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75章 归还剑意

      聚集在万剑山的势力之主已经散去,他们并非就此离开,而是落脚于万剑阁各处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召开追悼会,一来是为了祭奠英灵,安抚百姓民众,二来是为了敲山震虎,遏制住某些势力之主的反叛念头,稳固万剑阁的统治。
  
  
  
      至于第三点,则是趁此机会,让万剑阁得以安稳发展,毕竟,整一座北荒域,地域何其的宽阔,城池百千,势力无数,子民达百亿之数,如果能将这些势力都掌控住,发展之势必将会水涨船高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然,这些复杂事宜,楚行云不必亲自处理,一切都交给了夏倾城和秦雨烟等人,在这些方面,她们的天赋,丝毫不亚于楚行云。
  
  
  
      呼呼呼!
  
  
  
      刺骨寒风呼啸作响,笼罩住整一座万剑山,冰冷寒霜冻彻大地,使得万物陷入了沉睡之中,但若是细细感悟,这片沉寂的银白世界,各处各地都藏匿着蓬勃生机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站立在亭台中,他望着眼前的银白雪景,眼眸中流露出了一丝坚毅精芒,嘴中呢喃说道:“又是一年冬去春来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言语暗藏着深意,楚行云淡淡一笑,仰起头,将一口苦涩烈酒灌入了喉咙中,原本苍白病态的面庞上,隐隐泛起一丝丝红润,眼中的精芒,更是无比的坚毅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师尊,你又喝酒了。”这时,水千月从庭院走了出来,她看到楚行云手中的酒壶,不禁皱了皱好看的柳眉。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扭头看向水千月,转移话题道:“无意睡下了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睡下了。”水千月暗暗叹气,莲步轻挪,缓缓走到楚行云的面前:“不过即便睡下了,无意也是呢喃着娘亲二字,毕竟是亲生母女,或许冥冥中有所感应吧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着,水千月又叹了口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当初在九寒峰之巅,水千月看着孤苦伶仃的楚无意,心生不忍,亲自将她抱回了万剑山,一直细心照料,处处关切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一年来,她几乎把楚无意当成了亲生女儿,从未打骂半分,极其的宠溺,可是,她终究不是夜千寒,无法取代娘亲的位置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一年时间,辛苦你了。”楚行云看到了水千月眼中的无奈,语气满是感激的说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我之间,不必如此见外,更何况,我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无意。”水千月目光炙热的迎上了楚行云的双眸,她深深凝视着楚行云,内心似乎在挣扎,两只小手握得很紧。
  
  
  
      片响后,水千月深吸了一口气,继续道:“师尊,千月有一件事,不知你可否答应?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闻言,先是一愣,倒也不出声,静待水千月的后话。
  
  
  
      水千月见楚行云不言片语,更是感觉到紧张,一字字缓慢说道:“我想将身上的玄武剑意,归还给师尊,还请师尊成全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呼一声!
  
  
  
      话音说完的刹那,水千月顿感全身一松,就好像压迫在胸口上的大石,终于挪开了,就连呼吸也顺畅不少,一双蔚蓝眼眸却看向了地面,似乎不敢直视楚行云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正当水千月万分纠结的时候,楚行云突然出声回答,惊得水千月猛然抬头,脸上暴涌出难以置信之色,楚行云,居然答应了,而且,答应得好生干脆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你身负九尾仙狐武灵,拥有无数传承,身上的气息,连我都难以看透,将来必定能直指武道巅峰,专修此路,已经无比困难,倘若分心修炼玄武剑意,难免会有所影响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踏步走向了水千月,边走边说道:“而且,相比于玄武剑意,九尾仙狐武灵更加强大,也更为适合你,这一道剑意,的确应该剥离出来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说到最后,楚行云已经走到水千月的面前,只见他伸手点在水千月的额头上,一抹蔚蓝剑光绽放,冲天而起,在虚空中凝聚出恢弘庞大的玄武之影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去!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屈指一弹,那玄武之影立即发出高亢啸声,啸声连绵震颤间,玄武之影不断凝聚缩小,最后赫然化作一枚浑身裹挟蔚蓝光华的古朴剑碑,朝着万剑山急促落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轰隆隆的声音响起,剑碑接触到地面之时,大地都狠狠颤抖了下。
  
  
  
      玄武剑意剥离,水之剑碑,再立。
  
  
  
      震天动地的声势,几乎让呼啸风雪都为之一凝,万剑阁各处,无数人群纷纷奔掠出来,满是吃惊的望着这一幕,充满了疑惑和诧异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剑碑已经重新立下,接下来的这段时间,必定会有无数人前来破碑,当水之剑意达到七级层次,便能将此碑破开,玄武剑意也会传承至那人体内,至于引导和解释之事,便交由你吧。”楚行云没有望向万剑山下,很快就将目光收回,重新朝着水千月望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水千月还沉浸在刚才的惊诧之中,当感受到楚行云的目光,她这才猛然回悟过来,急忙说道:“好,此事我知道如何处理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楚行云笑着点点头,拿起酒壶,发现水千月仍然在凝视着他,隐藏在袖袍内的双手,居然握得更紧了,呼吸紊乱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还有事?”楚行云出声问道,所说话音,使得水千月眼眸猛然一凝,红唇微微开启。
  
  
  
      其实,水千月之所以归还玄武剑意,最重要的原因,并非她看不起玄武剑意,也不是玄武剑意会影响到九尾仙狐武灵的修炼。
  
  
  
      她之所以归还玄武剑意,真正所思,乃是她不想继续做楚行云的徒弟,不想跟随在楚行云的身旁两侧,口中喊出师尊二字。
  
  
  
      水千月对楚行云的浓厚爱意,犹在,她,只想成为楚行云的爱人。
  
  
  
      哪怕水流香离开了,夜千寒生了楚无意,水千月还是想成为陪伴在楚行云身边的那个人,无论他做了什么,无论他处境如何,水千月的心,依旧不变。
  
  
  
      思索间,一抹抹强烈爱恋,涌上了水千月的脑海,充斥于全身上下。
  
  
  
      她凝望着近在咫尺的楚行云,心脏跳动得愈发厉害,正当她要说明爱意之时,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声音,仿佛嘶哑了那般,居然无法说出半句话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