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81章 悬浮古山
    叹息声连绵,回荡在大厅各处,楚行云没有出声制止,而是静静凝视着苏靖安,让后者发泄着心中的压抑。
  
      片刻后,苏靖安止住了叹息声音,他沉下了声音,缓缓说道:“洛云阁主,想必你也知道,世世代代以来,七星谷的存在,皆为九寒宫的奴宗。”
  
      苏靖安说出这话之时,眼眸中闪过了一抹异芒,楚行云见状,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,此事,他早已知晓。
  
      北荒域六大势力中,九寒宫的实力最强,位于极北方位,统摄着广阔的无尽雪域。
  
      七星谷的宗域,处于九寒宫下方,横跨数十座山脉,面积浩瀚,资源丰富,拥有数十亿百姓子民,是一片富饶之地
  
      对于九寒宫来说,七星谷的浩瀚宗域,就犹如一道天然屏障,能将外界一切事物,都隔绝开来,使其丝毫不受影响。
  
      鉴于这一点,九寒宫依靠着强横实力,强行奴役了七星谷,并且将其视为奴宗,要求世世代代保护九寒宫,阻挡住一切外物。
  
      倘若楚行云要挥军北上,踏平九寒宫,那么,他必须先攻破七星谷,杀尽所有阻拦之人。
  
      “这种奴役关系,存在了数千年,以致于让七星谷的百姓子民,都潜意识甘愿臣服于九寒宫,但义父却不甘愿如此,他暗暗发誓,一定要摆脱奴宗之名,让七星谷所有的百姓子民重获自由,不再为他人之奴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对于如此想法,宗门内的一众长老却不愿赞同,尤其是大长老姜千绝,他不仅甘愿为九寒宫之奴,还企图利用此事,不断出言抨击,从而动摇义父的谷主之位。”
  
      “如此一来,他就可以取代义父,成为七星谷的新谷主。”
  
      听得苏靖安的言语,楚行云微皱了下眉头,倒也没有感觉到惊讶。
  
      势力之中的勾心斗角,稀松平常。
  
      傅啸尘身为七星谷之主,位高权重,掌控着无数修炼资源,自然会受到别人的眼红嫉妒。
  
      如今,傅啸尘不愿臣服九寒宫,想摆脱奴宗之名,这一举动的出现,很容易被那些阴险狡诈之人利用,从而企图谋夺谷主之位,取而代之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阴险狡诈之人,心中从不会记挂百姓子民,更不会记挂宗门名誉,他们只在乎自己的利益,以及自己手中的权势。
  
      苏靖安所说的姜千绝,就是这样的人。
  
      “傅谷主的修为如此高深,那姜千绝虽位列大长老,但在修炼一道上,应该还未踏入涅槃境界吧?”楚行云反问道,在北荒域,涅槃境强者寥寥无几,姜千绝之名,并不在此列。
  
      但,苏靖安却摇摇头,咬牙道:“姜千绝年岁已高,虽达到阴阳九重之境,但潜力已经悉数耗去,本不可能精进半分,然而,半个月前,七星谷内突然出现了一座古怪的悬浮古山,此山的出现,不仅打破了这一桎梏,还让姜千绝顺利踏入了涅槃境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悬浮古山?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目光微凝,视野中,苏靖安再度发出了叹息声音,一边叹息,一边说道:“自六宗大比结束后,九寒宫就鲜有动作,一直处于平静之中,而夜雪裳也宣布进入闭关状态,任何人不得踏入九寒宫半步。”
  
      听罢,楚行云不禁恍然大悟。
  
      难怪最近的大事,九寒宫从未参与,更没有暗中插手,坐收渔翁之利,原来,夜雪裳早已闭关不出,九寒宫也处于平静之中。
  
      “七星谷身为九寒宫的奴宗,自然要默默守护,对此,义父却希望趁此机会,摆脱九寒宫的掌控,但此话一出,立刻遭到了姜千绝的极力反对,后者甚至还联合了所有长老,企图直接弹劾义父的谷主之位。”
  
      “幸好义父修为强横,强行用实力震慑了姜千绝等人,但姜千绝却并不甘心,一直暗中拉拢他人,积存实力,妄想再度弹劾义父,直到半个月前的夜里,七星谷内,一道璀璨异芒毫无征兆的降下,待异芒散去之后,一座高大的悬浮古山渐渐浮现而出……”
  
      苏靖安的语气骤变,身上气息不再儒雅,而是变得凌厉起来,吐字道:“为了查探这座悬浮古山,义父和一众长老多次出手,但结果都是一无所获,正当众人都要放弃之时,古山内,忽然洒下了漫漫金光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些金光笼罩着义父和一众长老,玄妙至极,但在那时候,并没有人出现异样,随着时间不断推移,义父宛若身患重疾,身体一如不如一日,实力大减,但反观姜千绝,居然一举踏入了涅槃境界,而他手下的一众长老,也是接连突破了修为桎梏,势头强盛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所以,现在的七星谷,义父的大势渐散,姜千绝统摄了大权,他开始利用手中的职权,铲除异己,滥杀无辜,酿成无数血腥惨象,在同时,他也暗中掌控局势,企图孤立义父,倘若我没有易容改貌,绝不可能安然来到万剑阁!”
  
      七星谷遭遇的变故,太离奇,太残酷,让苏靖安都有些难以接受,他知道,倘若再无举措,七星谷,终究会落到姜千绝的手中。
  
  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傅啸尘的下场,必将凄惨万分,而他和苏慕昭,以及所有希冀摆脱奴宗之名的百姓子民,也会遭到毒手,绝无生还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苏靖安不断调整着自己的语气,眼角余光一扫,发现楚行云正忖着下巴,双眼微眯,瞳孔骤缩,俊逸如妖的面庞上,居然浮起了一缕缕火热之色。
  
      “苏兄。”忽地,楚行云猛然回头,对着苏靖安说道:“你刚才口中的那座悬浮古山,是否通体笼罩着金色光芒,气息浑厚而又古老,最重要的是,在入山古道之上,还耸立着一座青玉石碑,其上书三字——弥天山?”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最后一道话音落下,刹那间,苏靖安的脑海宛若遭受到了雷击,发出一阵阵轰鸣声音,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道:“洛云阁主,你,你怎会知道这些?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