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68章 天下大势

      九寒宫覆灭,夜血裳身死,笼罩在九寒峰终年不散的寒意,也逐渐消失一空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此事传递开去,无尽雪域震动了,所有城池震动了,各大皇朝、家族、甚至是寻常势力,尽皆惊颤不已。
  
  
  
      自北荒域分立六大势力以来,九寒宫,便是处于霸主地位,无人能够撼动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今日,九寒灭,万剑立。
  
  
  
      北荒域,即将引来全新的时代。
  
  
  
      顷刻之间,北荒域的各大家族,古城、宗门势力,纷纷朝着万剑阁的方向汇聚而去,甚至连寻常普通的武者,亦是如此,浩浩荡荡的奔向万剑阁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些人就宛若一道道浪潮,从天下各处汇聚在一起,形成一股无尽大势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大势的中央之地,赫然正是万剑阁,它,已经取代九寒宫,成为北荒域的核心,受天下亿万武者的膜拜。
  
  
  
      其实,出现这样的局面,也是理所当然。
  
  
  
      天地间,没有任何事物能够长存,再强大的势力,也终将有覆灭的一日,更何况,九寒宫的存在,神秘阴冷,一直在暗中掌控着北荒域,搜刮资源,压榨子民,乃至是悄然屠戮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些不义举动,早已经深埋在无数武者的内心深处,一直敢怒而不敢言,此刻,这样一处势力,终灭亡,自当天下亢奋,子民欢呼。
  
  
  
      更加重要的是,九寒宫的覆灭,出自万剑阁之手。
  
  
  
      天下人皆知,此时此刻的万剑阁,已非当初的万剑阁,自楚行云执掌阁主之位,推陈出新,颁布了多项改革举措,每一项举措,都让百姓子民收获颇多,不再是一昧的盘剥,压榨。
  
  
  
      试问,这样的统治之人,天下百姓,焉能不前来恭贺。
  
  
  
      短短一瞬间,北荒域的各处各地,所有人都感觉身处在一个时代浪潮之中,但,面对着如此浪潮,身为主角的万剑阁,却是表现得尤为低调,甚至乎,他们连覆灭九寒宫的大小之事,一字未曾披露,表现得极其神秘。
  
  
  
      如此举动,立刻引来了天下人的好奇,有人说万剑阁损失惨重,弟子几乎死绝殆尽,所以才不敢大肆声张,也有人说万剑阁已经成为北荒域之主,不屑得意叫嚣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不过,也有人注意到,自九寒宫覆灭一来,万剑阁之主楚行云,再也没有出现在世人眼前,不少人都在揣测,楚行云,是否死于九寒峰之巅。
  
  
  
      北荒域浩大,子民百亿,议论声也是层出不穷,但无论议论声多么紊乱,万剑阁都从未出言,只是默默接管了浩瀚宗域,继续推行各项仁政,造福每一名百姓。
  
  
  
      直到过去半年之后,这些议论声终于平静下来,百姓子民也似乎逐渐忘怀了这件事,重新恢复了往昔的平静。
  
  
  
      九寒宫到底是如何灭绝,天下百姓依旧不知晓,但他们知道,这一切,肯定跟楚行云脱不了关系,正是在楚行云的带领下,万剑阁才能一次次崛起,最终成为北荒域的霸主。
  
  
  
      至于楚行云的生死,天下百姓都衷心觉得,他,一定还活着,否则的话,何人能替代他执掌万剑阁。
  
  
  
      时间点滴飞逝,距离九寒宫覆灭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此刻正值腊月寒冬,茫茫飞雪洒落下来,给大地裹上了一层银衣,但各城各地依旧能够看到上下穿行的武者,他们脸上洋溢着欢声笑语,或是结伴饮酒,或是入山冒险,丝毫没有因为寒意,而阻拦了修炼的步伐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万剑山深处,一处雅致庭院之内,这里笼罩着灵阵之光,将鹅毛般的飞雪抵挡在外,屋内丝毫没有冰冷寒意,暖洋洋的,很是舒服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此刻,庭院外,一道身影静静站立着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身影,乃是一名青年,五官俊逸如妖,棱角分明,一头乌黑的长发之下,眼眸深邃如渊,似乎能让人沉沦进去,深深不可自拔。
  
  
  
      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青年的面庞透着一抹苍白,整个人的气息也显得病态,身上披着一件雪白貂袍,仰起头,怅然凝望着飘下的银白雪花。
  
  
  
      咳咳咳咳!
  
  
  
      不知是否寒意太深了,俊逸青年的身体一颤,不断发出咳嗽声音,他伸手捂了捂嘴巴,岂料却咳嗽得更加厉害,银白雪地上,赫然出现了一朵朵妖异血花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楚小子,你怎么走出庭院了?”这时候,一道无奈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青年循声望去,只见在茫茫雪空中,两道身影出现在那,一者身着紫黑重铠,背负方天画戟,威风凛凛,煞气镇空寰宇,而另一者则是身着墨绿长袍,姿态淡然,似运筹天下帷幄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两者,除了武靖血和蔺天冲,又会是何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伤势好了些许,在屋子里闷得慌,索性出来看看雪。”楚行云自然感觉到了两人身上的担忧,伸手擦去了嘴角的血迹之后,对着他们淡淡一笑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拥有乌金体和本命精血,身体上的伤势,当然不用在意,但,这两大至宝,却无法修复你灵魂的伤势,更何况,九寒峰一战,你的灵魂几乎溃散,能重新凝聚,已是天地间的奇迹,是必要静心修养,岂能如此胡来!”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辩驳话音,武靖血更是恼怒,然而,楚行云依旧是淡淡笑着,目光重新望向了茫茫雪空,眼中闪烁出回忆之色。
  
  
  
      九寒峰一战,他连续催动霸天斩魂剑,灵魂早已经在那一刻溃散,但严格来说,那一刻溃散的灵魂,仅仅只是一部分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那部分的灵魂,正是心魔的灵魂。
  
  
  
      心魔衍生以来,他就一直占据着楚行云的身体,甚至凝聚出心牢,将楚行云束缚在内,直到水流香离去的那一刻,都未曾将楚行云释放出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随着心魔灵魂的彻底溃散,心牢也不复存在,楚行云这才得以重新掌控身躯,但是,他和心魔,本为一体,心魔溃散后,他的灵魂也遭遇莫大的伤势,沉睡了大半年,方才苏醒过来,身体一直无比的虚弱。
  
  
  
      除了身体和灵魂的伤势,楚行云的修为,也因为长时间的昏迷虚弱,不断衰弱,此刻仅为阴阳一重,而且,气息还尤为虚浮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么严重的伤势,倘若不是他拥有乌金体和本命精血,以及两世为人的强悍灵魂,早已经灰飞烟灭,魂飞魄散了,根本不可能活下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见楚行云沉默不言,墨望公狠狠瞪了武靖血一眼,刚才那番话,显然勾起了楚行云的怅然回忆,这,显然不利于他的伤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