不得分心。
  
      现在,楚行云一心三万之用,同时锻造三万剑器,更甚者,每一缕剑形黑光,都散发出微弱的天地气息,气息极其强横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一番景象,堪称惊世骇俗,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墨望公,也会惊得瞠目结舌,一心炼三万剑,太震撼,按常理来说,莫说是三万剑,即便是同时冶炼三柄剑器,锻造者也会心神大乱,灵海震荡,严重之人,甚至会当场暴毙!
  
      不过,楚行云的面庞上,不仅没有畏惧和惴惴不安,还挂着一抹淡笑,好似充满了信心。
  
      “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狠辣举动,已被天地剥夺了气运,而我守护雁翔关和三十六州,则能赢得天地气运,更何况,这三万剑器,本就是为了抵挡大罗金门和神霄殿而锻造。”
  
      “剑,为杀器,却秉承天地之念,换言之,这一片天地,都在帮我锻造三万剑器,从而清剿罪孽,还泱泱大地一个安宁!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连续吐出字音,顷刻间,他头顶上的苍穹颤抖了下,一道肉眼无法察觉的微光降临而下,将他的身体笼罩住,同时也笼罩住整座灵阵。
  
      一刹那,空间寂静无声,就连微风之音,也消散得无影无踪,诡秘至极!
  
      不同于剑冢的安静,此刻,雁翔关所在的山谷外,一道道震天兽吼声爆发开来,声声连绵,兽影重重,震得大地都颤抖不已。
  
      白玉荒原连接诸多山脉,灵兽数目惊人,其中,甚至还有阴阳境界的灵兽,一番疯狂冲袭之下,即便是百万精兵都不敢小觑,纷纷列队成阵,咬牙抵挡着兽潮。
  
      在同时,山谷之内,也是音浪连绵,但不同的是,视野中,能清晰看到一座座庞大的灵阵虚影浮现而起,或是炙热,或是冰寒,亦或是浑厚,杀阵,迷阵,防阵,三阵俱在,并且完美契合起来,犹如把雁翔关塑造成灵阵要塞。
  
      至于那些刺耳音浪,来自于精兵们,他们一次次发动冲锋,一次次被阻拦住,誓死都要杀入雁翔关,以此奠定战役胜势。
  
      “已经过去了整整十日,谷外兽潮依旧庞大,牵扯住我们七成兵力,而山谷之内,灵阵无数,镇星卫和禁军的配合无间,利用特殊地形,强行将我们抵挡在外,难以踏入关内半步。”
  
      林元离站在高处,将整个战局都收入了眼帘,出声低语间,表情尤为的难看。
  
      十日前,他们用老弱妇孺作为诱饵,企图强行破关而入,虽说最终计谋失败了,但无可置疑的是,为了保护老弱妇孺,十几万镇星卫和禁军身死当场。
  
      雁翔关的守军,本就不多,仅有三十六万,如今死去了半数,仅有十八万,可谓是元气大伤,正是破关的大好时机。
  
      万万没想到,突如其来的兽潮,以及层出不穷的灵阵,两者相辅相成,强行牵制住了三百多万精兵,整整十日,尽皆毫无进展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两大宗门调派了八成强者,宗域内,仅剩下两成,倘若被九寒宫盯上,那就是腹背受敌,将会彻底陷入困境……”林元离皱紧了双眉,一抬头,却看到顾玄枫笑吟吟的走来。
  
      “兽潮之势如何,何时能够退散?”林元离踏出步伐,立即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按正常来说,需一个多月,方能退散,不过我已经布下了战阵,全力分化兽潮的攻势,依我来看,只需十日时间,就可以瓦解兽潮,重新向雁翔关施压。”
  
      相比于林元离的担忧惊怕,顾玄枫显得云淡风轻,自信满满的说道:“而且,我在布阵之时,让精兵们小心掩藏,营造出一种苦苦鏖战的假象,目的,就是让雁翔关的人放松警惕。”
  
      “待兽潮褪去之时,便是我们发动强攻之日,定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  
      “此计甚好!”
  
      听到顾玄枫的话,林元离眼眸一亮,他转过头颅,下意识望向了山谷内的雁翔关,用满是狰狞的话音说道:“那么十日之后,便是这群人的死期!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