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72章 为人难
    突如其来的话音,让楚行云愣了下,他看着面带疯狂的夜千寒,顿时语塞,宛若木鸡般站立在原地。
  
      嘀嗒!
  
      壶中的烈酒滑落,接触到地面,化为了剔透冰晶,声音细微,却在此刻清晰如同钟鸣。
  
      夜千寒就这般凝视着楚行云,不语,眼中尽是疯狂和挣扎,正待她要继续追问时,楚行云突然动了,抬起头,将漆黑眸子迎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心里已经被流香占满了,任何人都无法踏足,你很美,也很出色,可惜”楚行云声音轻缓,但每一字都像是重锤,狠狠敲击在夜千寒的内心深处。
  
      “果然是这个回答!”
  
      夜千寒笑了,却是苦笑,无奈之笑。
  
      她将目光收了回来,重新依靠着干瘪枯木,也不再看向茫茫苍穹,而是有些痛苦的闭上了双眼,无力道:“你走吧,我不需要你的可怜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听得夜千寒的话,再度陷入了沉默。
  
      他站立了良久,手中的酒壶,已经被彻底冻成冰雕,最终,他依旧没有出言,只是缓缓转过身,一步步走出了山谷。
  
      依靠着枯木的夜千寒,在这时猛地睁开双眼,她看着楚行云离去的背影,眼眸中没有了刚才的决绝,有且仅有小女人的委屈,后悔。
  
      更甚者,在这一瞬,她的双眸变得晶莹,似有泪珠要喷涌而出!
  
      “楚”夜千寒细微出声,青葱玉手伸出,仿佛想要挽留楚行云,但也正是这一刹,她突然停止了这一动作,身体僵硬在原地。
  
      此刻,夜千寒的心,很乱,乱如麻。
  
      这一年以来,她对楚行云的爱意,没有变,甚至越来越浓,占据了整个心扉。
  
      但同时,她也知道,楚行云真正的心爱之人,不是她,而是水流香。
  
      如果她伸手拦下楚行云,那么,这一份爱,太卑微,简直连乞丐都不如。
  
      夜千寒的自尊心,不允许她这样做!
  
      为了这份爱,夜千寒舍弃了太多,没有了宗门,断绝了师徒关系,就连她的亲生骨肉,都未曾带在自己身边,一个人独留在这荒野山谷,与冰霜为伴。
  
      倘若连这份爱都要舍弃,都要变得卑微,那她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!
  
      啪嗒啪嗒啪嗒
  
      远处,楚行云的脚步声响起,他,没有停下,一步步,直至走出了荒野,离开了山谷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,山谷起风了。
  
      一缕缕冷风扫过,在虚空中凝聚出万千冰晶,簌簌落下之间,无情拍打在夜千寒的绝美面庞上,那里,有两行清泪留下,揉入了冰晶中,再也无法分清。
  
      与此同时,楚行云已经来到了谷外。
  
      在他踏出山谷的一刹,天地间的风雪突然变得剧烈,漫漫风雪中,一抹幽蓝光晕毫无征兆的绽放开来,缓缓落到了楚行云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见此,楚行云愣了一下,他朝着幽蓝光晕望去,却见那冰寒蓝光陡然间散去,雪地上,突兀多出了两物。
  
      一者是婴孩穿的棉袄,布料细腻,绣纹精致,显然是精心挑选而来。
  
      另一者,似乎是一封书信,其上书写云哥哥,亲启。
  
      看到书信上的短短几字,楚行云的眼瞳倏然紧缩成针,这语气,这笔迹,他是如此的熟悉,赫然是出自水流香之手!
  
      楚行云拿着书信的手,顿时有些颤抖起来,他将书信小心翼翼的开启,里面仅有一张信纸,书写道:“好好对无意,我不希望,她和我一样”
  
      咯噔!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心脏一阵抽搐,他猛然抬起头,朝着白雪茫茫的天穹望去,口中不住道:“流香,你在哪里,如果你能听到我的声音,你能否出来见见我!”
  
      声音清晰回荡开去,在呼呼风雪之中,居然是如此的清晰,然而,这片空间内,除了风雪声之外,再无其他声音。
  
      到最后,就连楚行云的呼喊声,也是彻彻底底的消散。
  
      咳咳咳咳
  
      这刻,楚行云的嘴中不断发出撕心裂肺的咳嗽声,滚烫的鲜血,从嘴中吐出,一道接着一道,如血箭,将前方的雪地染得通红。
  
      他看着地面上的婴孩棉袄,又看了看手中的信纸,嘴中满是苦涩之笑,强忍着剧烈疼痛,再次拿出了一樽烈酒。
  
      仰头灌下间,炽烈美酒几乎要将楚行云的身体撕裂,强行压制住了身体的剧痛。
  
      但,他的咳嗽声,并没有停止,一声接着一声,滚烫鲜血,一道接着一道喷出。
  
      到最后,楚行云的面庞已经变得雪白,他吃力的撑着一枚巨岩,眼眸尽是混乱和空洞,连站立都显得无比艰难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一道细微的空间碎裂声传来,太虚噬灵蟒从空间通道掠出,它将身形缩小至一尺,在楚行云周身萦绕,漆黑蛇眸中充斥着担忧。
  
      “咿!”太虚噬灵蟒细微出声,蛇躯一卷,将楚行云手中的酒壶夺了过去,它知道,烈酒虽能压制住楚行云的身体疼痛,但也会加剧楚行云的伤势。
  
      然而,太虚噬灵蟒刚夺走了酒壶,楚行云就抬起头来,对着它怅然一笑,手一伸,又将酒壶夺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还你,不懂我。”楚行云的眼中已有几分迷离,他举起酒壶,将苦涩烈酒倾洒出来,几乎将他整个人淋湿。
  
      炽烈美酒升腾,在虚空中化为了飞霜,天地间,尽是酒气和怅然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倒在冰面上,双手张开,眼眸空洞的看着天空,任由冰霜和飞雪覆盖住身体,一动不动,犹如丢了魂魄。
  
      “我真正心爱之人,是流香,水流香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但,她毕竟是无意的亲生母亲,我又岂能不理?”
  
      “为人,难,太难了!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呢喃出声,一声声,都是发自肺腑。
  
      他的声音,越来越微弱,最后,完全消弭于滚滚寒风之中,只留下那满地的血花,以及冻成冰雕的酒壶
  
      当楚行云陷入昏迷的时候,在那漫天飞雪的虚空中,一道幽蓝倩影慢步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这身影,是一名女子,清丽难言。
  
      凝视着楚行云,一双晶莹如同宝石的眼眸,早已经充满了晶莹泪水。
  
      眼神中有深情,有怜惜
  
      有怨怼,也有嫉妒
  
      但更多的却是不舍和不忍。
  
      “云哥哥,好好对千寒和无意!不要以我为念,我一个人,会好好的”
  
      女子的声音,同样在颤抖,她深吸了一口气,转过身,无穷无尽的风雪将她笼罩住,直至最后一丝气息散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