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65章 局势扭转

      一柄柄带着血色光华的漆黑长剑落下,锋锐,狂暴,毁灭一切,斩落在法器战刀上,咔嚓声响中,那战刀犹如纸糊的一般,瞬间便被锋锐的长剑一斩而断!
  
  
  
      那些精兵心脏狠狠一颤,这血光黑剑,怎会恐怖到如此程度,一剑落下,厚重战刀竟然脆弱如草芥一般,完全无法抵挡。
  
  
  
      刀断剑落,那猩红剑气瞬间划过重铠表面,看似虚幻的红色剑气,却嗤的一声,将重铠切割开来,连同铠甲保护下的血肉,撕成两半。
  
  
  
      摧枯拉朽一般,血色黑剑的每一次挥舞,都会有一名战士被瞬间撕碎,这已经不是一场战斗,而是一场疯狂的屠杀!
  
  
  
      随着一个又一个战士被肆意斩杀,鲜血飞溅中,血光黑剑的将士身后处,隐隐浮现出一道血色身影,凌厉而又狰狞,发散出浓厚的死亡气息。
  
  
  
      随着血色身影渐渐变得凝实,万剑阁的三万将士,越发的疯狂了,那血色黑剑,也越发的锐利了!
  
  
  
      一众将士嘶吼连连,体内力量疯狂爆发,血光黑剑释放出恐怖力量,如火,又似光,血芒一闪,惊天动地,一抹抹剑光出现,宛若砍瓜切菜那般,轻松收割走一名名精兵的性命。
  
  
  
      那些没有手持血光黑剑的将士,也被这股无上杀伐气息所感染,他们站立于后方,保持着阵型,临危不乱,直然冲向了敌腹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杀!”
  
  
  
      将士再度发出震天怒吼,一道道剑光镇杀而出,隐隐带着毁灭光芒,不断朝着四面八方绽放开去,杀伐果断,任何接触到剑光的精兵,都是立即倒地,脸上露出无比痛苦的表情,好似心神都被死亡阴影笼罩住,只有一死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些血光黑剑,好像全都是一纹王器,不仅无比锋锐,好像还蕴含一股诡异气息,能够毁灭生机。”精兵们的脸色苍白,一纹王器之剑,价值不菲,即便在大罗金门和神霄殿之中,都少有人能够拥有,但是,眼前五万名将士,三万人手持王器之剑。
  
  
  
      本来,他们还仗着自己的军备优势,无视镇星卫和禁军的冲锋,但此时此刻,局势彻底扭转,在王器之剑的面前,他们的重铠和长刀,犹如无物,脆弱得不堪一击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丝毫不给敌方喘息的机会,黑洞重剑落下,剑芒如山,镇压一切,将对方的阵型彻底打乱掉,同时也压制住敌方的锐气和士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在这同时,属于血光黑剑的剑光绽放,疯狂灭杀,那些精兵仿佛化身血色杀手,所过之处,鲜血喷洒长空,不断收割一条条鲜活性命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三万柄血光黑剑,锻造材料为珍贵的五金之精,经过黑湮炼天大阵的凝练之后,铸造出黑光剑胚。
  
  
  
      随即,楚行云将炼化自剑冢的血色剑灵,身化三万重,融入到每一柄黑光剑胚中,让它们都拥有一丝无上剑意。
  
  
  
      最后,楚行云释放出了亡魂之栖。
  
  
  
      亡魂之栖,位列无上帝兵,乃是无上的死亡之物。
  
  
  
      经过庞大兽潮的洗礼,亡魂之栖的死亡火焰之中,早已蕴含无穷亡魂和怨气,楚行云凝练死亡火焰,从而淬炼黑光剑胚和血色剑灵,使得两者融为一体,不分你我。
  
  
  
      如此锻造手法,已经超脱了世俗常理,同时,楚行云所使用的每一物,都堪称惊世骇俗,让血光黑剑既拥有五金之精的锋锐,又拥有亡魂之栖的死亡气息,而这两物,都是最为纯粹的杀伐之物,为杀戮而生,为毁灭而存。
  
  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
  
      一道巨响倏然爆发,阻拦在最前方的精兵被无情屠杀,恐怖声势惊得后方的精兵神色惊愕,他们不断后退,但将士却咄咄逼进,每一步踏出,都能屠杀掉数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短短片刻间,殒命在他们手中的精兵,已有万数,而且,这个数目还在不断增加!
  
