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62章 血剑掠空
    精兵攻势凶猛,几乎在兽潮散去的一瞬间,就集结成军,浩荡杀入了雁翔关,让武靖血和墨望公防不胜防,完全来不及派兵防守。
  
      此刻,武靖血和三千靖天军被团团包围住,一奔一掠之间,煞气纵横,但对方举盾凝聚盾墙,同样浑厚难摧,竟陷入了僵局之中。
  
      “九阴归体!”武靖血挥动长戟如风,紫黑煞气从他体内喷涌而出,将这片虚空都腐蚀掉,恶蛟长啸,强行把盾墙撕开了一条裂痕。
  
      “你现在不过是瓮中之鳖而已,抵抗有何意义?”这时,一道嗤笑话音传来,让武靖血心神狠狠颤了下,身体毫无征兆的向侧方挪去,长戟刺出,极煞恶蛟立即甩出钢铁长尾。
  
      轰一声!
  
      但见一道霸道刀芒斩落,准确无误的杀向了武靖血刚才所站立的方位,刀芒和蛟尾碰撞在一起,流光如水波般漫开,轰出一枚深不见底的深坑。
  
      武靖血立于虚空,不禁暗暗松了口气,但就在这一瞬,夜穹之上,一抹镇封金光降临,洒落在他的身上,让他难以调动丝毫灵力。
  
      顾玄枫手持神霄古钟,从云雾中缓缓显出了身形,他嘴角一抽,神霄古钟急剧旋转,金光化为漩涡,朝着武靖血轰然压去。
  
      武靖血见状,表情难看到极点,双手探出,眼眸中却闪掠过万千雷光,紫红色雷弧冲天而起,幻化为一尊灭世雷鹰,将他周身笼罩住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灵力碰撞声绽放,山谷内,一抹灵力光柱冲天,撕裂云雾,照亮夜穹,即便相隔数十里,都能够清晰看到,余波肆虐,使得山谷震荡不休。
  
      待烟尘散去,山谷中央之地,一物不留,无数坑洞浮现出来,每一枚都逸散出灵力,形如荒芜地狱,不存丝毫生机。
  
  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你们还能撑到什么时候。”顾玄枫冷哼一声,将烟尘彻底驱散,双眸扫了眼前方的雁翔关,面庞狰狞如鬼。
  
      “动手,一举攻破雁翔关!”
  
      一道道凶恶吼声爆发,山谷内外,精兵成流,再度朝着雁翔关发动冲锋,而这一次,阻拦住他们的灵阵悉数溃散,仅留下满地的废墟,以及一具具残肢断骸。
  
      关门之上,两道流光一闪,武靖血和蔺天冲浮现出身形,两人的额头上,尽皆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水,呼吸越发急促。
  
      “没事吧?”墨望公出声询问,刚才,武靖血的局势危险,幸亏蔺天冲拥有速度优势,强行出手之下,方才没有酿生惨象。
  
      武靖血摇摇头,声音低沉的说道:“难怪他们突然发动了夜袭,原来,他们已经驱散了山谷外的兽潮,还趁势集结成军,让我们置于难以还手的境地。”
  
      听得此言,众人的表情都沉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在他们的视野中,无穷无尽的精兵涌来,已然占据了整座山谷,遇灵阵阻拦,强行轰碎掉,遇防御工事,直接踏成废墟,至于那些镇星卫和禁军,一人不留,当场格杀。
  
      如此强横的攻势,发动得太突然,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,当反应过来的时候,调派人手组织防御阵型,已经来不及了。
  
      就在这短短一刻钟内,七成灵阵被破,近万名镇星卫和禁军被屠杀,而对方的攻势越发凶猛,显然是早有准备。
  
      “现在我们要怎么办?”楚虎看向了墨望公,倘若按照这般趋势下去,雁翔关必破。
  
      墨望公顿了顿,最后双眸中掠过一丝神芒,决然道:“召回所有镇星卫和禁军,全力催动防御灵阵,死守雁翔关!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众人神色一凝,短暂沉吟之后,同时爆发出了坚毅话音。
  
      对方来势汹汹,控制住整座山谷,也只是时间问题,此情此景之下,他们能做的,就是拼死守住雁翔关,直至楚行云到来。
  
      嗡!嗡!嗡!
  
