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14章 临死挣扎
    这些七星谷长老本想利用人数优势,强行灭杀楚行云,让他含恨而亡,然而根本没有预料到眼前的情形,楚行云只是开口吐出两字,三名长老,便当场身亡。
  
      那一缕金光,来自于弥天山,听从楚行云的命令,这显然在无声的说明,楚行云已经掌控了弥天山,成为弥天山之主。
  
      一瞬间,所有七星谷长老都呆住了,心脏猛地颤抖了下,只感觉呼吸急促。
  
      苏慕昭和苏靖安也是惊讶的看着楚行云,他们发现,楚行云的身上,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光,一闪一烁,跟弥天山产生了微弱的共鸣。
  
      而这股共鸣,太玄妙,他们两人根本无法看透,即便楚行云就站在他们的面前,个中差距,也宛若一道天堑,模糊看不清楚。
  
      “你,你掌控了弥天山?”在强烈的惊诧面前,一名七星谷长老咬了咬牙,话音近乎颤抖得发问,心中,还存有一丝侥幸,觉得这一切都只是巧合。
  
      “以你们现在的处境,问这个,有意义吗?”楚行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嘴角微微掀起,露出一抹嘲讽之意。
  
      刚才那缕金光,的确由弥天山激射而出,楚行云,也确实代替了弥天武皇,成为新的弥天山之主。
  
      那时,楚行云利用黑洞剑光和死亡火焰,强行湮灭了弥天武皇的最后一丝灵魂之力,并且成功炼化温润玉珠。
  
      随着印记逐渐烙印在玉珠内,弥天山彻底震动,所有大阵的掌控权,都归由楚行云之手,而苏靖安和苏慕昭,以及一众七星谷长老,则被弥天山强行驱逐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弥天山,乃是弥天宗的山门所在,弥天武皇毕生凝聚的心血,大阵无数,几乎遍布了整一座弥天山,现在,楚行云以弥天山之主的身份,催动大阵,强行轰杀三名七星谷长老,这,又有何难?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话音,一众七星谷长老脸色惨白,这番话,已经变相承认了一切,他们的身体开始颤抖,刚才浮现在脑海中的贪婪念想,瞬间变成了恐惧。
  
      “洛云,你莫要太得意,就算你掌控了弥天山,以你现在的实力,也不可能随意催动灵阵,只要姜长老出手,你还是要死!”又一名七星谷长老开口,他强忍着恐惧,把一切希望都放在了姜千绝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“此话说得没错,你现在收手,我们还能留你一条全尸。”其他七星谷长老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连忙叫嚣着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吗?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看着这些七星谷长老的丑恶嘴脸,摇头叹息一声:“如果我跟你们说,姜千绝已经死了,就死在我的剑下,你们会作何感想?”
  
      “姜长老……死了?”一刹那,那些原本叫嚣连连的七星谷长老,霎时陷入死寂之中,瞳孔放大,蹬蹬向后退了几步。
  
      从一开始,他们觉得胜券在握,一举一动,根本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但就在刚才,他们被逐出了弥天山,而弥天山更是落到楚行云的手中,任由其掌控。
  
      此刻,楚行云还告知他们,姜千绝已经死了,就死在他的剑下,他们这些人,再无依仗,所有的生杀大权,都被楚行云掌控在手中。
  
      这般变化,发生在短短一瞬,太快,让他们始料未及,倘若不是这些人修为高深,恐怕早已心神崩溃了。
  
      呼呼呼!
  
      一阵急促的破空声响起,打破了空间的死寂,但见在天际的另外一端,有十余道身影急速奔来,速度惊人,很快就降临下来。
  
      为首者,赫然正是傅啸尘,至于其余之人,则是他的亲信。
  
      这里距离青尘阁不远,弥天山突然出现的天地异象,使得傅啸尘心里有些担忧,便立刻带着十余名亲信赶来,一探究竟。
  
      当他赶到这里,眼前之景,让他不禁有些错愕,弥天山的金光还未散去,为什么,楚行云等人却离开了弥天山。
  
      更甚者,空间的气氛很是古怪,仿佛已经被楚行云轻松掌控住,三十多名七星谷长老,瑟瑟发抖,好似完全被压制住,而姜千绝的气息,完全消失了,不复存在。
  
      傅啸尘的脑海中,一个个疑惑浮现出来,他看了眼苏慕昭和苏靖安,又朝楚行云望了一眼,只见楚行云淡笑了一声,随意道:“此事说来有些麻烦,随后我再一一说明,至于眼前这些残杀同门的畜生,便交由傅谷主处理吧。”
  
      虽说傅啸尘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,但他从楚行云的从容笑容之中,依稀能推断出些许,心中暗暗惊讶之余,目光缓缓移过,看向了那些噤若寒蝉的七星谷长老。
  
      傅啸尘的到来,让这些七星谷长老颤抖得更加厉害,恐惧、不甘、愤怒以及后悔,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斥在他们的脑海中,每一张面庞都是那般扭曲和狰狞。
  
      便在这时,一名紫衣长老突然抬起头,直接迎上了傅啸尘的冰冷目光,短暂的失神后,爆发出一阵猖狂笑声,犹如陷入癫狂那般。
  
      傅啸尘微微蹙了下眉头,却听到那名紫衣长老狂笑道:“没想到,你们早已经串通一气,暗中布下了整个谋局,这一次,我们承认,你们赢了,但是,你们要收走我们的性命,恐怕没那么容易!”
  
      “早在进入弥天山之前,我们就将七星谷的所有权势,都掌握在了手中,每一位城主,每一名官员,全都是我们的亲信,就连隐藏在暗中的势力之主,也都听从我们的命令。”
  
      “姜千绝死了,我们认了,但,如果我们全部死绝,那些亲信势必会发起动乱,一城乱,城城乱,整个七星谷都将变得混乱不堪,你们也别想好过!”
  
      这名紫衣长老的话,让那些七星谷长老的眼眸中透出滔滔凶光,一个个不再心生恐惧,面庞上浮起暴戾之态。
  
      今日,如果他们真的难逃一死,到最后,他们就拉着整个七星谷下水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这一群畜生,到此刻,都还要执迷不悟?”苏靖安终于忍耐不住心中的愤怒,破口大骂一声,他从未见过如此无耻之人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活着,七星谷不会衰落,但如果我们死了,那么,七星谷也休想安宁,如何抉择,你们好好掂量掂量。”那些七星谷长老又是狂笑一声,他们傲慢的收回了目光,眼角余光一瞥,却发现楚行云同样凝视着他们,嘴角处,笑意正浓。
  
  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一名七星谷长老立刻开口,他的心中,突然有些慌了。
  
      闻言,楚行云脸上依旧噙着笑意,眼眸从这些七星谷长老的身上逐一扫过,最后不急不缓的说出一道字音。
  
      他道:“你们刚才说自己的亲信遍布七星谷,数目惊人,可是,你们有没有发现,从弥天山出现异象至今,除了傅谷主,根本没有其他人赶来,尤其是你们口中的那些亲信……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