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灵剑尊 > 第1079章 福祸难定
    以帝兵压制帝兵,这个办法听起来很简单,但天地间,几人能有如此魄力。
  
      更何况,楚行云以黑洞重剑镇压万象,将七大剑意,七大万象部件,以及七大本源之力强行炼化,凝聚成了七道本源剑纹,封印在自己右臂中。
  
      这太匪夷所思了!
  
      光是这般听闻,墨望公就感觉不可思议,倘若换成他,即便能想到这个办法,也绝无这般魄力,楚行云,简直如同怪物。
  
      “黑洞重剑和万象臂铠,前者擅力,后者包罗万象,一旦全力出手的话,力量岂不是成倍提升?”武靖血满目赞叹的看着楚行云,步伐跨出,缓缓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一件无上帝兵,足以让天地为之臣服。
  
      两件无上帝兵同时爆发,其威力,武靖血根本无法想象,恐怕,连天地都能直接破开!
  
      “理论来说,的确是如此,只不过……”
  
      楚行云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,脸上带着一丝苦笑:“虽能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杀伤力,但相对的,我也要承受巨大的反噬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拥有乌金体,防御强横,可在这股反噬力量面前,却是脆弱不堪,恐怕,整一条手臂都要硬生生废掉,连灵海都会出现裂痕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到楚行云的解释,墨望公和武靖血打了个寒颤,皇器反噬,后果已经不堪设想,两大帝兵反噬之景,他们,不敢想象。
  
      看着两人噤若寒蝉的样子,楚行云严肃的道:“一旦动用了两大帝兵,轻则重伤难治,重则当场殒命,所以,除非到了必死的绝境,否则的话,我是万万不会动用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七枚本源玄晶融入万象臂铠,让万象臂铠蜕变成无上帝兵,但同时,却要用黑洞重剑去压制和炼化万象臂铠。”
  
      墨望公明白了楚行云的苦笑,同样苦笑着叹了叹气:“拥有两大帝兵之时,却又似乎失去了它们,此事,到底是福,还是祸?”
  
      万象臂铠蜕变成无上帝兵,威能必将惊人,以万象臂铠全力催动黑洞重剑,一剑落下,诸天鬼神齐泣,任何人都无法估量这股力量的可怕。
  
      但作为代价,万象臂铠和黑洞重剑,被死死绑在了一起,除非想要玉石俱焚,否则的话,这有和没有,也没什么差别了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墨望公才会有如此感叹,此事,福祸相伴,实在难以判断。
  
      楚行云也是暗暗叹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不过,倘若让他再做一次选择,他依旧会这样做。
  
      刚才的情况,千钧一发,如果未能压制住混沌之力,整座万剑山,乃至整一座万剑阁,都将遭受到毁灭打击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太惨烈,任何人都无法承受住。
  
      相比之下,虽说黑洞重剑镇压住万象臂铠,再也无法随心催动,可是,随着楚行云的修为提升,以及实力的提高,终有一日,定能掌控住万象臂铠。
  
  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楚行云也不再过于纠结,他将目光重新望向了前方,那里,宁乐凡和水千月等人已经走上前来,眼中还是闪烁着担忧之色。
  
      楚无意更是嘟着小嘴,直接冲到了楚行云的怀里,两只小手抓住楚行云的右臂,满是好奇的戳着七道本源剑纹,一边戳,嘴中一边发出哼哼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这一动作,可爱得紧,使得所有人都笑出声来,也正是这一笑声,让空间中的凝固气氛得以放松,众人心中的大石,终于放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让大家担心了。”楚行云看向众人,满是歉意的说道:“现在异动已经被镇压住,我也安然无恙,你们就此散去吧,莫要影响了修炼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众人闻言,不约而同的回应道,并没有过多的追问,给予了一个关切眼神后,身形一闪,就此离开了庭院。
  
      “千月,你先带无意返回庭院吧。”楚行云将楚无意交给了水千月,然后转过身,对着墨望公说道:“墨前辈,你暂且留下,我有事于你商议。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下,墨望公就停下了脚步,点点头,转身走向了不远处的亭台。
  
      夜,渐渐深了。
  
      刚才的天地异动,已经完全散去,一众万剑阁之人也相继散去,返回到了庭院中。
  
      明月高悬于空,洒下一片片皎洁月色,轻笼住整座万剑阁,处处都是祥和静谧之景。
  
      亭台内,楚行云和墨望公对面而坐。
  
      两人身上都带有几分酒气,举杯,杯落,清脆的敲击声响起,在这片静谧夜空中,很是清晰,徒增出一丝豪迈之感。
  
      “楚小子,你现在可以说了吧?”墨望公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,脸上的神色陡然变得认真许多,似乎没有醉意。
  
      相比于墨望公,楚行云却是不急不缓,他看着手中的酒杯,淡笑说道:“蔺前辈还未身死之时,他一直唤我为楚小子,自九寒峰之战,墨前辈也同样这样唤我,不知不觉中,此事,已经过去了一年。”
  
      墨望公听得楚行云的话,脸上也是浮起一丝笑靥,抬头望向皎洁明月,道:“时间过得真快,一眨眼,就过去了整整一年,可惜,我私藏的几坛万年美酒,还是没有机会开封。”
  
      说罢,他拿起酒壶,往嘴中灌了几口美酒,身上漫出一缕愁绪。
  
      “墨前辈。”这时候,楚行云将酒杯轻轻放下,双眸无比认真的看向了墨望公,一字一句道:“我想复活蔺前辈。”
  
      此话一出,墨望公的脸上居然没有露出惊色,相反地,他很是平静的放下酒壶,点头道:“我理解你的心情,我也想要复活蔺天冲,奈何,域外金属太过于罕见,要想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没错,域外金属确实罕见,穷极整座真灵大陆,或许都找寻不到一丝,但,我们根本不必苦苦寻找,在我的手中,本就存有域外金属!”楚行云立即出声,直接打断了墨望公的说话,漆黑眸子不断闪烁着坚决之光。
  
      见状,墨望公倏然一愣,片响过后,他似乎想起了什么,一抹惊诧难言之色,瞬息从他的面庞上暴涌而出!