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28章 三天约定
    血雾不断炸开,让楚行云的视线变得模糊,刺骨疼痛蔓延开来,即便是他,都忍不住紧紧咬住了牙齿,喉管中发出闷哼声音。
  
      轰一声!
  
      身体重重砸落在地面上,把厚实冰面都硬生生震碎,楚行云强忍着剧痛,身体一番,急速向后退去,跟夜血裳拉开了距离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夜血裳却没有追击的意思,就这般站立在原地,目光缓缓垂落而下,犹如天神俯视贫民那般,夹带着浓烈的不屑和嗤笑之意。
  
      “剑是好剑,甲胄也是不凡之物,五枚本源玄晶和臂铠,同样价值连城,只可惜,你太弱了,根本无法发挥出这些至宝的真正力量。”夜血裳直视着楚行云,她的眼眸中,居然也升腾起一丝丝贪婪之意。
  
      “哼!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冷哼一声,低眉扫去,发现自己的衣物碎裂掉,露出了里面的戍地玄灵铠,其上,甚至还沾染着一丝寒气,化为冰冷寒霜,附着在上面。
  
      夜血裳乃是万寒冰魄大阵的阵心,拥有最浑厚的加持之力,实力堪比准帝,哪怕是随意一指,都无比的恐怖,能轻松震开黑洞重剑,给予楚行云沉重打击。
  
      刚才那一指,若非黑洞重剑和戍地玄灵铠抵挡了大部分力量,即便楚行云拥有异变乌金体,也很难抵挡下来。
  
      毕竟,双方的实力差距,太大了,犹如凡人与仙人之别。
  
      “云哥哥,你绝不是夜血裳的对手,赶紧逃吧,我宁可自己被囚禁在这里,也不想看到你为我受伤。”看到楚行云身上汨汨流淌出鲜血,水流香感觉心如刀割,无比痛苦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他能否离开这里,不是他说了算,而是看我的心意。”夜血裳声音冰冷,盯着楚行云道:“闯我九寒宫,还打伤了我的人,任何一条,都足够你死上千百回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夜血裳忽然话音一转,凝声道:“如果你把有关星辰仙门和水洛秋的所有事宜,悉数告知于我,并且愿意臣服,奉我为主,我可以考虑免除你的死罪。”
  
      “宫主!”林冰璃被夜血裳的话吓了跳,立即出声。
  
      可是,她刚一出声,夜血裳又是冷眼扫来,让她把喉管里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,根本不敢再继续多言,噤若寒蝉。
  
      “是死,还是活,全凭你一念之间。”夜血裳再度出言,身上隐隐闪烁着冰寒光华,帝境气息在她身上不断流转,犹如掌控生死的天地之主。
  
      其实,夜血裳根本不在乎楚行云的生死。
  
      从楚行云刚才的言行举止,她确信,在古星秘境之中,楚行云肯定和水洛秋有所接触,甚至从中得到了某些辛秘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九寒宫传承于星辰仙门,而水洛秋又是星辰仙门之主,哪怕是一丝辛秘,对九寒宫都是意义非凡,能让夜血裳掌握更多的传承。
  
      再者,楚行云身上拥有的重宝,太多了,每一件都堪称惊世骇俗,夜血裳不得不怀疑,眼前这个青年,到底是何来历,为何能够拥有连她都眼红的至宝。
  
      这两点,让夜血裳非常好奇,就这样让楚行云死去,未免有些浪费。
  
      夜血裳眼眸异芒不断,越是看着楚行云,就越是感觉好奇,但在这个时候,楚行云嘴角缓缓掀起,居然露出了一抹哂笑。
  
      “夜血裳,你是否觉得,我的性命,已经被你捏在了手中,所以你才敢说出这样一番话来,想把我玩弄于鼓掌间?”楚行云哂笑出声,他早已看穿夜血裳的心中所想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我想你活,你能活,我想你死,你必须要死。”夜血裳感受到了楚行云的目光,心里突然感觉很不舒服,身上寒芒闪烁得厉害。
  
      呼一声!
  
      冰冷刺骨的寒风,在此刻呼啸而来,顷刻,整座冰宫坍塌掉,万千冰屑炸裂,朝着深邃夜穹刺去,以夜血裳为中心,寒光蔓向四面八方,周围空间全都是阴森冷气。
  
      如此恐怖声势,立刻让整座九寒峰震动了起来,短短一瞬,无数九寒宫强者奔掠到这里,两名副宫主,十七为长老,以及数以千计的宗门弟子,悉数到来。
  
      当他们看到眼前这一景,无不是一愣,很快,他们摆好了阵型,将这里重重包围住,每一人身上都是蔓延出浑厚灵力,凝为庞大威压,压迫在了楚行云的身上。
  
      “你已经沦为瓮中之鳖,这一次,就算是天神下凡,都休想救你逃出生天!”林冰璃盯着楚行云道,她的话音很微弱,却透出着强烈自信和得意。
  
      九寒宫的所有人,上至宫主,下至弟子,全都聚集在这里,楚行云怎么逃?
  
      “云哥哥。”这股凝固气息让水流香面色一阵苍白,她的双眼已经湿润,看向楚行云的目光中带着些许自责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她望向楚行云之时,楚行云也凝视着她,脸上的冷意散去,唯有疼爱和温柔,轻声道:“流香,你再等三天,三天后,我一定带你离开这里。”
  
      水流香闻言,不禁愣了下,三天后,楚行云要带她离开九寒宫?
  
      “你今日能否离开九寒宫,都还是两说,居然还想着救走水流香,你这一份勇气,从何而来?”夜血裳不禁大笑,这一句话,是她有生以来听过最好笑的笑话。
  
      此刻,就算是一名九重武皇站在这里,夜血裳都有十足的信心,将其围困在九寒宫,甚至强行诛杀掉,一个楚行云,更算不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无视了夜血裳的话音,依旧含情脉脉的看着水流香,过了片响,他终于移开目光,在周围人群身上逐一扫过,最后才落到夜血裳的身上,道:“三天后,我必破九寒宫,任何阻拦我之人,我绝不会放过,都要死。”
  
      说罢,楚行云将亡魂之栖和黑洞重剑收起,步伐后退,咔嚓咔嚓的碎裂声突兀响起,楚行云身后的那片空间碎裂开来,裂痕蔓延,最后轰然坍塌掉,露出了一条诡秘的空间通道。
  
      “吼!”
  
      一道怪异嘶吼声传来,在众人惊诧难耐的注视下,一尊浑身裹挟着幽紫光芒的庞大蟒蛇探出,张开嘴,将楚行云一口吞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灵兽,居然能穿梭于虚空之中?”夜血裳也被这一幕吓了跳,不过,她猛然回过神来,体内寒气爆发而出,干枯手掌一探,疯狂抓向了那尊庞大蟒蛇。
  
      轰!轰!轰!
  
      虚空当中,这股可怕的寒气全部汇聚于夜血裳身上,让她成为一尊杀伐无上的冰霜魔神,那些刺骨的寒气,能把虚空都碾碎,极其恐怖,天地都在此刻不断颤抖。
  
      但,她终究是迟了一步。
  
      待恐怖寒气手掌压下,那一片虚空,已经恢复如初,无论是太虚噬灵蟒,还是楚行云,都消失无踪了!
  
      在泱泱众人的眼皮子底下,安然离开!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