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70章 宗祖信符
    仙灵之剑强横,将罗生古刀和神霄古钟彻底压制住,恐怖力量绽放间,两大皇器竟发出了一道悲鸣,从虚空中坠落,狠狠坠落到山谷之中。
  
      顷刻,轰隆隆的爆鸣声响起,罗生古刀和神霄古钟落入了山谷,两物所拥有的恐怖力量宛若失控那般,朝着四面八方漫去,掩盖住山谷的每一处。
  
      “不好!”看到这一景,所有人都停住了手中动作,神态彻底呆愕住。
  
      罗生古刀和神霄古钟,本就是皇器,威力惊人,融入土源玄晶和金源玄晶之后,力量更是无穷,堪比中品皇器。
  
      两大皇器的力量,失控了,犹如海潮般暴涌而去,在场之人,怎能抵挡?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这股海潮着着实庞大,让所有人都生不出躲避的念头,呆呆站立在原地,双眸倒映出狂暴灵光,乃至被淹没掉。
  
      武靖血站立于山谷之中,他直视着这股恐怖潮汐,随后目光一扫,望向了后方的雁翔关和一众将士,咬咬牙,倏然握紧了手中的方天画戟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正当他要出手抵挡的一刹,一股温和的碧绿光华浮现,降临到他的身前,化为了一朵朵精致青莲,强行抵挡住恐怖潮汐的侵袭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武靖血顿时愣了下,他惊讶的凝视着这些精致青莲,居然有一种熟悉之感,仿佛,是来自于洛澜的九星睡莲武灵,很温暖,充满了生机。
  
      不仅仅是他,关门之上,所有人的身上也笼罩着碧绿光华,光化青莲,抵挡住恐怖潮汐,让他们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。
  
      但反观另一方,那些精兵却没有得到碧绿光华的庇护,恐怖潮汐倾泻下来,将他们彻底掩埋,每一缕力量都撕裂血肉,拉扯经脉,让他们发出了凄厉哀嚎。
  
      待这股恐怖潮汐散去,诺大座山谷,面目全非,地面上,坑洞万千,山脉上,裂痕无数,到处都散发出破败荒芜之气息,宛若遭遇了弥天浩劫。
  
      在潮汐的侵袭下,无数精兵变成了冰冷尸体,平铺在山谷之中,数目达数十万之众,而那些未死之人,或是身受伤势,或是昏迷不醒,士气彻底低迷。
  
      更甚者,还有一些精兵瘫倒在原地,抬起头颅,睁大着空洞双瞳,显然已经放弃了,一言不发,毫无生机可言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站立在高空之中,眼眸俯瞰,将一切都收入了眼帘,他伸出手,轻轻托举着天圣灵珠,那圆润玉珠内,再无一丝仙灵之气,但却闪掠过一抹碧绿光华,稍纵即逝。
  
      “洛澜……”楚行云嘴角微启,缓缓吐出两字。
  
      刚才庇护人群的碧绿光芒,的确来自于九星睡莲武灵。
  
      须知,这枚天圣灵珠,由洛澜日夜孕养着,日积月累之下,天圣灵珠内,已经存有了九星睡莲武灵的一丝神髓。
  
      虽说洛澜的肉身已经散去,化为了一枚青莲莲子,但这一丝神髓却没有就此消散,在危急时刻,幻化成万千青莲,为人群挡下恐怖海潮。
  
      咻!咻!
  
      在楚行云思索之时,两道破空声响起,山谷下方,地面倏然颤抖了一下,两抹狼狈身影掠上虚空,气息显得颇为紊乱。
  
      这两抹身影,自然是林元离和顾玄枫。
  
      此刻,他们两人用一种看待怪物的眼神看着楚行云,脑海中,甚至还在回想着刚才那一剑,心中的惊讶无以复加。
  
      在他们手中,罗生古刀和神霄古钟静静躺着,只不过,这两物的光芒变得黯淡,仿佛遭遇重伤那般,不再释放出摄人气息。
  
      “现在你们两人还有何话语?”蔺天冲落到了楚行云身旁,话音冷漠刺骨。
  
      就在同一刹那,虚空中,破空声不断响起,另一尊涅槃剑奴奔掠过来,三十六尊阴阳剑奴降临而下,在同时,武靖血和三千靖天军化为极煞恶蛟,盘旋于重重云雾之间。
  
      一道道强横气息绽放,镇压长空,更压迫在林元离和顾玄枫的身上,让他们身体狠狠一颤,喉管腥甜,险些再度吐出滚烫鲜血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,这两人的表情无比难看。
  
      他们咬了咬牙,目光扫向四周,只见山谷下方,一众将士手持黑光血剑,继续冲杀四方,无情收割着精兵的性命,而那些阴阳强者,死的死,伤的伤,倒在了血泊之中,再无一战之力,好像已经就此放弃,等待着死亡的到来。
  
      时至此刻,大罗金门和神霄殿,战力完全崩溃掉,无论是任何一方,都败得彻彻底底,完全没有抵抗之力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败了。”楚行云收起天圣灵珠,剑锋一指,冷冷直视着顾玄枫和林元离。
  
      顾玄枫和林元离呼吸一窒,染着鲜血的面庞变得无比狰狞,双眸圆瞪,银牙紧咬,充斥着强烈的不甘和愤怒之意。
  
      这一战,他们占据着巨大的人数优势,战力优势,以及时机优势,乃是不败之战,但结果,却败得彻彻底底,他们,焉能甘心?
  
      啪啪啪……
  
      当气氛凝重到极致的时候,顾玄枫突然拍起了手掌,狰狞面庞上,还浮起了一抹古怪笑靥,这让人群表情凝固住,这个顾玄枫,疯了?
  
      但见顾玄枫踏前了一步,对着楚行云连连哂笑,叹气道:“没错,这一战,我们两人已经败了,再无还手之力,只不过,这并不代表大罗金门和神霄殿败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人群闻言,无不是露出了疑惑表情,这两人的败北,不代表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落败?
  
      在众人疑惑注目下,顾玄枫和林元离伸出右手,掌心处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枚漆黑如墨的古怪令牌,令牌的中央处,雕刻着一字:祖。
  
      这一枚字体,繁复,晦涩,散发着古老气息,仿佛存在了数千年,每一笔画,都流转着光华,气息同样古老。
  
      “众人皆知,北荒域六大势力,皆是存在了数千年,极其古老,在这数千年岁月中,一代代宗主陨落,一代代新人更替,推陈出新,繁荣昌盛。”
  
      顾玄枫缓缓开口,话音悠扬,让所有人都能清晰听到。
  
      顿时,天地寂静,唯有他的说话声音:“但世人并不知道,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创宗之祖,其实还未陨落,两位老祖宗已经踏入了武皇门槛,与天同寿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这两枚宗祖信符,就是沟通他们的信物!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