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74章 悼念

      凌天之剑,立于风雪当中,声势可堪破天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武靖血和墨望公等人也抬起头,静默凝望着虚空,脸上哀喜共存。
  
  
  
      喜,自覆灭九寒宫后,万剑阁统摄北荒域,虽风调雨顺,但在偏远之地,仍会有混乱出现,楚行云特意让这些势力之主到来,就是让某些叛逆之人感受到万剑阁的强大。
  
  
  
  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们将不敢生出叛逆之念,万剑阁也将稳如泰山,不会再出现任何的动荡。
  
  
  
      哀,望着这柄泱泱之剑,他们想到了蔺天冲,以及那些战死沙场的亲朋好友。
  
  
  
      虽说那些人,已经死去了一年之久,但正如楚行云所说,若没有万千战死的英灵,北荒域无法安宁,万剑阁更无法成为一域之宗,统摄百亿子民。
  
  
  
      那些人已死,但他们的存在,就犹如这柄凌天之剑的剑光,璀璨,刺目,一直照耀着万剑阁,乃至整座北荒域。
  
  
  
      啪嗒!
  
  
  
      楚虎的面庞上,一滴滚烫泪水落下,让楚无意的脸上浮现出好奇,她伸手扯了扯水千月的衣角,嘴中发出模糊不清的咿呀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水千月不禁一愣,她伸手将楚无意抱了起来,细声道:“无意,你还小,等你长大了,自然就会明白了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闻言,楚无意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她宛若心有感应那般,双眼深深望着无尽雪域的方向,眼睛一眨一眨,竟也泛出了泪光。
  
  
  
      弥漫在虚空中的哀忧,楚行云比任何人都能清楚感觉到,他望着漫天的风雪,以及凌厉的千丈剑影,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两道身影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一道,自然是蔺天冲。
  
  
  
      九寒峰一战,蔺天冲为了当初的承诺,自爆灵海,给予两名九寒宫副宫主重创,他所说的每一句话,一年来,楚行云从未忘记,深深烙印在脑海中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另一道,则是一名黑衣青年,面容俊逸如妖,背负漆黑重剑,一双深邃眼眸中,魔光肆虐,犹如魔王之子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,赫然正是心魔。
  
  
  
      相比于蔺天冲的轰动之死,心魔的死,除了楚行云之外,无人知晓。
  
  
  
      更甚者,他的存在,人群皆是不知!
  
  
  
      只因,他衍生于楚行云的内心,他就是楚行云,楚行云也是他,两者本为一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但毫不夸张的说,楚行云能走到今日这一步,万剑阁能发展到此刻,最大的功臣,莫过于心魔,没有他,一切的一切,不过是云烟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古星秘境关闭之时,夜血裳突然出现,以强势无匹的姿态,带走了水流香,正因如此,心魔,悄然衍生,并且逐渐压制住楚行云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只要能救出流香,我不在乎一切,哪怕是杀尽满天神佛,天下苍生,我也心甘情愿!”
  
  
  
      心魔说的这句话,楚行云一直都记得。
  
  
  
      被囚禁在心牢的时候,他不断回想,不断深思,也因为此话,楚行云甘愿被囚禁在漆黑不见天日的心牢中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上一世,楚行云已入准帝层次,无论是心魔,还是魔障,他早已视之平常。
  
  
  
      然而,此次心魔的衍生,来源于水流香。
  
  
  
      心魔是疯狂的,他为了救出水流香,不惜举起手中的黑洞重剑,宛若九天杀神般,杀尽一切阻拦之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初,他按照楚行云的计划,顺利救出了柳梦烟,但也在暗中布局,挑拨起万剑阁和星辰古宗的矛盾,并且使之一度恶化,最终引发两宗的血腥乱战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一战,他,是最后的胜利者,一举收服万剑阁和星辰古宗,成为高高在上的势力之主。
  
  
  
      此后,他从未停歇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一方面,他利用万兽火引动兽潮,隔绝大罗金门和神霄殿的狼子野心,大力推行改革举措,一统万剑阁和星辰古宗的百姓子民,万众一心,熔炼黑洞剑奴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另一方面,他在雁翔关布下大阵,以三十万兵力,硬生生挡住神霄殿和大罗金门的三百万大军,争取了无比宝贵的时间。
  
  
  
      最终,他成功熔炼出黑洞剑奴,以无可匹敌之姿态,迎战大罗金门和神霄殿,一战定锤,战得神霄殿和大罗金门强者死绝,拱手让出广阔宗域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犹记得,那一日,心魔的身体,已经被鲜血染红,后者的眼中,魔光肆意,杀念滔天,但他却知道,除了魔光,心魔的眼中,还有爱恋,对水流香的深深爱恋。
  
  
  
      统摄神霄殿和大罗金门之后,心魔悄然来到了七星谷,直面着一众狼子野心之辈,入弥天山,战武皇残魂,甚至帮七星谷平复动乱。
  
  
  
      短短数月时间,北荒域五大势力,已入心魔之手,那时候的他,早已是精疲力尽,然而他仍未停歇,一挥剑,一踏步,剑指九寒峰。
  
  
  
      心魔知道,九寒峰之战,他,或许会一败涂地,或许会当场被杀,催使他义无反顾踏上那座雪峰的念头很简单,水流香,在上面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为了这一战,心魔数天数夜未合眼,他布下了重重谋局,准备了无数杀招,战十八长老,杀两大副宫主,诛夜血裳,乃至最后拼死覆灭夜血裳的残魂。
  
  
  
      所有的所有,都堪称惊天动地,出生入死,他从未有过半句报怨,就连水流香要离开之时,他唯一的愿望,只是想让水流香停一停,多让他看几眼。
  
  
  
      心魔,生于水流香,死,也应归于水流香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,何其的简单,何其的纯粹,来源于楚行云对水流香最深沉的爱。
  
  
  
  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心魔为了爱,放弃了一切,甘愿执剑化为杀神,屠戮天下苍生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与其说楚行云被心魔囚禁在心牢中,不如说他是为情所困,不愿意战胜心魔。
  
  
  
      因为,如果他胜了心魔,那随后的一切,都不会这般疯狂,水流香也难以逃出生天,将沦为夜血裳的夺舍之躯。
  
  
  
      呼!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想到这里,不禁浓重吐出了一口浊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知道,心魔早已经不复存在,但不知道为何,心魔所做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语,他都深刻记忆在了脑海之中,不曾忘记半分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心魔,你与我,本为一体,从今日开始,你未完成的事,我会帮你完成!”
  
  
  
      一道唯有楚行云能够听到的声音,在心中回荡开去,微微凝目间,漆黑深邃的眸子中,全都是坚决之光,无与伦比的坚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