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43章 十八燃血魔阵
    笑声愈发的清晰,一重接着一重,清晰回荡在众人耳中,就连冷冽寒风都因为笑声颤抖起来,霜雪摇曳,隐约在虚空中勾勒出一道虚浮身影。
  
      那身影,居然是一尊狰狞魔神,五首,十臂,巍然悬浮于虚空中,他的面目虽无法看清楚,却散发出强烈的滔天魔意,一经出现,宛若天地都变得彻底凝固。
  
      嗡嗡嗡嗡!
  
      血红魔光倾泻下来,饶是两名副宫主见识惊人,也不禁愣住了,下一刻,她们便看到十五名黑洞剑奴奔掠到了魔神身影面前,身躯归然不动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要作甚?”白衣美妇看着眼前之景,心头突然感觉有些窒息。
  
  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下,轰隆隆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,那一尊狰狞魔神,居然动了,十臂探出,五首扭动,无不是爆发出一股吸力,将黑洞剑奴摄到了体内。
  
      吼!
  
      一声魔吼遽然间绽放。
  
      顿时,狰狞魔神的手臂之处,缓缓逸散出天地之力,而魔首之处,则是逸散出涅盘之气,两股气息相互凝结,最终化为了三缕血光,悉数倾注到武靖血、蔺天冲和墨望公的体内。
  
      在血光入体的瞬间,三人的身体狠狠一颤,眼眸中的瞳孔,变了,赫然夹带着一缕魔意,身上的气息更是不断飙升,把虚空都搅弄得混乱,宛若是魔神后裔降临。
  
      “好诡异的灵阵!”一直缄默不言的黑衣美妇终于出言,她抬头看着虚空中的狰狞魔神,随即又看了看气息骤变的三人,表情一阵错愕。
  
      她身旁,那名白衣美妇也是表情惊愕,不再刻薄出言,完全被这一幕惊住了。
  
      两人身为九寒宫的副宫主,无论是见识,还是眼界,都远远胜过常人,眼前这一座灵阵,太诡异,那尊狰狞魔神,居然是灵阵阵心,除此外,无阵眼,更无阵纹,简直闻所未闻。
  
      甚者,在血光的沐浴之下,武靖血、墨望公和蔺天冲的实力,正无比夸张的跃升着,尤其是武靖血和蔺天冲,赫然不在她们两人之下。
  
      “十名阴阳之人,束缚于手臂,被疯狂汲取天地之力,五名涅盘之人,囚困于头颅,被不断抽取涅盘之力,将两股力量凝为一体,最后,由这尊魔神吞吐出诡异红光,从而让三人的实力得以提升,此阵,完全有悖于寻常灵阵。”
  
      夜血裳也在抬头凝望着虚空,平静无波的面庞上,倏然闪过一丝惊讶,如此古怪的灵阵,她还是第一次看到,以武者的本源力量作为媒介,从而强行提高实力,此阵,简直堪称魔阵。
  
      其实,夜血裳的心中所想,完全剖析出了这座灵阵的玄妙。
  
      此阵名为十八燃血魔阵,它,并非来自真灵大陆,而是来自于黑洞重剑,能燃烧十五名黑洞剑奴的本源力量,强行提高三人的实力。
  
      作为十八燃血魔阵的布阵者,无论是黑洞剑奴,亦或是武靖血、墨望公和蔺天冲,身心都会承受莫大伤害,一不小心,甚至可能损害修炼根基。
  
      但在眼下,此阵乃是唯一的办法,否则,他们焉能对抗两名半步武皇。
  
      轰一声!
  