      以雁翔城为中心,各色灵力席卷而出,或强,或弱,瞬息凝聚成一座巍峨灵阵,庇护着雁翔关各处,就犹如一叶扁舟,直面着汹涌澎湃的汪洋长河。
  
      对于楚行云的底牌,蔺天冲和墨望公等人不得而知,更不知道楚行云能否力挽狂澜,实现他当日的豪迈之言,但,他们将所有的希望,都寄托在了楚行云身上。
  
      背水一战,死守一陲关墙!
  
      在雁翔关面临危局之时,远隔数千里之遥的剑冢之内,一道道宛若混沌炸裂的闷响声爆发开来,虚空昏暗,黑湮炼天阵运转不休,黑光内,尽皆霸道而又锋锐的剑之气息。
  
      细细凝望过去,那剑形黑光已经彻底蜕变,化剑,长四尺三存,剑身宽两指,通体漆黑如墨,一道神纹烙印在剑柄之上,气息阴沉,如若来自于黑暗深渊。
  
      三万道剑形黑光,便是三万柄黑光长剑,品阶达一纹王器,一剑低鸣,三万剑震颤,惊得剑冢都在瑟瑟战栗,虚空衍生出裂痕,好似也在畏惧这三万柄诡异之剑。
  
      “终于成了。”楚行云缓缓落于石台上,此刻,他的脸色有些许苍白,凝视着灵阵中的三万剑器,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意笑靥。
  
      在他的身后,一道浑身血红的人影站立着,这血红身影,自然是楚行云的剑灵。
  
      剑灵同样抬头凝视着三万剑器,他的周身各处,居然逸散出剑吟声,音波连绵,宛若跟三万剑器有所共鸣,场面甚是玄妙。
  
      “三万剑器已经冶炼完毕,接下来,就交给你了。”楚行云朝剑灵望去,剑灵也凝望着楚行云,四目碰撞,那片剑吟之声瞬息散去,天地虚空,一片寂静。
  
      片响后,剑灵嘴角缓缓掀起一抹微弱弧度,对着楚行云点了点头,旋即,他身形一掠,径自来到了黑湮炼天阵的中央处,手掌微张,一缕妖异的碧绿权杖浮现,赫然正是亡魂之栖。
  
      “散!”
  
      一道低喝声突兀响起。
  
      随即,剑灵周身暴涌出血红光华,一重血光,便是一缕剑意,身化三万重,一重入一剑,在每一柄黑光长剑的剑身上,都深深烙印下一抹血色铭纹。
  
      顷刻之间,三万剑器再度长鸣,黑光,红光,以及死亡之火的绿芒,三色光华不断交织,赫然将庞大巍峨的黑湮炼天阵都撕裂掉,刺破虚空,洞穿重重山岳,径自掠上了九霄天穹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三万剑器破天,整座万剑山脉都疯狂摇晃起来,破晓晨光被湮灭掉,那滚滚蠕动的魔云中,一柄血色虚幻之剑,凝形,血色降临,好像要把天地都染得猩红。
  
      “好恐怖的剑意!”下方,万剑阁的人群抬起头,满是惊诧的望着这震撼一幕,心神颤抖得难以思考,更甚者,三十六州的百姓子民也仿佛有所预兆,眼眸移过,莫名感觉到心悸气息,这一抹血光,化身为剑,意凝血红。
  
      咻!
  
      正当人群惊声感慨之时,那道血色剑光陡然一掠,瞬息消失得无影无踪,可是,这一片天地虚空依旧凝固住,血色之光犹存,仿佛永远都不会消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