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69章 楚无意

      ,!
  
  
  
      灵魂损伤,本就难以治疗,即便有罕见的天材地宝相助,也需要长时间的孕养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灵魂伤势,极其严重,甚至已经危害到了血肉和灵海,否则的话,他也不会出现修为倒退的情况。
  
  
  
      自从楚行云苏醒之后,这一段时间,他都隐居在万剑山内,想借此调理身体,只可惜,伤势并没有好转,一旦心神出现剧烈波动,或者遭受重创,依旧会很危险。
  
  
  
      墨望公看着脸色苍白的楚行云,不禁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,正思索着如何措辞,庭院内,突然传来了一道婴孩叫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爹……爹
  
  
  
      话音虽模糊,但却尤为的清脆,让人有种心神舒畅之感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武靖血和墨望公转过头,只见庭院内,一名身穿月白棉袄的可爱婴孩走了出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婴孩约莫一岁,似乎刚学会走路,步伐有点颤颤巍巍,五官精致,面颊粉嘟嘟的,煞是惹人喜爱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一看到武靖血和墨望公,婴孩的脸上立刻展露出笑颜,步伐加快的朝着他们走来,当她走出庭院的一刹,飘荡在天地的鹅毛大雪,突然停了,就连寒意都消散了许多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无意,到墨伯伯这边来。”墨望公露出一抹和蔼可亲的笑容,急忙踏步上前,将可爱婴孩抱在了怀中,笑容吟吟,止不住心中的溺爱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不仅是他,就连不苟言笑的武靖血,此刻也是展露出了笑容,伸手逗着婴孩,嘴中发出咿咿呀呀的打趣声音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名可爱婴孩,唤为楚无意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本无意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墨前辈,武前辈。”这时,水千月的声音响了起来,她从庭院内走出,衣着幽蓝霓裳,身上的气息似有改变,多了一丝雍容。
  
  
  
      她先是对着武靖血和墨望公笑了笑,一张手,楚无意就将小手张开,嘴中发出清脆的撒娇声音,似乎要水千月抱着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这小妮子,就不能给我这个老头子一点面子?”墨望公对着楚无意佯怒一喝,楚无意却是撇了撇小嘴,根本不买墨望公的账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一幕,把众人都逗乐了,就连楚行云也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千月,把无意带进庭院吧,免得冻坏了。”楚行云轻轻咳嗽了几声,对着水千月说道,望向楚无意的双眸中,弥漫出浓浓的宠爱之意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水千月回声应道伸手将楚无意接了过来,不过她刚走出几步,却是停下了步伐,转头对着楚行云说道:“师尊,你也要保重身体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点了点头,面颊带笑的看着水千月和楚无意走入庭院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初在九寒峰之巅,楚行云拼死挽留水流香未果,因伤势过于严重,几乎被风雪冻成了冰雕,夜千寒也悄然离去,独自留下了楚无意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从那以后,楚无意就交由水千月照顾,一直居住在庭院内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一年来,楚无意的存在,为万剑阁增添了许多欢乐,所有人都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小不点,当然,其中也包括楚行云。
  
  
  
      见水千月和楚无意走入了庭院,楚行云来到亭台坐下,他每走几步,嘴中就止不住的咳嗽,脸上的苍白之色,宛若飘飞的白雪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次你找我们来有何事?”武靖血也走入亭台,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九寒峰之战,距今已经过去了一年,一年来,北荒域虽无战争,但各地仍有混乱,因此,我准备召集各大古城、势力以及皇朝之主,悉数齐聚万剑山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抬头看着武靖血,缓声说道:“一来可以树立万剑阁的威望,从而镇压混乱,方便改革仁政的推行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二来,我还想趁此机会,公开追悼当年战死的一众将士,安抚百姓民众,毕竟,他们都是为了万剑阁而死,不应该埋名沙场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听完楚行云的话,武靖血的目光微微一凝,他征战沙场数十载,自然知道此事代表的意义,立即回道:“此事就交给我吧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语落,他身形闪烁,化为了一尊千米长的极煞恶蛟,消失于茫茫天穹的另外一端。“虽说万剑阁统一了北荒域,但在名义上,终究还是缺少了公开宣布,难免会出现一些质疑声音,此举既可以树立威望,还能够安抚百姓民众,的确是一举两得。”墨望公没有见外,自顾坐了下来,笑吟吟
  
  
  
      的看着楚行云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对了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忽地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表情顿时凝重了些许:“这段时间,我寻遍了北荒域,始终没有找到域外金属的下落,倘若要继续寻觅,恐怕要前往别的地域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当初在九寒峰之巅,武靖血、墨望公和蔺天冲,三人拼死迎战两名九寒宫副宫主,一度战得天昏地暗,血染长空。
  
  
  
      最终,他们依旧败了,未能战胜两名副宫主,武靖血和墨望公只能通过自爆灵海的手段,借此重创两名副宫主,而蔺天冲也是如此,愿身化漫天雷光,拼死冲杀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武靖血和墨望公,并非生灵,而是半人半傀之身,他们的灵魂,被镇压在轮回天书之中,只要楚行云不死,他们,便可以重新复活过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然而,蔺天冲却不能如此。
  
  
  
      在此刻,蔺天冲的灵魂,被楚行云收入了轮回天书,并未烟消云散,但要想凝聚半人半傀之身,必须拥有域外金属,绝不可或缺。
  
  
  
      鉴于这一点,自九寒峰之战结束,墨望公就一直在寻觅域外金属,奈何,北荒域太贫瘠了,始终是一无所获,真灵大陆其他的地域,或许会有域外金属的存在,但也是未知。
  
  
  
      想到这,即便是墨望公,都感觉有一丝泄气,他抬头望向楚行云,却见楚行云静坐在石椅上,目光凝空,一言不发,仿佛陷入了沉思当中。
  
  
  
      雪,再度落了下来,一片接着一片,漫天无穷。
  
  
  
      亭台精致,却无法抵挡住刺骨的寒意。墨望公有些担心楚行云的身体,刚欲出声,一直毫无动静的楚行云突然转过头,漆黑眸子重新绽放出深邃精芒,颇为认真的说道:“墨前辈,你曾说过,域外金属的来历神秘,极有可能并非真灵大陆之物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”“换言之,域外金属,是否来自其他的世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