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76章 本源齐聚
    楚行云和水千月对视,两人尽皆无言。
  
      在水千月的内心最深处,一股惧怕之意弥漫出来,她突然担心,如果自己说出这一番话,她和楚行云之间的平衡,是否会就此破裂掉,是否连跟随在他身边都无法做到。
  
      惧怕之意,越来越浓厚。
  
      虚空,一阵寂静,肆意充斥着尴尬的气氛。
  
      呜呜呜!
  
      便在此刻,庭院内,一阵婴孩啼哭的声音传来,打破了两人的尴尬。
  
      水千月身体一颤,宛若找到了救命稻草般,对着楚行云说道:“好像是无意醒了,我这就去看看她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她也不等楚行云回答,转过身,快步走入了庭院之中。
  
      看着水千月的急促背影,楚行云摇了摇头,脸上尽是苦笑。
  
      水千月的心中所想,以及她满是纠结的思绪,楚行云都看在了眼里,知道得一清二楚,但也正是如此,刚才,他的心,同样无比紧张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  
      “难,为人,太难了。”楚行云又是一阵苦笑,他重新将目光望向了茫茫飞雪,手一扬,将苦涩烈酒大口大口灌入了嘴中。
  
      这时,雪,越下越大,几乎要将楚行云的身影都覆盖住。
  
      但,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咳嗽声,却是无比清晰,就连风雪的呼啸声音,都掩盖不住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的心中愁绪,其他人并不知晓,此刻,尽管风雪愈发狂猛,万剑阁内外,依旧是一片火热景色,无数身影聚集在了万剑山下,目光炙热的凝视着前方的古朴剑碑。
  
      方才,水千月已经传令下去,谁能够破开水之剑碑,就能够得到剑碑中的玄武剑意,取代她,成为楚行云的亲传弟子。
  
      此消息一出,整个万剑阁被彻底引爆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立下七座剑碑,挑选亲传弟子的事迹,早已是人尽皆知,对此充满了感叹和羡慕,今日,水之剑碑再立,谁能破之,就能取代水千月,得到珍贵的玄武剑意。
  
      如此大好之事,任何人都不想错过,因而,所有万剑阁之人都来到了万剑山下,小心而又紧张的尝试破开剑碑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火热场面,持续了许久,待夜幕逐渐降临,天穹逐渐变得昏暗,万剑山下,仍是聚集了众多的万剑阁之人。
  
      更甚者,这一消息已经逐渐传开,很快,将会有更多人来到万剑阁,尝试破开水之剑碑。
  
      万剑山深处的亭台内,楚行云自然能感觉到山下的火热气氛,但他并没有太多在意,正依靠着冰冷石柱,一口口饮着手中的烈酒。
  
      他的眼眸之中,精芒无数,仿佛有无数想法闪过,每一道都是如此的坚定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遽然间,楚行云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,他低头一扫,右臂上的万象臂铠居然颤抖起来,六枚本源玄晶震颤,光华交织,共鸣声更是大阵。
  
      “终于到了。”楚行云的脸上展露出笑颜。
  
      在他吐字之时,一抹碧绿流光撕裂了风雪呼啸的夜空,顷刻,风雪停止了呼啸,夜空也变得微亮,一道模糊虚影从不远处掠来,不断朝楚行云的方向靠近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那道虚影来到庭院上空,那是一只工艺精细的飞行灵傀,如鹏,双翼可达数十米,甚至连嘴中发出的叫唤声,都宛若真正的大鹏鸟。
  
      而在飞行灵傀的后背处,一袭青衣的墨望公站立在那,他身形一阵闪烁,陡然落到了楚行云的面前,脸上,笑靥止不住的咧开。
  
      “劳烦墨前辈了。”楚行云对着墨望公躬身谢道,他一开口,墨望公先愣了下,然后满脸的哭笑不得:“你这小子,就不能让我先得意得意?”
  
      言语间,墨望公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一物。
  
      那是一枚晶石,约莫婴孩拳头大通体呈现出墨黑之色,其内,光华萦绕,隐隐能够看到晶石的内部,悬浮着一缕黑气,如同来自深渊般黑暗,瘆人心扉。
  
      此物出现,楚行云顿感万象臂铠颤抖得厉害,六枚本源玄晶绽放出刺眼光华,似要将夜穹都撕裂开,璀璨,雄浑,哪怕隔着很远都能清楚看到。
  
      而且,这枚墨黑晶石也是如此,绽放出了深邃的漆黑光华,晶体疯狂的震颤,似乎要挣脱墨望公的手掌。
  
      “虽然过程有些波折,但还是不辱使命,将这枚暗源玄晶完好带回。”墨望公对着楚行云嘿嘿笑道,心念微动,暗源玄晶便悬浮在空中,缓缓来到楚行云的面前。
  
      数日前,楚行云委托墨望公前往遗弃之地,让后者帮他将暗源玄晶完好取回,并给予了一张完细地图。
  
      在出发之前,墨望公便知道,遗弃之地,险地重重,如果不是多亏了楚行云的地图,他根本无法找到暗源玄晶,太隐蔽了,难怪数千年来,无人能得到此物。
  
      “对了。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凝视着暗源玄晶入神,还未有所动作,墨望公语锋一转,凝声道:“在寻找暗源玄晶的时候,我,看到了柳家之人的踪迹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墨望公的话,楚行云的目光震了一下,问道:“他们过得如何?”
  
      当初覆灭星辰古宗之时,楚行云的身体,已经被心魔占据,心魔面对着柳家之人,浑身杀念滔天,但在紧要关头,楚行云借着传奇古剑的余威,侥幸夺回了身体的掌控权。
  
      在那短短的一瞬,他下令,将柳家之人驱逐到遗弃之地,不得踏入北荒域半步,唯有这样做,他们才不会死于心魔之手。
  
      “因为暗源玄晶的缘故,遗弃之地被黑暗笼罩,常人难以生存,但在柳问天的带领之下,那些家族之人活了下来,此行我带走了暗源玄晶,他们的生存条件,应该会大大改善,安稳的繁衍生息,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”墨望公如实说道,此行前往遗弃之地,他很是隐蔽,任何人都没有发现他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?你要接他们回来?”见楚行云沉默,墨望公不由得反问。
  
      然而,楚行云却摇了摇头,凝声说道:“他们被驱逐到遗弃之地,也算是当年之事的报应,至于是否接他们回来,何时接,如何接,所有的选择,都应该交由我的父母。”
  
      墨望公听得楚行云的回答,眼中浮出赞赏之色,古语言,解铃还须系铃人,楚行云能做到这一步,已经足够了,之后的一切,理应交给楚星辰和柳梦烟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并未深思此事,而是移动着目光,重新看向了暗源玄晶。
  
      只见他伸出右手,灵力绽放间,六枚本源玄晶悉数脱离了万象臂铠,化作六道微光,缓缓朝暗源玄晶靠近过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