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47章 大阵松动
    楚行云的身后处,一具无头尸体倒在那里,寒霜覆盖,已经逐渐变得冰凉。
  
      这无头尸体,赫然也是一名九寒宫长老。
  
      刚才,楚行云强行轰杀掉两名九寒宫长老,没有任何犹豫,直接催动空神瞬步,出现在了这名九寒宫长老的身后。
  
      因为楚行云的种种癫狂举动,这名九寒宫长老完全呆愕,没有立刻反应到楚行云的出现,待她有所感召之时,死亡,已经降临到了她的头上,一抓横探,直接将头颅都摘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滴答滴答
  
      一滴滴微凉鲜血,顺着楚行云的手掌,落到了地面上,这鲜血,已经无法分辨出属于何人,有楚行云的,也有刚才那三名九寒宫长老。
  
      林冰璃睁大眼睛看着楚行云,心脏不停抽搐,她从来没有见过,一个人伤得如此之重,几乎流干了身体内的大半鲜血,居然还能够站立不倒下。
  
      “去死!”林冰璃咬了咬银牙,冰霜古门浮现,二话不说,轰然朝着楚行云镇压过去,她不相信楚行云伤得如此之重,还能够出手还击。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冰霜古门压迫,楚行云只是瞥了一眼,目光收回,已经血肉模糊的右臂探出,强行抵挡住冰霜古门,但几乎在同时,他的脚步狠狠踏在虚空中,身形化为剑光,刺痛林冰璃的双眼。
  
      “滚”林冰璃见状,被惊得有些花容失色,但回应她的,却是一只染血大手,无视了滚滚寒意,也无视了冰霜古门的镇封之力,就这样紧紧扣住她的脖颈。
  
      “让我滚,你也有这个资格?”楚行云一抬右手,将林冰璃高举起来,那双染着鲜血的魔神眼眸,使得林冰璃心头剧烈颤抖,嗓音呜咽,竟不知如何开口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,两人的侧方,一阵阵轰鸣声炸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视野之中,但见百余道冰冷灵光冲天,汇聚为滚滚潮汐,最后陡然炸开,瞬间把十名阴阳剑奴淹没,就连气息也是如此,淹没无踪。
  
      片刻,滚滚寒霜逐渐散去,那片灵力翻滚肆虐之地,径直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坑洞,坑洞内,一具具尸体倒在那,横七竖八,死状凄厉。
  
      而在中央位置,十名阴阳剑奴的踪影,完全消失了,仿佛从未存在过那般。
  
      “八十名阴阳强者,全部阵亡,仅剩下你一人,楚行云,你拿什么去救水流香?”林冰璃回过神来,径直爆发出哈哈狂笑声音。
  
      三千名九寒宫弟子的死去,林冰璃根本没有放在心上,完全无视了,只在意那些倒在坑洞中的剑奴残骸,整张面庞变得扭曲,迎上了楚行云的深邃眼眸。
  
      十八名九寒宫长老,仅剩下她一人,其余十七者,皆亡。
  
      但楚行云一方,八十名阴阳剑奴,全部死去,而楚行云的伤势极其严重,咳出的鲜血之中,已然夹带着一些脏器碎片。
  
      林冰璃看来,此战,她们已经胜券在握了,区区残兵败将,岂会是夜血裳的对手。眼前局势,林冰璃深知自己难逃一死,索性不再压抑,肆意发出着狂笑声音,边笑边说道:“凭借你们的实力,要想救出水流香,无异于痴人说梦,没有半点希望,而且,我也不怕告诉你,宫主之所以没有
  
      对你们出手,还任由你们登上九寒峰,最终目的,就是想让你登上九寒峰之巅,堂堂正正的直面着宫主。”“随后,宫主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,当着水流香的面前,把你彻底杀死,如此一来,水流香必会心神打乱,丧失最后一丝苟活于世的念想,那么,她的七情六欲,就会被冰心绝情诀完全湮灭,成为宫主最为
  
      忠诚的奴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一切的一切,都在宫主的掌控之中,而你,以及你所做的阴谋,都只是徒劳无功罢了,根本无法改变最终的结果。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样,知道真相后,是否觉得很气愤,是否觉得很绝望,自己算计了许久,最后依旧无法救出心爱之人,甚至还要沦为斩除水流香所有七情六欲的利刃,实在是可怜至极!”
  
      一道道话音,不断从林冰璃的嘴中吐出,狂笑声不断,即便在冷冽寒风之中,都在清晰传荡开去,但,楚行云依旧高举起右手,目光冷漠的看着这一切。
  
      “聒噪!”楚行云身上,强烈的杀戮意念疯狂蔓延,宛若随着他的声音,渗入到了林冰璃的体内,让她倏然止住了狂笑声,娇躯不断震颤。
  
      呼一声!死亡火焰释放,林冰璃双眸充斥恐惧,却发不出一言一语,只能用哀嚎来宣泄此时此刻的痛苦,全身战栗不已,生不如死,而楚行云就这样高高举起手掌,冷漠看着林冰璃身上的生机不断散去,最终沦为
  
      一具丑陋干尸。“只要能救出流香,即便是黄泉地狱,我也毫不惧怕,更何况是你们的简陋阴谋。”楚行云冷漠开口道,眼中的魔光丝毫没有就此散去,反而变得愈发浓稠,衣袖挥动,将十八名九寒宫长老的尸体,悉数收
  
      入了储物戒中。
  
      做完这些后,轰隆隆的震颤声突然响起,遽然间,整座九寒峰开始颤抖不休,覆盖住百里区域的万寒冰魄大阵不断摇晃,宛若产生了裂痕。
  
      咔嚓咔嚓咔嚓!
  
      一道道玄冰阵纹炸裂掉,一抹抹灵光冲上云霄,相互碰撞,惊得无数冰岩碎石滚落下去,惊起阵阵烟尘。
  
  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哪怕只是过去一息,万寒冰魄大阵就摇晃得越厉害,山脚之处,那些玄冰阵纹已经完全消失,一缕寒风袭入,使得冰宫轰然坍塌,冰屑万千。“身为阵眼的十八人,已经被我所杀,并且收入了储物戒之内,这座万寒冰魄大阵也理所当然的走向了崩溃,如此强烈的声势,想必楚虎他们会有所知晓,很快,就会率兵前来支援。”楚行云看着剧烈松动
  
      的万寒冰魄大阵,终于长舒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噗!
  
      但正在这时,楚行云的面庞变得彻底苍白,漆黑眼瞳颤了下,嘴巴一张开,径自吐出几大口鲜血,每一口都宛若血箭,喷射出了数米之远。这几口鲜血吐出后,楚行云的身体一颤,随即重重摔倒在了地面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