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65章 霸天斩魂剑
    浩瀚的灵魂潮汐静止,微光闪烁,映照出夜血裳那张无比惊讶的干枯面庞,嘴巴虽已张开,却说不出半句话,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灵魂之道,博大精深,当武者领悟到灵魂力量的精髓之时,就能创造出玄妙难测的神通手段,使得实力更进一步。
  
      不过,能创造灵魂神通之人,少之又少,大部分的武皇强者,都只能习练他人之法,方才能够运用灵魂神通,而且,习练灵魂神通的过程,无比艰难,需要投入大量的心神。
  
      夜血裳的修为,已达武皇四重之境,已是中游层次,她身为九寒宫之主,还拥有星辰仙门的部分传承,其中,灵魂神通不在少数。
  
      经过日积月累的苦修,夜血裳已经成功习得数招灵魂神通,灵魂静止,赫然是其中之一,所以,当她看到眼前这一幕,惊讶得心脏都快要停止。
  
      自己花费了数十年,方才完全习得的灵魂神通,一个未满二十年岁的青年,居然能够如此随意的使出,更重要的是,这青年的境界,并非武皇,仅仅只是阴阳六重。
  
      “先是能催动灵魂之力,而后能够进入水流香的脑海深处,现在,还堂而皇之的施展灵魂神通,这个楚行云,到底拥有何种至宝?”夜血裳下意识抬起头,朝着楚行云深深凝望过去,她觉得,楚行云能做到这一切,肯定是得益于罕见的至宝,而非自身的实力。
  
      或者说,她绝不相信,一名阴阳六重之人,能做到这一切,简直违背了修炼真理。
  
      夜血裳的心中所想,楚行云并不知晓,也丝毫不会在乎,只见他不急不缓的伸出右手,打出了一道响指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陡然传来,楚行云面前的灵魂潮汐完全崩溃掉,一双漆黑眼眸看着夜血裳,满是嗤笑之意,道:“你刚才说,要让我去死?”
  
      这眼神,很是刺眼,打断了夜血裳的思索,她更加感觉自己被羞辱,厉声道:“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,我现在就让你看看,何为真正的灵魂神通!”
  
      夜血裳脚步抬起,朝着前方重重踏步,顿时,虚空中好似有一尊尊妖龙狂舞,恐怖的寒意冲天,冷风肆意呼啸,伴随着一道道龙吟袭来,随即,妖龙穿梭在迷蒙虚空当中,尽皆朝着楚行云扑杀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“寒龙魂!”
  
      龙吟声大作,震得空间不断发颤,龙影万千,寒芒刺骨,更可怕的是无穷尽的寒光,闪掠所过之地,一切都化为厚重冰晶。
  
      “昔日,十大武皇之中,最为擅长灵魂神通的魂心武皇,都不敢在我面前说这句话,夜血裳,你何来的勇气?”楚行云直面着冰冷妖龙,右手高高举起,虚空一握间,一道璀璨的剑芒爆射而出,竟充斥着一股霸绝天下的无上气势。
  
      “斩!”
  
      一字吐出,剑落,魂光乍现。
  
      几乎在同时,一道凄厉的龙啸声滚滚而来,那尊冰冷妖龙被硬生生斩断,随即在灵魂力量之下炸裂,彻底化为虚无。
  
      不远处,夜血裳身躯猛颤了下,张嘴吐出一口鲜血,当她抬起满是惊讶的目光之时,楚行云的身影,已经站在了面前,单手持剑,剑锋吞吐出锐利的灵魂之力,刺痛着她的全身。
  
      “霸天斩魂剑,从不斩无名之人,夜血裳,今日你能死在斩魂剑之下,应该为此感到荣幸。”楚行云嘴角掀起弧度,魔光绽放,整个人都变得魔气凛然。
  
      夜血裳察觉到了楚行云的变化,霎时有种被猎人盯上的感觉,低声喝道:“楚行云,你莫要在强装镇定,这招灵魂神通固然强悍,但会耗费大量的灵魂之力,就凭你现在的修为,催动一两次,已是极限。”
  
      身为武皇强者,夜血裳的观察何其敏锐,她不知道楚行云到底有什么秘密,也不知道楚行云刚才说的话,代表着何种含义,但她却知道,楚行云的修为,不高,倘若长时间维持此刻的灵魂状态,很容易心神崩溃。
  
      毕竟,境界之差,犹如万丈天堑,任何至宝,任何神通,都无法扭转半分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居高临下的俯视夜血裳,见后者眼眸中闪过狡黠之光,话音平静得没有丝毫波澜,凝声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,我的确无法多次催动霸天斩魂剑,但那又如何,我只需一剑,足够斩你三魂七魄。”
  
      十足自信的话音,缓缓传到夜血裳的耳中,她眼中的狡黠之光,瞬间消失了,变得无比的难看,仿佛感觉楚行云手中的灵魂之剑,更锋利了,几欲让她感到窒息。
  
      咕噜……
  
      夜血裳苦涩的吞了口唾沫,吞咽声闷沉,竟在虚空中尤为的清晰,诺大一片白茫空间,更是因楚行云的这句话,充斥着肃杀之气,极其的惊骇人心。
  
      在这种压抑气氛之下,夜血裳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,她将目光从剑锋上移开,挣扎了许久,最终对着楚行云说道:“楚行云,现在你我都在水流香的脑海最深处,纵使你依靠这招灵魂神通能够压制住我,也不代表你就胜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倘若我一心求死,强行引爆所有的灵魂之力,水流香的灵魂,将会遭到莫大的震荡,轻则精神失常,重则灵魂残破,当场香消玉殒,我劝你还是收敛住锐气,别逼我逼得太紧!”
  
      夜血裳浑身透着强烈的威胁之意,身上,灵魂力量好似已经沸腾起来,透出强烈的危险之感,仿佛只要一个念头,就会完全引爆。
  
      此时此刻,夜血裳知道,如果霸天斩魂剑再度斩下,她,真的可能魂飞魄散,索性以水流香的灵魂安危,作为谈判的筹码,看能否有一线生机。
  
  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她的修为已达武皇四重之境,一心引爆灵魂之力,所能引发的力量,无比恐怖,哪怕只是一缕余波,都足以灭杀掉水流香。
  
      以楚行云对水流香的浓厚爱意,夜血裳很有自信,楚行云,不敢冒险。
  
      夜血裳心中这样思索着,心中的压抑之感,顿时消散了不少,但就在这一刹,楚行云的平静目光移过,盯了她片响,随后话音淡漠的说道:“那你尽管试一试,看看到底是你引爆灵魂之力的速度快,还是我手中的剑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