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985章 随时欢迎
    嚣张青年感受到了楚行云的冷意,神色却不见惧怕,语气随意的说道:“我从未见过你,你是何人?来我青陵城作甚?”
  
      跟随在嚣张青年身后的三道身影,皆是中年男子,身穿劲装,背负兵刃,身上散发出强横的阳罡之气,他们也将目光看向了楚行云,不惧,神态同样傲然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眼中闪过锐芒,他和苏慕昭,两世为友,眼前这名嚣张青年不仅出言轻薄,还这般得意嚣张,这让他身上的冷意越来越盛。
  
      见楚行云沉默不语,嚣张青年怒喝一声,道:“我不管你是何人,来自何方,只要你踏入了这座青陵城,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夹紧尾巴,否则,我很快就会让你知道,什么叫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嚣张青年的眼睛看向苏靖安,戟指点出,补充道:“再者,你不得跟此人为伍,更不得出手相助,一旦让我发现,我不仅会杀了你,但凡跟你有关系之人,我也绝对不会轻易饶过,听懂了没有?”
  
      连续两道话音响起,让楚行云心神一凛,对着苏靖安问道:“他是何人?”
  
      “此人名为江枫,江步霄之子,虽年仅二十,但修为已达天灵九重,他生性凶残暴戾,喜好屠戮,青陵城陷入混乱之后,更是打着肃清风气的旗号,到处肆意杀伐。”苏靖安话音冷漠,甚至还带着一丝杀意,显然,这位名为江枫的嚣张青年,早已犯下了累累恶行。
  
      “至于江步霄,则是七星谷的长老之一,修为已达阴阳六重,乃是姜千绝的心腹人物,手中掌握着颇多实权。”顿了顿,苏靖安又补充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难怪胆敢如此嚣张。”楚行云顿时恍然,随即,他重新将目光看向了江枫,冷道:“你先是轻薄苏慕昭,而后又出言威胁于我,看在七星谷的面子上,我不难为你,你自断双臂吧。”
  
      这道话音垂落,整个空间倏然寂静。
  
      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停下了脚步,眼神惊愕的看向这边,仅一句话,就让他们全部都呆住了,脑袋嗡嗡作响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一开口,就要让江枫自断双臂?
  
      “你刚才说的话,我没听懂。”江枫发出一阵狂笑声音,像是看待傻子般看着楚行云,他简直不敢想象,在青陵城中,居然有人敢这样跟他说话。
  
      他的父亲,江步霄,乃是姜千绝的心腹,阴阳六重修为,手握庞大权势,哪怕是跺一跺脚,都能让青陵城颤抖起来。
  
      这正因如此,江枫面对着阴阳四重的楚行云,丝毫不觉惧怕,只要随便一句话,就可以定下楚行云的罪行,然后让江步霄出手,将强行其灭杀掉。
  
      毕竟,现在的青陵城局势混乱,他又手握权势,要杀一个散修,太简单了,即便那名散修是阴阳强者。
  
      “就凭你这句话,我宣布,你,已经是个死人了,很快,但凡跟你有关之人,也都要死,一个都不会留下!”江枫声音冷漠,双眸俯视着楚行云,宛若神邸般,高高在上,不可一世。
  
      “是吗?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双眸变得漆黑深邃,这一刹那,他眼瞳中的冷意陡然间爆发开来,几乎在同一瞬间,一股压迫人心的恐怖力量横扫开去,让江枫浑身颤抖起来。
  
      随后,人群便看到江枫的身体缓缓悬浮而起,四肢被束缚,灵力被压制,一直悬浮到半空中,被所有人注意到。
  
      “我父亲是江步霄,你敢动我?”江枫依旧吐出威胁话音,只是,他看向楚行云的时候,内心最深处,居然蔓延出了一股彻骨寒意,这双眼眸,好冷,妖异而又深邃,仿佛藏匿着一尊惊天魔神,仅仅一眼,就让他灵魂都开始瑟瑟发抖。
  
      “不……”江枫下意识发出了一道歇斯底里的呼喊声,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也让周围人群都愣了下,纷纷将目光望向楚行云。
  
      “纵使你现在出言求饶,也已经晚了。”楚行云摇了摇头,每一道字音,都宛若一柄无形之剑,深深刺入到江枫的身上,让他脸色变得苍白,浑身冒出冷汗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刚踏入青陵城,并不认识这个江枫,两人毫无交集,但,这个江枫因为楚行云看了他一眼,以及跟苏靖安同行,就接连说出威胁话音。
  
      当众轻薄苏慕昭,随后威胁楚行云,最后,还扬言要杀尽一切跟楚行云有关之人,让他们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  
      如此狠辣无情之人,根本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上!
  
      他,江步霄的儿子?
  
      笑话!
  
      这数个月来,死在楚行云手中的强者,早已是数不胜数,就连涅槃强者也不再少数,区区一个阴阳六重之人,他会放在眼里?
  
      “你若胆敢伤害江枫少爷,休想活着离开青陵城!”跟随江枫而来的三名中年男子踏前一步,声音冰寒冷漠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闻言,双眸微微一瞥,顷刻,那三人感觉这目光犹如锋锐剑芒,狠狠刺痛着他们的灵魂和身体,表情骤变,有些惊骇的看着眼前这名削瘦男子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一切都是误会,只要你放了江枫少爷,我们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。”中年男子的话音软了下来,不敢再直视楚行云的双眸。
  
      “前辈,这的确是个误会!”这时,江枫也有些怕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他口中虽说着求饶话音,双眼却依旧闪烁着残忍凶光,心中呢喃道:“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散修,待我离开这里,必定将此事告知父亲,明年的今日,便是你的忌日!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扫了江枫一眼,瞬间就看穿了江枫的心中所想,只见他冷冷一笑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你觉得是一个误会,但,我并不觉得。”
  
      语落,楚行云缓缓张开了手掌。
  
      听得轰隆一声闷响,江枫的身体,直接消失了,再无影踪,就连一丝鲜血都没有,化作漫天齑粉,随风散去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站在漫天齑粉之中,一袭长袍猎猎而动,姿态狷狂而又霸道,冷漠道:“江枫的狗命,我收下了,倘若江步霄想要报仇,就让他来青尘阁找我,我随时欢迎。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