      漫天血光突然炸裂,虚空中,蔺天冲的身上,雷光染血,流露出极为危险的气息,一声低喝传出,以他的身体为中心,血色雷光席卷,凝聚出一尊翼展千米的雷霆血鹰,气息之狂暴,虚空所有的灵力都碎裂,宛若血雷降世。
  
      而另外一边,武靖血的极煞之力,同样染上了狰狞血色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高举起皇器长戟,三千靖天军耸立于高空,煞气缭绕,化为极煞恶蛟,武靖血则是血色龙首,一声咆哮,天地都充斥着纯粹的杀戮煞气。
  
      至于墨望公,他依旧保持着原来的清闲姿态,只是眼瞳化为了血红之色,气息变得诡秘莫测,好似,也变成了魔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三人,立于高空,再加上身后的五首十臂魔神之影,凝重的气氛,使得下方的两位副宫主心脏疯狂震颤,夜血裳眼中的惊异愈发浓烈。
  
      “灵阵诡异,倒也就罢了,那三千人又是怎么回事?”夜血裳脑海中的疑惑越来越多,在万寒冰魄大阵的笼罩下,非阴阳境界之人,无法踏入九寒宫,要被冻成冰雕,为何三千靖天军会突然出现,并且释放出滚滚煞气。
  
      短暂的惊疑后,夜血裳眼中闪过了一抹明悟之色,恍然开口道:“这三千人,居然是灵傀,灵傀之身,却身负无尽煞气,还能够凝聚煞气蛟龙,你们身上的秘密,还真是多不胜数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两人听令!”这时,夜血裳陡然收回了目光,对着两名副宫主说道:“出手之时,务必要留下这三人的性命,包括楚行云,也不能杀,我现在对他们是越来越感兴趣了。”
  
      夜血裳的话音透着贪婪和好奇,目光刚抬起,虚空中的极煞恶蛟便发出一道震天龙吼,武靖血的血色披风摇摆,居高临下的说道:“孰胜孰负,还轮不到你来定夺!”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血色的极煞之力喷涌,但见极煞恶蛟的身躯掠动,每一缕煞气都弥漫着可怕的杀伐之威,长戟刺出,化作一道道毁灭流光,湮灭一切,天地都为之色变。
  
      同一瞬,蔺天冲也出手了。
  
      狂暴雷光闪过,他宛若无根浮萍,身影虚浮无踪,瞬息就降临到两位副宫主的身前,血雷神鹰绽放万丈血光,俯冲而下,光是那一股威势,就让高台龟裂出丝丝裂痕。
  
      “纵使有灵阵加持,你们也绝非我们的对手,给我去死!”白衣美妇脸上的惊色散去,她和黑衣美妇相视了一眼,随后同时出手。
  
      嗡!嗡!
  
      飞梭掠动,银针穿空,但见两抹锐利光芒冲天而起,主动迎上了武靖血和蔺天冲,光芒中夹带着武皇意志,所过之处,天地开始产生扭曲,空间更是渗出一道道波纹涟漪。
  
      两股无比恐怖的力量,不断靠近,当相互碰撞之时,出乎意料的,竟没有爆发出震天动地的毁灭之景,那一片虚空,彻底死寂,唯有夹带着毁灭气息的光芒不断逸散出来,血色大振,那飞梭和银针,却是变得越发的黯淡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见状,两名副宫主终于不再倨傲,她们可以感觉到,在血色雷霆和血色煞气的交织下,自己的攻势,竟落于下风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灵力碎裂声传来,视野中,银针和飞梭被强行震开,狰狞血光翻滚,既夹带着雷霆之光,又充斥着极煞之力,融为一体,降临了到两人的面前,乃至将她们完全笼罩住。
  
      “赢了!”武靖血和蔺天冲看到这一景,因为消耗巨大而变得略显苍白的面庞,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一抹喜色,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墨望公站在两人身后,面庞上也是闪过了一丝喜色,可是,这丝喜色刚蔓延出来,他的眼眸却是一凝。
  
      前方处,面对着恐怖攻势的两位副宫主,居然没有慌于闪避,她们两人依旧站立在原地位置,身体周围,一缕诡异的幽蓝光华悄然漫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