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25章 恐怖之处
    楚行云踏入阴阳六重境界,黑洞重剑的重量,达到了恐怖的六十万斤,一剑落下,连大地都要硬生生被轰裂掉,倘若配合着五枚本源玄晶,更是强横得无法言说。
  
      如此力量之下,一座冰霜牢笼,焉能抵挡!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气爆声炸响,楚行云高高举起了黑洞重剑,黑色长发飘飞,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霸道魔之意,剑芒一闪,就要以蛮横无匹的姿态强行轰出。
  
      “云哥哥,不可!”正当楚行云的气势凝聚到巅峰,毫无征兆地,水流香突然出声阻拦。
  
      此话一出,虚空四周之处,冷冽的九寒之气侵袭而出,重重裹挟住庞大的黑洞重剑,冷意绽放,黑洞剑光都被硬生生冻成了冰雕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愣了下,满是疑惑的看着水流香,不知道对方这是何意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,九寒之气逐渐散去,水流香先是松了口气,而后对楚行云道:“云哥哥,这座冰霜牢笼,存有夜血裳的法则印记,一旦牢笼被毁,那道法则印记也会随之碎裂,如此一来,夜血裳就会立即赶来此地,到时候,我们两人都别想逃离。”
  
      法则印记!
  
      闻言,楚行云的眉头微微挑起。
  
      武者踏入武皇境界,除了能够领悟出意志之力,还能够看穿天地真理和五行运转,从而在体内凝结法则之力。
  
      法则印记,就是依靠法则之力,凝聚出一枚烙印,烙印和结印者之间,存有微弱的共鸣,一旦法则印记碎裂,结印者能立即察觉到。
  
      “凝聚一枚法则烙印,需要耗费庞大的心神,没想到,这个夜血裳居然如此谨慎。”楚行云也曾身为武皇,这些神通手段,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。
  
      既然这座冰霜牢笼之内,存有夜血裳的法则印记,那么,楚行云如果想要救出水流香,就不可避免的会惊动到夜血裳。
  
      “自从取出了天魂控心石,夜血裳对我的控制愈发缜密,不仅在冰宫周围布下了重重灵阵,就连这座冰霜牢笼,也存有法则印记,几乎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这里。”水流香回想到往日的种种,不禁长叹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流香,你可知道夜血裳现在的修为境界?”楚行云微眯着双眼,突然发问。
  
      “数日前,夜血裳成功突破了修为桎梏,此刻,她应该是四重武皇之境。”水流香日夜接触夜血裳,这一点,她心中知晓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听完后有些惊讶,武者若要踏入武皇境界,不仅需要庞大的修炼资源,极高的修炼天赋,还需要拥有浩瀚气运,难度不可谓不大。
  
      北荒域,不过是一片贫瘠之地,资源匮乏,气运更是微薄,但即便如此,夜血裳依旧踏入了武皇境界,还达到四重境界,确实骇人听闻。
  
      “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宗祖,一直藏匿在深山,不敢随意出关,想必也是知道夜血裳的惊人修为,否则,又岂会泯灭于茫茫历史长河。”楚行云低声呢喃道,隐隐感觉到一丝压力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低沉着面庞,思索片刻后,重新看向了水流香:“流香,稍后我会强行破开冰霜牢笼,在牢笼碎裂的一瞬间,我能暂时压制住法则印记,时间很短,仅有一息。”
  
      “在这一息时间,你务必要调整好灵力,立即逃离冰霜牢笼,我能够强行破开虚空,带你离开这里,整个过程,仅有一次机会,绝不容出错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现在修为浅薄,但依靠上一世的手段,依旧能够暂时压制住法则印记。
  
      正如他所说,一息时间,很短,但只要处理得当,却能够瞒天过海,躲过夜血裳的感知,随后,再利用太虚噬灵蟒的空间之力,便能轻松逃出九寒宫。
  
      “云哥哥,你有办法破开虚空?”水流香惊讶的看着楚行云,显然有些难以置信,但很快地,她仍是摇了摇头,无奈道:“就算如此,风险还是太大了,夜血裳在万寒冰魄大阵的加持之下,修为实力直逼半步帝境,对她而言,封锁虚空,镇压天地,并非什么难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!”
  
      水流香的话语,使得楚行云脸上暴涌出惊骇之色,同时,也充满了疑惑之色,连忙出声问道:“流香,你刚才这句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,万寒冰魄大阵的存在,能让四重武皇境界的夜血裳,实力直逼半步帝境?”
  
      “没错!”水流香咬咬牙,重重点了点头,稍作思索之后,她开口解释道:“万寒冰魄大阵,传承于星辰仙门,乃是星辰仙门的镇宗古阵,一旦此阵布下,方圆百里之内,将会充斥着玄冰阵纹,地灵之人和天灵之人,根本难以靠近半步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静静听闻着,这一点,他已经从傅啸尘口中得知。
  
      “除此外,万寒冰魄大阵的最恐怖之处,便是能够凝聚天地间的冰寒之力,化为最精纯的力量,加持在武者的身上,从而让武者的实力大幅度提升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座万寒冰魄大阵,共有二十枚阵眼,分别是十八名阴阳境界的长老,以及两名涅槃境界的副宫主,至于最为重要的阵心,则是夜血裳本人,只要他们还未死去,万寒冰魄大阵就不会崩溃,将运转不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难怪我没有找到阵眼和阵心。”楚行云暗暗称奇,万寒冰魄大阵的阵眼和阵心,居然是武者本身,好生奇妙,他从未见到过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二十一人,已经跟万寒冰魄大阵融为一体,能够轻松得到大阵的力量加持,根据我的观察,在大阵的加持之下,十八名阴阳长老,能够发挥出涅槃实力,而两名涅槃境的副宫主,则堪比半步武皇,实力强横无匹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夜血裳身为万寒冰魄大阵的阵心,地位超然,可以得到最为浑厚的力量加持,实力将直逼半步帝境,身上,还隐约透出一缕无上帝气。”
  
      水流香顿时有些气馁,话音无奈的说道:“只要在万寒冰魄大阵的笼罩之下,她,几乎无敌,即便云哥哥你能破开虚空,也无法带我离开。”
  
      语落,楚行云表情凝固住,一言不发。
  
      他终究还是低估了万寒冰魄大阵,此阵,堪称逆天,竟还有这般神通,难怪今日他率百万大军逼来,九寒宫却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  
      坐拥如此大阵,试问,世间能有几人可破?
  
      “云哥哥,你今日出现在这里,我已经很满足了,不敢再奢望离开九寒宫,所以,趁着没有人发现,你还是快点离开吧。”水流香不忍看到楚行云苦恼的模样,更何况,她很清楚万寒冰魄大阵的恐怖之处,纵使楚行云手段万千,也无法将其破开。
  
      再者,除了万寒冰魄大阵,夜血裳和一众九寒宫强者,也是一大隐患,与其看着楚行云冒险,她宁可自己永远沉沦于九寒宫,甚至是葬身于此!
  
      “流香……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能感觉到水流香的舍身之意,他猛然抬起头,话音刚出口,身后,陡然传来一道冷漠话音,低喝道:“我九寒宫屹立数千年,宫门幽深,岂容你们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今日,你们两个谁都别想离开!”
  
      伴随着这道女声的响起,虚空中,万点寒芒绽放开来,那里,一名身材窈窕的女子缓步踏出,站立在了楚行云的身后,曼妙身姿上,一股冰寒的镇封气息跳跃缭绕,可怕无比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楚行云却没有转身望向此人,只因为,从这道声音响起的刹那,他就知道,来者是何人!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