  
  
      “对方不过区区数万人,有何畏惧!”
  
  
  
      这时,顾玄枫也感觉到了不妥,他咬了咬牙,大声喝道:“立刻凝聚盾墙,阻拦住对方的攻势,只要攻势被拦,我们就能趁势反攻,一举歼灭所有敌人,乃至杀入雁翔关!”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顾玄枫的命令,那些慌不择路的精兵稍稍镇静下来,的确,他们凝聚而出的盾墙,连蔺天冲都无法轰碎,乃最强防御,自然不惧怕对方的血色剑光。
  
  
  
      刹那间,所有精兵举起了法器重盾,每一重盾,逸散出一抹土黄光芒,光芒交错,最终凝聚成一道厚重无比的土黄盾墙光影,屹立在山谷中央,好似将天地化为了两方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又是这一招。”见状,蔺天冲表情不太好看,当初他的灭世神雷,就是被这道盾墙抵挡住,而现在,他们好不容易凝聚士气,一旦被阻拦住,必将渐渐衰弱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立于队伍之中,他凝视着这道浑厚盾墙,不惧,反而嘴角还浮起一抹弧度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杀!”
  
  
  
      一声爆喝响起,只见三万将士高举起手中的血光黑剑,一柄血剑,逸散出一抹血光,只见万千血光凝聚,化为了一柄高达千丈的凌天剑影,剑影刺在浑厚盾墙之上,速度减缓,却一点点陷入,将土黄光华悉数湮灭。
  
  
  
      见此,楚行云再笑,又吐出一道字音:“灭!”
  
  
  
      凌天剑影震颤,浩瀚无穷的死亡气息和锋锐气息暴涌,朝着浑厚盾墙压去,仅一瞬,无物可摧的盾墙轰然碎裂,剑光落入精兵之中,立刻引来无穷无尽的哀嚎声,一片片精兵倒了下去,横尸铺路,再不存丝毫生机。
  
  
  
      斩下这恐怖一剑后,那三万将士居然不见疲态,一声长啸传出,他们眼眸中的血色更深了,连身躯都被染得通红,身披血芒,手持黑光之剑,杀伐众生,一往无前。
  
  
  
      精兵们望得一众将士继续杀来,脸色惨白,因为气氛太压抑了,许多人口中吐出逆血,隐隐有种转身逃窜的强烈冲动,他们甚至在怀疑,这些将士,到底是人,还是魔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只差最后一步,我们就能攻破雁翔关,没想到,还是被这个洛云破坏了,此人不死,我们难以实现雄心抱负!”顾天骄咬牙启齿的说道,愤怒得全身都在颤抖。
  
  
  
      林净轩站在顾天骄的身旁,表情同样愤怒。
  
  
  
      自两人接触楚行云后,他们的所有计划,所有预谋,全都落空了,不仅丢进脸面,还险些被楚行云所杀,可谓是憋屈至极。
  
  
  
      现在,本是大胜之局面,楚行云出现后,居然发生了如此异变,这让两人对楚行云的恨意,更加深了,倾尽四海之水都难以冲刷洗净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既然你们那么想我死,那便来杀我,呈口舌之言,根本毫无意义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正当两人气急之时,一道充满讥诮的话音响起,清晰无比的没入到他们的耳膜中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楚行云的身影出现了,如鬼魅般站在他们的面前,一袭漆黑衣袍上下翻飞,嘴角微掀,是何等的不羁,潇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