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44章 九寒冰甲
    幽蓝光华浑厚,越来越璀璨,最终凝聚成两套晶莹冰甲,各自将两名副宫主的身体完全覆盖住,森森寒气肆意释放,将那股恐怖攻势阻拦在虚空之中。
  
      咔嚓咔嚓的冰霜碎裂声不断传出,两套晶莹冰甲,一枚枚冰屑炸裂,但那股瘆人寒气始终没有散去,直至完全抵挡住恐怖攻势。
  
      武靖血和蔺天冲的眉头皱了下,这冰甲的防御力好生强横,刚才那一股攻势,虽说被削弱了许多,却足够轰杀一名初入涅槃之人,全力轰击而下,竟无法将其摧毁。
  
      呼一声!
  
      这时,一股寒风扫过。
  
      簌簌冰霜洒落,还未接触到晶莹冰甲,就被悉数隔绝在外,两名副宫主浑身没有丝毫的伤势,一踏步,重新落到三人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,我倒是低估了这座灵阵的力量,居然能让你们两人的实力提升如此之多,只不过,如果你们仅有这样的程度,恐怕连九寒冰甲都无法轰碎。”白衣美妇发出轻蔑之笑,玉手一探,银光飞梭再现,依旧散发出狰狞寒光。
  
      闻言,武靖血和蔺天冲的表情凝重些许,不禁向后了一眼,随即便听到墨望公的声音传来,轻声道:“这两套冰甲,似乎蕴含着一丝九寒之气,防御力极其可怕,以我所想,即便是涅槃五重之人,都无法将其彻底轰碎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,此物虽强横,却并非兵刃器具,丝毫不受这两人控制,仅仅只是单纯防御而已,我们恰好可以抓住这一点,给予对方迎头痛击。”墨望公沉吟片响,立即补充说道。
  
      三人之中,墨望公的修为最弱,但他所拥有的敏锐洞察力和见识,却要胜过任何人,即便是楚行云都无法相比。
  
      经过十八燃血魔阵的加持,墨望公的双眸犹如魔之眼,能够瞬息看穿诸多事物,九寒冰甲玄妙无比,却无法躲过他的审视。
  
      “继续动手吧。”墨望公再度出言,蔺天冲和武靖血没有任何犹豫,点了点头后,身形各自掠出,可怕气息降临下来,继续杀向两名副宫主,气势更是强横。
  
      “杀!”
  
      两人同时出言低喝,一股肃杀光华冲天而起,蔺天冲幻化成雷霆血鹰,皇器爪套发出滚滚雷鸣,而武靖血则舞动皇器长戟如风,周围有无数道煞气冲向云霄,让天空都变得黯淡。
  
      “一群执迷不悟的狂徒。”白衣美妇神色尤为倨傲,话音刚落,银光飞梭释放出滚滚寒气,这寒气仿佛来自远古,朝蔺天冲和武靖血涌去,触目惊心,其中,透着可怕的冰封力量。
  
      同一瞬,黑衣美妇也不断弹动指间,血光银针破空,一分二,二化三,三为千百,一股漫天的杀戮气息暴涌,全部都是血色银光,简直就如同一道血光潮汐。
  
      两名半步武皇强者,不再藏拙,终于爆发出真正实力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虚空爆鸣声响起,血光银针和银光飞梭,几乎融为了一体,以无可匹敌的霸道姿态压下,想要摧毁蔺天冲和武靖血的攻势,将两人一举诛杀掉。
  
      “心魔丛生!”正当这时候,一道声音毫无征兆的响起。
  
      此话落下,高空处,滚滚云雾倏然变得昏暗,只见云端中央突然降下一道乌光,光化重锤,轰然朝着两名副宫主砸落,还未触及到两人的身体,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
      刹那间,两名副宫主的脑海中,竟有一道道阴暗心魔浮现,这些心魔遮蔽住她们的灵识,蒙住她们的双眼,就连灵海都在此刻停滞住。
  
      “居然又是一件皇器,而且,还是中品皇器。”石台中央处,夜血裳双眼死死盯着心魔锤,有些许难以置信,皇器爪套,皇器长戟,心魔锤,眼前的三人,每一人都拥有皇器,什么时候,皇器变得如此泛滥了?
  
      “速速醒来!”惊讶归惊讶,夜血裳并没有惊慌失措,立刻出声唤醒两人。
  
      语落,心魔消散。
  
      两名副宫主幡然醒来,只是,她们一抬起头,正前方,蔺天冲和武靖血已经杀来了,全身的恐怖血光瞬间汇聚于一点,疯狂翻滚,可怕得难以言说。
  
      令人感到窒息的毁灭力量从两人身漫出,蔺天冲的皇器爪套直刺,将天地灵力都变成了灭世神雷,全部都是毁灭的瘆人气息,武靖血则是不断挥舞皇器长戟,极煞之气凝聚成漩涡,其内,一尊煞气蛟龙在那里嘶吼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切都发生得很快,快到不可思议,两名副宫主出手的瞬间,心魔锤就落了下来,使得她们心神失守,即便夜血裳出声提醒,让她们立刻醒来,蔺天冲和武靖血的攻势,赫然已经到来,直接扑杀两人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当皇器爪套和皇器长戟落下,无尽力量狂涌,视野之中,只看到一股可怕的刺目光晕绽放,悉数压迫在两名副宫主的身,九寒冰甲疯狂颤抖,一道道裂痕不断蔓延开来。
  
      啪啪!
  
      没过多久,弥漫着滚滚寒气的九寒冰甲,碎裂了,万千冰屑朝四面八方散去,惊人的反冲力量炸开,将两名副宫主都震飞出去,后退了近百步,仍是无法稳住身形,脚下,两道狼狈不堪的痕迹浮现,一直延伸道石台,这才堪堪止住。
  
      “刚才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楚!”武靖血舞动皇器长戟,最终狠狠戳入地面,震得整座峰巅都在摇晃,一双霸道眼瞳之中,倒映出两名副宫主的狼狈身姿。
  
      这刻,武靖血还注意到,两名副宫主的嘴角处,都悬挂着一缕血迹,这赫然说明,她们两人受伤了,被刚才的攻势强行震伤。
  
      如此结果,让武靖血和蔺天冲微微舒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要知道,他们三人虽然得到了十八燃血魔阵的加持,实力大增,但,这股力量并不属于他们,越是催动,对身体和灵海的损耗就越大,连续两次出手,已经让他们全身传来剧烈疼痛,甚至灵海都在震荡,极其的紊乱。
  
      “九寒冰甲已破,她们又受了点轻伤,正是我们出手的机会,先全力轰杀一人,逐个击破,方能紧握胜券。”墨望公挥动一次心魔锤后,整张面庞已经苍白如纸,强提起一口气,立刻向蔺天冲和武靖血说出了胜敌之法。
  
      “好!”蔺天冲和武靖血同时点头,目光扭转,却看到两名副宫主正在不咸不淡的擦拭嘴角血迹,脸都是浮现出轻蔑笑靥。
  
      这一抹笑靥,印入到墨望公的眼眸内,顿时让他有一种强烈的不祥征兆,刚欲出声,周围的虚空中,居然有万千冰霜掠来,附着在两名副宫主的身前。
  
      咔嚓咔擦咔嚓……
  
      这些冰霜不断碰撞,凝聚,最后相融,仅过去一刹,两套晶莹玉润的九寒冰甲,再度出现在两人的身,没有裂痕,气息依旧,完好无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